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喜鹊(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奇幻

年轻时,养过一阵子鸟。

我养鸟有些与众不同,喜放养,不喜笼囚。笼门总开着,任鸟自由进出。

养第一只花喜鹊时,甚至连笼都没有。日间任飞,夜间自栖。那可真是只可爱可怜的小精灵。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它仍飞翔在我记忆的空间。

那天,我二弟从大树下检来只雏鸟。兄弟四人兴奋极了。决定把它喂大。找了只鞋盒,盒顶戳些气孔。又找了块旧棉絮铺上,然后把雏鸟轻轻放了进去。

该喂它了,但并不知是只什么鸟,也不知它爱吃些什么。当时想,凡是鸟都爱吃虫子。而街树上有俗称“吊死鬼”的一种皮虫,便去捉了些来。这虫有个细树枝、叶和虫吐的丝混成的软囊包裹着。剪开软囊,一条黑褐色的肥虫。我们学着大鸟喂雏鸟的叫声,将肥虫送到雏鸟的嘴边。但那雏鸟却怎么都不吃。无奈,我们只好把雏鸟的嘴掰开,把虫塞了进去。那雏鸟倒也不吐出来,伸脖咽了下去。一看有戏,我们紧接着塞了第二条、第三条……这样,掰嘴填喂了一两天,再一给声音讯号,雏鸟便会张嘴抖翅地吞虫了。喂水也是这样,一开始要用眼药水瓶滴进它嘴里。几次之后,它便会吞咽了。最初的喂食、喂水关就这样顺利渡过了。

幼雏饿了就会张嘴抖翅讨吃了。而且还特勤,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讨吃一次。它长得快极了。不多久,浑身长出褐色和白色的体羽来。一个星期后竟长出尾巴。褐色的体羽也渐渐变黑。能看出是只喜鹊了。小傢伙也不再安于呆在鞋盒里了。常抖翅跃出鞋盒,在房间里跳行,还时不时射出一泡泡白屎,搞得整个房间的地板白花花一片。我们赶紧拿墩布擦掉。大约两周左右,它会在房间里低空飞翔了。这可坏事啦。搞得桌上、椅上、床上都是鸟屎。拉在硬处,我们能拿墩布擦掉。但拉在软处,特别是床单、被子上。我们就无法擦净了。只得求助母亲。求助的频率也实在太高,把母亲惹恼了。责令我们,要么把鸟扔掉;要么放到后院阳台上去喂养。

当时,我家住在一栋石库房的院子里。我们的房间是二楼正厢房。走几步,连着一个后院的露天阳台。扔掉舍不得,只有移到阳台上去拴养。找了根锲鞋底的线,一头拴在小喜鹊脚上,另一头拴在阳台的石栏上。小家伙可不老实了。时不时地要飞起来,飞到绳子拉直又一头坠下来。如此次数多了,绳子磨烂了,而我们并没觉察。终于,在一次向上飞的时候挣断了绳子,它带着半截绳子飞到了邻居家的屋顶上。任我们怎么招呼都不理,顾自在屋顶上跳跃着,短飞着,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我们惋惜地回到房间里,彼此埋怨着。不料,一个时辰后,突然传来小喜鹊讨吃的叫声。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争先恐后地跑到阳台上去看,果然是小喜鹊飞回来了,正站在阳台的石栏上,“喳喳”地向我们讨吃。我们赶紧喂它,并抓紧那半截绳,生怕它再次飞走。

我二弟先前养过鸽子。有一定的养鸟知识。他说,这鸟已会认巢了,不用拴了,就放养吧。这样阳台也干净,不用打扫了。听他说得有理,就大胆地松了手。那小喜鹊果然几个跳步,又张翅飞了出去。这次飞得更远,飞到街对面的房顶上去了。我们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嘴里不间断地发出喂食的叫声,可小喜鹊却飞得踪影全无了。于是,兄弟几人不约而同地埋怨起二弟来。二弟坚持说,它饿了就一定会飞回来讨食吃。我们将信将疑地等待着。果然,远处蓝天上有个小黑点向我们掠来。二弟眼尖,欢呼起来,小喜鹊回来啦!定睛一看,果然是它。俄顷,它站在阳台石栏上,喳喳地向我们讨吃。喂饱了,它又飞走。几次下来,我们确信它已认巢,而且摸出了规律,基本上是一小时左右即来讨吃一次。如此月余,它的体羽发出一种蓝绿的金属光泽。尾巴也有一扎长,俨然一只大喜鹊了。

过了“喂食关”、“认巢关”,原以为养鹊从此一帆风顺了。谁知马上遇到了更难逾越的“鹊粮关”。过了季节,街树上的“吊死鬼”没了。鹊粮一下断了。此鹊自幼人工喂养,在大自然中,毫无觅食能力。我们不喂它,是否最终饿死,尚不得而知。但肯定从此不认此巢,飞离而去。

怎么办?

我们试着用大米饭喂它。但它显然不爱吃。好不容易塞进些许,它马上给你甩得满阳台都是白饭粒。吃一点就飞离。可是刚飞离,又马上飞回,站在阳台栏杆上朝你拼命喳喳。

我们想到了以肉代虫。把红烧肉剁成肉糜,掺进大米饭里,捏成肉饭团喂它。它显然爱吃多了。新鹊粮是找着了。但肉源却成了大问题。那时的百姓人家,红烧肉绝对是“豪菜”,并不能天天吃到。一般家庭,十天半月能吃上一回就算不错。当时,我家的情况较一般人家好些。父母认定,男孩子要多吃荤腥才能身体长结实,因此每天必有荤菜。而且我爸是一级司机,每月工资加节油奖逾百元,经济尚可支持。更兼他是个郊线司机,认识几个郊县肉店的负责人和营业员。颇能买些猪头、猪尾一类的便宜货。因此,吃肉的几率比一般人家高些。但也并不能随意吃,有限额。每盛一碗饭,我爸亲自夹块肉放你碗里。为了喂鹊,我们兄弟四人集体出家当了和尚。偷偷把肉省下来,捏在掌心。吃完饭,再上交我这当家大和尚,剁成肉糜,拌饭喂鹊。鹊粮问题算是暂时解决。

但这并不是长治久安之策。挡不住肉香的诱惑,三个弟弟先后还俗,只剩我一人依然吃斋。肉饭团里的肉糜少去四分之三。口味自然大减。喜鹊又开始甩饭粒了。我边喂边劝,鹊呀鹊,哪能天天有许多肉吃。人且如此,况汝鹊乎。

肉断档的日子,我母亲常用穷荤来填补。当时,鸡、鸭、鱼、肉为富荤。螺蛳、黄蚬、麻蛤等类为穷荤。那天,家里炒黄蚬。我忽然冒出个念头,何不用黄蚬肉喂鹊试试?谁料一喂,大受欢迎。它微抖着翅膀,狼吞虎咽起来。直吃得嗉子圆滚滚、硬邦邦,成了只歪头鹊才飞走。

我太惊喜了。鹊粮从此可望彻底解决。黄蚬,钱塘江里有的是,一摸一大堆。菜市场里也有买的,几毛钱一大盆。喂食起来也简单。平时用盆清水养着,喂时,用把螺丝刀在蚬壳的背部一戳一拧,蚬壳破开,挖出蚬肉即喂。大概是蚬肉好消化,也可能是喜鹊贪恋河鲜味。讨食的频率加快了。原先,一个多小时才讨食一次。现在四五十分钟就来喳喳讨食。这样就得有人专门守着,连出门去玩都不行。三个弟弟自然不肯揽这苦差事。我哩,却刚好。当时正停课闹革命,谁也不会想到,一停竟停十年,总以为会马上恢复正常。高考在即,功课不敢荒废。于是,我天天猫在家里复习。用现在流行的称呼,是宅男一枚。

它四五十分钟来讨食一次,正好是一节课的时间。我好比雇了个摇铃工,它喳喳讨食,我当是下课铃响。它吃饱飞去,我即开始下一堂课。喂鹊便成了一项有趣的课间活动,既养脑又歇眼。用蚬肉喂鹊,还有一大好处,我也可以心安理得地还俗了。为了喂鹊,我已是三月不知肉滋味了。

当然,人鹊之间也常有矛盾发生。有时,我正在解一道难题,一时找不到解题思路。这时,它却来讨食了。喳喳乱叫,而且越喳越凶。我自然不予理睬。不想它高空侦察方便,早知我在屋内。便径直飞进屋来,停落在我书桌的一角,尾巴一翘一翘地冲我喳喳。我如若再不理它,它便飞上肩头在你耳边喳喳。我便也只得停下解题喂它……

步行串联开始了,同学邀我去延安。临行前,再三嘱咐三个兄弟按时喂鹊。谁知我三个多月回来后,却不见了喜鹊的踪影。在我再三追问下,二弟才告诉实情,被人捡走了。飞鹊被捡走?简直不可思议。盘问之后才知道。我走后,三个兄弟都没能按时喂鹊,饱一顿饥一顿的,屡屡讨不到食吃,便也不再飞回家来。饥饿起盗心,它在外干起偷盗勾当来。在附近的石库房弄堂上空飞翔,看到有谁家在洗肉剖鱼时,便盘飞下来,停在屋顶喳喳叫。起初,人们并不在意,而且信奉鹊能报喜,毫无防范之心。但一旦人离开,它便从屋顶箭一般俯冲下来,叼起鱼或肉飞上屋顶,任你在底下跺脚跳骂,它却在屋顶一啄一啄地吃个津津有味。很快,它在我们这一块就成了人民公敌蒋介石。它停在哪栋石库房的屋顶,人们就像看见鬼子进了村,鱼或肉一类的腥荤赶快坚壁清野起来。

其实,它如果只是这般小偷小摸,倒也激不起巨大的民愤。被偷鱼或肉的人家,骂是骂,但大都是笑骂,私下里甚至觉得蛮有趣。少数几家特在意的人家,告状告到我母亲那里,我母亲也是一边陪笑道歉一边如额赔偿,倒也并不积下太大的民怨。

但它一次闯祸闯大了。人们把鱼肉一类的腥荤坚壁清野以后,它作案难得逞了,开始发展到入室盗窃。有一天,有家新婚人家窗户开着,它看见桌上有食物堆着,便飞进屋去。吃饱之后,又在新娘的被垛上拉了一大滩屎。这下可闯下弥天大祸了。新娘一家人不依不饶地拉着我母亲去居委会评理。居委会主任一听情况,感到此事很难调解。但她是个有几十年民事调解经验的老主任。只见她双拳作拱,恭喜呀恭喜。这可是大吉大利的事儿呀。盖这被子睡觉,保你新娘子生个大胖儿子。说得新娘子羞云满脸,新娘子家人也都呵呵乐了,借你吉言,借你吉言。此事涉险过关。居委主任再三叮嘱我母亲管好喜鹊,万万不可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我母亲唯唯诺诺地答应下来。

回来后,我母亲把喂鹊的任务揽了下来。她先是往厨房屋顶上扔些鱼或肉一类的腥荤。慢慢喂熟了,也剖黄蚬喂鹊。这喜鹊有奶便是娘,谁喂跟谁亲。几天下来,也敢停在我母亲的手臂上喳喳讨食吃了。我母亲一把抓住,用剪子嚓嚓两下把它的飞羽剪了,一边剪一边骂,让你出去闯祸,出去闯祸。剪罢往厨房屋顶一扔……

从此,喜鹊再也飞不起来了,只能在厨房屋顶上一跳一跳地啄食我母亲扔上去的碎肉、烂鱼、蚬体。但我母亲家务事多而杂,喂鹊并不能按时按顿,鹊儿越来越瘦弱。终于在一个暴雨的日子从厨房屋顶跌落下来,再也飞不上去,一跳一跳地跳出了后院门……

我母亲说,当时她看见鹊儿被一个中年男子捡走了。她想这鹊实在养烦了,被人捡走也好,便没有去追讨回来。

我听了,默默无语,心想,这是鹊儿命运的又一轮循环。当年,它从大树上跌落,我二弟把它捡回来,我把它精心养大。如今它又从厨房屋顶跌落,被人捡走,那人会把它养壮、养出飞羽来,再翱翔蓝天吗?

我在心底默默地为它祈祷。

河南专业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江西哪家医院治癫痫渭南有专业治癫痫的医院吗武汉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