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香椿吟(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职场官场

三弟撑起一根带铁勾的竹杆伸向空中,约是要去勾摘头顶那朵云了。立在院落的香椿树下,随着三弟撑起竹杆的方向把眼光抬向树冠,一片飞着云朵的晴空被香椿的芽叶遮掩,青白相间,如一块展开的花布。这时“咯喳咯喳”的剪裁声从树冠传来,我都说不准三弟的所为,是在给香椿布设劫难、实施灭顶之灾,还是在为香椿剪裁季装。

我弯下腰,拾捡着一丛一丛自树冠落到地面上的椿芽。芽的浓香一股股扑入心脾,就觉得自己的心被椿味浸染统治,成为春天的俘虏。

在家乡的村落,正当春时,各种草树萌芽拔节,初发嫩绿。村人的鼻子被草树萌芽的味道牵拽着,他们提着篮子、编筐等容器,扛一把镢头或带铁勾的树秆(村人称脑勾),在他们熟悉的沟边岸头、坡地山涧,来来回回搜寻扫描。那些个对日常疾病有些疗效的药草,那些个对日常饮食有调味充实作用的树芽甚至花朵,都会被采集摘取去。对有疗效的药草,他们极细致地分类筛选、晒干收储,以便身体遭遇头痛脑热等小病时服用;对可用作填充肠胃的草树浓芽,经过蒸、煮、调、拌一番料理后,一日三锅的碗里就有春色有了春味,身体里有了季节的通彻渗透。然而,那独特的浓郁的香椿像是永久地寄生在肠胃里,霸道着味道的首席,每每回味总先是它。

儿时的春季总是空荡荡的,粮屯、面缸空荡荡的,哗哗作响的沸锅空荡荡的,咕噜乱叫的肠胃空荡荡的。拿什么来填充?那一树的萌芽嫩叶,一地的花花草草,无辜被村人盯上,他们像遍尝百草的神农,冒着中毒的风险试吃,确定无碍后肠胃大开。出家门口是一十字路口,一日三餐大家必在此吃饭聊天,村人称“饭市”,说话间常有人一手端碗一手端盘走过来,专门插到人多处,碗里的大米白面偶尔有之谁也不可能去挟一筷子,哪盘“就吃”(也即是小菜)大家就不客气了,三下五除二几筷子下来所剩无几,就会有人品味:还是人家调的香椿有味。端过来香椿的人很会顺势:大伙觉得可口,俺下顿再给你们端一盘。味道成为往事的一个记忆容器。眼下,很多的城里人往乡野奔赴,采挖野菜,其中不乏有人真正是为一种乡村情结而往回。

家乡的一个村落藏在远山,久未人识,偏偏在春季时,一坡一沟的香椿禁不住暖风拂弄,萌芽生香,借着风将味道传入山外。事情来了,先是当地豪门官员上门来采购讨要,自己消享,之后又把香椿当作礼品到处奉送,连皇宫里的人都吃得上瘾,毫不客气地把香椿列为“贡品”。那一坡一沟的香椿树一下子身价陡增,成为香蛋蛋。只是苦累了香椿树,他们一茬茬长出来,有些还没有充分展开,便被扒去,落得体无完肤,痛彻心扉,像是谁从她的怀中掠去了正在吸吮乳汁的幼子,“扑达扑达”的眼泪淌湿全身。这样痛苦的代价,换来的是一个特产品牌——xx香椿。盛产香椿的村落,若有客来或探亲访友,总会以香椿待客馈赠。送者自难感知香椿之痛。倒是香椿胸怀宽量,为了两相成全,忍痛割爱,借着春势长了一茬又一茬。

同为椿族,从春到冬,无人肯动它一片掌叶。苍老的桑树至今对它还仇怨满胸。这已是它们年轻时的事了。桑说:“那次王郎撵刘秀撵得无处躲藏,刘秀急中生智爬到茂盛的枝叶里,跟虫子似的贴到我的身上,躲过了王郎的刀剑之灾,刘秀做了皇帝后,处于感恩之心要封我为树中之王,可恶的刘秀手下办事不力,传口喻时错把椿树这厮当成了我,把椿树封为树中之王,你说这急不急人!那椿树也是揣着明白装湖涂,窃取功名,小人之举呀,就该臭名昭著!”

听了桑树的冤屈,才懂了那椿树独立在那儿,原来不是什么所谓的清闲悠哉。它的每一片叶子上都承载着千古骂名,每一天都在承受着世人的谴责,枉对一身正直之躯。听老人们常说,那椿树满身臭气,内心虚空,一般人家修盖房屋都不选它。做了亏心事,落了个千古罪名,该受报应!难怪家乡人都称它为“臭椿树”。

倒是满身香溢,被人扒了一茬又一茬香芽的香椿树,招人待见,让人生敬啦!不知道它的所为能不能为椿族正名增辉,但它却在这个季节独特地呈现着。宋代苏轼曾在《春菜》中写道:它如吾蜀富冬疏,霜叶露芽寒更茁。以此来赞美香椿历苦寒奉献青春的精神品质。对香椿有着特殊情结的金代诗人元好问,在家乡山西忻州时就植椿为林,视香椿为美味,客居林州黄华山时,不仅自己亲手种植香椿,还传授附近山民种植技术。他曾诗云:溪童相对采椿芽,指似阳坡说种瓜,想是近山营马少,青林深处有人家。

春林深处,南坡之上,明媚春光里藏满诗情画意。我家乡的那个地方,那个沟坡那处庭院,又一茬的椿芽爬上了枝梢,它以顽强的状态准备着推举着,把独特的自己奉献给这个春天。

江西最可靠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癫痫发作应该怎么治疗山西最好的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对老年人有什么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