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夏日风情”征文】夏日欢歌(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小说作家

有人说,夏日是歌,是所有的绿色伴着蝉鸣蛙唱演奏出的一曲曲欢歌。不信,你看,夏日里,处处流淌着绿色,处处被绿色主宰,所有绿色的生命都以最热烈最奔放的姿态展示着,多么欢畅淋漓,多么激昂奋进。夏蝉和青蛙你唱我和,一场夏日的欢歌就这样在热热闹闹,欢欢喜喜的气氛中拉开帷幕。

听,当天空中再次传来布谷鸟“布谷,布谷”的歌唱时,示意着又一个夏日来临了。伴着端午飘香的粽子,田野里麦子成熟了,在阳光下涌动着金色的波浪。“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田野里好一派丰收的景象。联合收割机在麦地里欢快地往复奔跑着,忙碌着,颗颗饱满的麦粒跳着舞,唱着歌儿,欢快地流入农民兄弟的粮仓。温热的夏风吹来,空气中弥漫着的麦香,泥土香,伴着农民兄弟的欢笑声,在田野上空久久回荡。幸福的夏日欢歌在丰收的田野上唱响。

记忆中夏日处处是欢歌。捉知了是小时候最有趣的事情了,酥香的知了在小孩子看来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了。每当听到知了的第一声鸣叫,我们就开始忙碌起来,白天扛着长长的竹竿,用自制的面胶粘知了,晚上拿着手电筒在树林里捉知了猴,一天到晚忙得不亦乐乎。即使在酷暑里也阻挡不了我们的热情。妈妈把捉回的知了(猴)用盐腌制半天左右,放在油锅里一炸,金黄的知了(猴)外酥里嫩,香味十足,馋得我们口水直流,吃到嘴里齿颊留香。直到现在,还时常在梦中重温那快乐时光。夏日的欢歌伴着知了的鸣唱在快乐中流淌。

暑假里,最惬意的便是午后,正如北宋诗人苏舜钦在《夏意》中描写的那样,“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大人们都午休去了,小孩子总是精力充沛,不知疲惫。在堂前的地上铺一张凉席,穿堂风就行穿了隐身衣的顽童蹿来蹿去,不停地抚弄着身旁的树叶,沙沙作响。我们在凉席上围坐着、扭打着,把原本就已经破旧的凉席扭动的更不像个样子。母亲拿着一把蒲扇坐在凉席边缘,不停地竖起扇脊乔敲过来,督促我们尽快午睡。火红的石榴花正在开放,采一朵戴在头上,那感觉真的是美滋滋,喜洋洋。

玩得正兴起,忽有人附耳提议去村外的瓜田里摸几个瓜尝尝,此时的烈日如一匹红金毛野猛兽,脚步所到踏之地迅速蹿起灼人的烈焰。我们偷偷溜到瓜地边,看瓜的老爷爷肯定也在午休。于是,大家一呼百应,丢下凉席,直奔瓜田。派一个人去瓜棚侦查“敌情”,其余人则埋伏在玉米地里等候。确认安全后,我们像夜间的小老鼠“贼头贼脑”蹑手蹑脚地进入瓜田,开始“作战”,专挑大个的甜瓜摘,一边摘,一边吃,一边丢。老爷爷听到响声从瓜棚里追出来,边喊边用力跺着脚,假意追赶。吓得我们不敢回头看,怕老爷爷认出来,只管抱头鼠窜,落荒而逃。

偷瓜后不几天,家里来了客人,妈妈让我们去老爷爷的瓜田里买瓜。我们在瓜田边探头探脑,磨磨蹭蹭不好意思进去。老爷爷正坐在地头“吧嗒,吧嗒”地吸烟,远远看到我们,忙在鞋底上把烟袋里的烟灰磕打干净,往腰间一别,起身微笑着向我们招招手。我们只好低着头,红着脸贴着瓜田,慢慢吞吞地蹭过去,不敢抬头看老爷爷,只等挨训。没想到,老爷爷却只字不提偷瓜的事,像压根没那回事,给我们选好瓜,称好后,又往我们兜里塞了几个瓜。我们忙推脱不要,老爷爷笑着说:“几个瓜,不值钱,吃就吃了,我最见不得糟蹋。种瓜人不容易哩!”我们听了,更是羞愧难当,忙和老爷爷承认错误。老爷爷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直夸我们是好娃娃。多好的老爷爷啊!一阵风吹来,瓜叶婆娑着,瓜田里露出满地圆滚滚的瓜宝宝,在阳光下咧着嘴笑,我们也开心地笑起来。夏日的欢歌在老爷爷的瓜田里飘扬,飘扬……。

时光荏苒,岁月流淌,故乡再不是旧模样,唯一不变的是那些幸福的童年时光,而故乡的那些童年欢歌,只能在记忆中唱响。

夏日年年有,欢歌年年唱。听啊,窗外的布谷鸟又开始了歌唱,夏日已来临,让我们一起把新的夏日欢歌,齐声唱响!

北海市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持续性癫痫治疗北京癫痫哪里治最好继发性癫痫病会遗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