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永遇乐】路,流逝的大地(征文·散文)_1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作家

我在路上遇到你,快乐无比。那时夏天,我在下坡,你在上坡。抬起头来目光相对,你再也没有走出我的心,而我再也没能忘记来时路。

路,弯弯曲曲,辽远笔直,时快时慢,时缓时急。路,是脚下流逝的大地,陪我走过42年,在地球上画下一道道轨迹。

少年的路,从村庄到大队的太慈村小学,大约一里地,走了六年,第一年育红班,坐落在大队在岐山到蔡家坡公路旁边的仓库里,自带小凳和黑板,桌子是一条很长的厚木板直接放在砖墩上,大通桌结实可靠,我一直爱这种原色本真的木材,一排可以坐好多同学。1981年秋天开始上学,大冬天,高年级的军岐哥在西部的早晨5点多来叫我家门带我去上学,摸黑到学校,6点早读一节,再上两节课,8点20放学回家吃早饭,上午再上4节课。下午两点半到校,夏天午休三点到校,上两节课放学。1987年夏天,我小学毕业,那时学制5年。

少年的路,从村庄到孝子陵初中,学校也在公路边,大约三里地,走了四年,其中有一半的时间是骑自行车。夏天天亮的早,睡眼朦胧,推出自行车,从家门口的523厂公路的大坡冲下去到岐蔡路上,人才刚刚醒来。上初中时,为了能考中专,考凤翔师范,当时自己没有把握能考上,1989年秋一上初三,我决定放弃参加当年的中考,保留应届生身份,来年再考。在舅舅的帮助下,和相同身份的同学在重点班刻苦攻读了一年,考的成绩还不错但那一年政策变化,市上对这种做法已经有所察觉,从这一年开始,取消录取,只能上高中,按成绩,我们可以到市上去上重点中学宝鸡中学,已到了面试提档的环节,同学军科的妈妈还在担心去市里上学的花费。但后来不了了之,县教育局最终将这批人全部留在了县里最好的学校岐山中学。

1991年夏天,我15岁,在上高中之前,我坐一辆崭新的东风卡车去西宁,车上挂着毛主席像挂件,磁带播放着罗大佑的恋曲1990,姜育恒的再回首,车上拉着满满一车的村上太慈鞋厂生产的最新款注塑布鞋。早晨从村上出发,经岐山,凤翔横水,田家庄机场,北上甘肃的天堂乡,灵台县,在泾川县城吃好吃的嘎面片午餐,平凉市,晚上住宿界石铺镇。第二天一早,翻一上午的华家岭山顶公路,过六盘山,出兰州,中午在兰州西面河口镇两条公路交汇的地方吃清汤羊肉,过海石湾,有意思的是这里各距兰州,西宁110公里,晚上八九点钟到达西宁,吃炮仗炒面,夏天里西宁的夜晚很冷,需要穿上厚外套。返程时基本沿着原路,但从泾川开始,我们继续沿着兰州到西安的公路前行,过陕西的长武县,彬县,到乾县送了一车的废旧汽车电瓶,吃饭,然后从扶风回岐山。

这条路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远行,一路上快乐的经历,遇见的人和事,多年以后仍然在深刻的影响着我。

1991年秋天起,少年的路,从村庄到县城的岐山中学,大约十里地,每周往返一次回家背馍背菜,走了三年,大多数的时候是搭顺路车,往甘肃灵台送蔡家坡渭河里湿沙子的大卡车,蔡家坡的特产紫皮蒜长途贩往甘肃的拖拉机,村里企业的北京212吉普车,上海黑色小卧车,向阳越野车,从北山里拉石头的大拖拉机都坐过,那时候村上的十几个企业欣欣向荣,各种车辆忙忙碌碌,出岐中的校门,在南关的北口的路边一站,不出十分钟总能等到认识人的车,也和远处的同学搭伴骑自行车,车子就放在我的家中,以免返校时下雨,路上泥泞无法再骑出来。也有的时候,和同学一路边走边聊从学校返回家中,10里路走40多分钟。1991夏天,高考后,只考上电大,又去了宝鸡市工业局的技校招考,考上了麟游县的煤矿或是宝鸡市里的建筑公司,最终因感觉不理想没有去,经宝鸡电大工作的同村的年轻叔叔介绍,去了市上唯一的重点中学宝鸡中学高三的复读班,住在西关学校旁边的原上,每天早晨打开门蹲在原边刷牙,看着从宝成线秦岭山上冒着蒸汽的火车一路从渭河对岸的秦岭北坡直直的冲下来,那一年,考上了西安石油学院的自费生。最终因当时家人的观念问题,放弃去读,回到村子,在旁边的523子弟学校选择继续复读,每天看着岐蔡公路杨柳村的大长坡转了几个大弯爬上原去,这是走出乡关唯一的一条路。夏天的时候,早晨早起我也沿着公路跑步,跑大约三四公里,跑过法师正从井中打水的南坡寺,从西侧的满植树木的坡上跑下来,跑过下河的麦田,跑过早晨的雍水河石桥,跑上老村子的西坝坡,跑回家中再去厂里上学。那一年,法师问外婆,你孙子考上大学了吗?答说考上了北京大学。实际上是北京的中国农业大学。那一年北京农业大学和北京八大院校之一的北京农机学院刚刚合并成立中国农业大学,1996年夏天第一年招生。

20岁的我穿着巴西足球队队服,执意不要家里人护送,和同村同龄在北京站做售货员工作的亚宁一起坐火车来到了北京,学校位于清华东路,路两边的苦栎树很高大,路两边的排水沟秋天落满树叶,很安静,像一个干涸的河道,我的青春在这里静静地流淌了四年。2000年7月,我告别了这里,先短暂回到在宝鸡上马营做生意的父母身边,7月底的一个晚上,坐上兰州开往广州经过宝鸡的火车,在广东英德站下车,回头看见我的渭南同学从车尾部下来,我俩坐同一次车来,另一个南阳的同学,我们同一个专业,还有一水院的同学,四个一起招聘到这里。2001年春节初一傍晚,我离开了山水之城英德,在郑州半夜换另一趟慢火车,一直绕道山东,河北衡水,在初四的早晨回到了北京,回到了我大学舍友们在清河永泰小区租的房间里,在客厅中支起了一张床。

接下来的四五年里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各地供电局的变电站里的控制系统调试,2005年秋进入华电读研究生。2006年开始半工半读,2008年换了份工作,年底经济不景气失业。2009年3月来到现在这个公司,再有两个月就9年了。

现在走的最多的路是家到公司,30公里,公司大巴一般要走四十多分钟,每天都从华电的门口路过,每天向西向山而行,我喜欢看路边的风景。有时候会想起自己曾经走过的那些美丽的山路,2005年6月,从炎热的宝鸡潘家湾进秦岭去太白的黄柏塬变电站,还没到县城山里就已经很凉爽,路过大片的生长在山地的甘蓝菜,这里已经入南方的长江水系,从太白往黄柏塬的公路不断的往下滴水。如果下雨,就有落石的危险。路过一段,山间的溪水淙淙流下,形成一段精彩的瀑布,现成的一幅中国山水画。车子到午饭前到达镇上,中午站上做的地道的关中热干面,和从这里往北直线几十公里的山外的关中西府家乡的味道一样,多喋一碗,喝些面汤,过瘾。下午下起雷雨来,出山的路很不安全,只好先找农家旅舍住下,街道很短,晚餐在镇上看见原来旧的邮政所房子出售的告示,记得很低,好像3000元。那一夜,在安静的山中,一夜好梦,却都是北京城里从未见过的阵仗。第二天早晨,雨小一些,继续等县城有没有车发进来,等路通的消息。拿上站上的鱼竿,在泥地里挖些蚯蚓,越过一片片荞麦田,下达通往洋县的公路的老旧大桥上去钓鱼。雨后胥水河暴涨,浑浊的河水轰隆隆的在河床里推动着巨石,我听着感到有些害怕,因为我分明听到我生命发出的颤栗的声音。

这条河是汉江最重要的一条支流,向南进入洋县,入汉江,在武汉汉口进入长江。我在桥上,将线下到桥底的一处回水的水面,不一会就钓上来一手指长的土鱼,我将它小心的摘下,扔回河中。远处的山头,雨后的云朵很近的悠悠飘过。中午路通了,回去的路上,司机介绍山沟对面的飘国旗的那户人家,老人坚持多年在家中升国旗,宝鸡日报做了报道,有一年国庆还在北京参加观礼。突然前面的路上跑过一头保护动物羚牛,路过松林时,我们下车捡了很多蘑菇。

回到北京,那年夏天我又接着中朝边境长白山下的吉林抚松县,在人参之乡万良镇的变电站忙完工作,坐上去往长白山天池的汽车。车子路过漂亮的高山花园,6月份,花儿开得正好,快到山顶时,下车,改步行登顶,山顶的雪还在,下车处路边的雪已融化,在火山灰上开出美丽的小花,这些植物只有2个月的生命,8月份下雪,真正的生如夏花,但绚烂无比。

读研究生入学前,我回了一趟英德,拿着录取通知书去调我的档案。我带着一箱啤酒坐车从英城过望埠,公路就开始要翻过一座高山,这条山路2000年我曾经来来回回走过多次,出了大山,下到另一块开阔的平原,过大镇过滃江到桥头镇变电站去看老同事,站外的甘蔗田,木薯田,松林岗依旧,但已物是人非。英德的红茶非常出名,路上好像路过一处,今年冬天我已经从网上买了三回英红九号,同事说有一股红薯的甜味。汤色红亮,暖胃,冬天里捧着一碗茶汤,想想我和这个地方的缘分,感觉这茶可以抚慰灵魂。

走过最美的山路在南非,开普敦的桌山被称为上帝的餐桌,上山时坐缆车,下山时沿着侧面的小路走了下来,走了四个小时,一路上遇到当地人沿着此路健身爬山。桌山海拔一千多米,站在山顶,开普敦的城市美景尽收眼底,可以看见海面上曾经关押曼德拉的监狱小岛。山顶的植物,小动物,鸟类保护的很好。是人与自然亲密接触的好地方,在山顶入口的地方,竖着一个公告牌,上面刻着曼德拉关于要保护桌山和南非优美自然环境的宣言。

在公司附近的北京西山,最高峰东大坨,海拔1200多米,和桌山相当,在北京雾霾的天气里,山顶上依然有蓝天。山不高,从多个地方可以爬山,我们常选择大觉寺边的妙峰古道中线上到萝芭地,再进过千亩玫瑰园,上到山顶,顶上有山友们捡来的石头堆成的高大的玛尼堆。旁边有一个废弃的通信钢塔,每天在办公室里,我可以看到它,也可以看见日头从这个地方落下去。山脊往北,可以继续前行从北京凤凰岭景区龙泉寺下山,也可以从更北的北京后花园景区下山,我们一般就从前面的大风口直接沿着当年慈禧太后出资修建的进香古道北线石板路下来。出到有戚继光像的车耳营村来。2004年10月一个月里,我和父亲把家周围几座山,八大处的莲花顶,香山,西山,蟒山都爬了一遍,终于看到哪些我好奇向往已久的山顶风光。

在奥森公园里跑步,下坡时低头看脚下的大地快速的退后流逝,路带我们走向远方,我们在向前,大地在身后退去,岁月也一并退去。如果我们能跑过时间,我们可以永生,但我们只能跑过昨天的自己,岁月在我们脸上刻上刀痕,唯有快乐的面对一路上遇到的风景,在跑的太匆匆后记得去回望去感恩哪些经过的人事物。

在流年的网站上看到文友引用了写《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美国中西部明尼苏达州出生的作家菲茨杰拉德的一句话,一个人的一生可以从他在15岁到18岁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看出来。那么好吧,在今夜,我把这篇文章献给我在中国中西部高中的同班同学们,因为,透过这篇回忆,也基本上反映了我们这一代人的精神风貌,如同,1920年美国迷惘的一代。同时,我一直在单曲循环播放着歌手姜育恒在1989年6月发行的专辑《多年以后·再回首》里的这首歌,搜出歌词,

发现最后反复吟唱的三句做此文的结尾再恰当不过了。

再回首

歌手:姜育恒

再回首

云遮断归途

再回首

荆棘密布

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

曾经与你共有的梦

今后要向谁诉说

再回首

背影已远走

再回首

泪眼朦胧

留下你的祝福

寒夜温暖我

不管明天要面对多少伤痛和迷惑

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

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

再回首恍然如梦

再回首我心依旧

只有那无尽的长路伴着我

后记:2002年夏天,在西安兴庆公园和交大新村的那个十字街头突然发现不知该往何去。记忆深刻

湖北有哪些能治羊癫疯的医院辽宁癫痫病医院好吗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颞叶癫痫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