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当学生说,逍遥就是有钱有妹子(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艺苑名流

中学生学语文有三怕,一怕周树人,二怕写作文,三怕文言文。很不幸,这学期我的学生生活在三怕中。先是聆听鲁迅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紧接着针对学会分析写一篇让他们痛心疾首的议论文,然后不情愿地走进庄子给我们构筑的逍遥游的世界。

讲《逍遥游》。我先问学生对逍遥的理解。辉在座位上跃跃欲试的样子,我便请他站起来说。

辉霍地站了起来,很坚定地说:逍遥么,就是有钱有妹子!

全班哄堂大笑。辉和全班同学都把目光投向我,等着我的反应。有钱有妹子,这种想法自然很挑战六零后教师的认知底限,但我已过了把不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想法视为洪水猛兽的阶段,断不会勃然大怒劈头盖脸一顿骂。

我和蔼地追问:为什么这么说呢?

辉见我没有生气,就开始简述社会上的一些事,有自己亲身经历的奇葩事,也有近期见诸报端的新闻,总之一句话,这个社会就认钱,有钱好办事,有了钱自然就到了逍遥的境界。

我心里评价着辉认识的狭隘,但我不愿说出狭隘这样的词。我说:如果叫女生回答,我想她们不会说,逍遥么,就是有钱有汉子!

全班笑。我请辉坐下。然后我点评:辉的坦诚,我欣赏;辉的观点,我鄙视。

因为是微笑着说的,“鄙视”这个词虽然有些重,学生除了笑,也没有什么其他外在反应。

课后我静心反思课堂上的这一幕。

什么是教育?哲学家说: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教师这棵树,看着枝繁叶茂,也许根基并不深,而学生这棵树,长出地面的枝杈并不高大,而根系则可能深入发达得多。一棵树如何摇得动另一棵树?说云,世界这样复杂纷呈,谁能保证每一朵云的洁净无染?在充斥着灰霾的世界,你有什么力量去推动一朵沉甸甸的乌云?有的灵魂你永远唤不醒,因为他总在装睡。我这样深切地感到,教育不是万能的。现实里,教育甚至是无力的。教育归根到底就是一种理想主义,让灰暗的现实有一些闪耀的光芒,它不足以取暖,也未必真能照亮前进的道路,只是一个安慰,甚至是自我安慰。作为一个从教20多年的老教师,以前偶生这样的想法都让我羞愧,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你怎么在塑造自己的灵魂?现在,我平静地接受这样的现实,教育从云端落到凡间,我从高高在上的众人讴歌中醒来,做一个脚踏实地的教书人,只是,我对教育理想主义的渴盼依然没有消亡。

语文教学,教什么?学什么?如何帮助学生理解文言文的思想精髓?庄子思想对于我们现代人生活有何意义?教学的困惑由来已久。我一直这样认为,语文是美好的,而语文考试是一种对美好的浪费。中国现成的教育体制颇遭人诟病,语文有否存在的必要,也是需摆到桌面探讨的,很让人无语。几千年的文明,经大浪淘沙淘洗后剩下的精华,在某些人眼里也是一无是处的垃圾。在人类文化频遭质疑的年代,语文的出路可想而知。在某些人看来,我们不要过去,它们与我们无关;我们也不朝向未来,那遥不可及活不到那一天;但现在呢?似乎也成了虚无。否定一切,就是现代人的个性吗?还是无知?这是不是人在作死呢!糟蹋破坏得越彻底,重塑的决心才越坚定?庄子早就判了这个世界死刑,但他同时也用他的文字,彰显着这个世界的生机和趣味,呈现一派自然的天籁。如果说儒家思想是粮店,是我们立身处世的根本,那道家思想就是药店,当你遭遇精神困顿时,给你指路。当面对现实,有个头疼脑热汲汲名利时,庄子的思想让人清醒。逍遥游,挣脱了世俗的束缚,达到精神绝对自由的境界,岂是金钱和妹子可以替代的!在课堂上,我只能告诉学生我的理解,但不能机械灌输,不能硬性要他们接受。至于他们学不学,他们有选择的自由。

什么是完美的师生关系?想明白了,没有完美,所谓完美,绝对是个骗局。可惜不能不醒来。醒来的苦痛,在于无路可走,又不得不走。身为教师,我天生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有时我想,当这个世界上的人人,都有了钱有了物质的富足,他们会不会回转头来追求精神世界的充实?不得而知。那时的师生关系,会不会离完美近那么一点?

在现实里,一个理想主义者+完美主义者+悲观主义者,注定是坚定的实践者+痛苦的思想者。我年轻的时候有个完美计划,做一个诗经时代的采诗官,摇动木铎,徜徉在乡野村头,用刻刀在竹简上,记录着民间那些新鲜活泼跃动的诗行,真正逍遥地行走……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口碑好武汉专业治疗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