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南方书(散文)_1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诗歌

一、无锡响桥

响桥,无锡城中一座青石铺就的小桥。桥名“响桥”雕刻于栏杆,行草,流畅,如桥下河中的飘摇水草。“响桥!”我念了一遍,口感甚好,听觉也随之响亮起来——桥下河水果然在哗哗作响!漫游于大地之上,与众多大桥、小桥、木桥、石桥、铁桥、立体交叉着的桥……一一相遇,所冠名称各异,但都没有无锡城中这座小桥名字质朴、率真,一语点破自身的特征——响!

即使在多水多雨的南方,很多桥梁如今也已丧失流水的喧动。桥下大多是荒芜河床。半月形桥身回忆早年河水中另一个半月形的倒影、回忆一轮虚实结合的圆满月亮,姿态就如同在鞠躬悼念了。当然,立体交叉桥下也很响,车流、人流构成的浪花喧响。响则响矣,却是噪音,声音中的废品。绝对没有一座立体交叉桥敢于声张自己是“响桥”,以免刺激周围居民以及环境保护局官员。

无锡城中这座古老小桥坦然自道“响桥”,乃由于这“响”是人间天籁。我与当地诗人黑陶伏于栏杆上,看桥下流水一声“哗”追着另一声“哗”,就成了“哗哗”“哗哗”。洗耳,洗心,我也努力成为一路唱着歌向前奔流的“响人”吧?人到中年,我已经不敢公然袒露内心的情感,喜欢一个女人只敢偷偷瞥上几眼,厌恶一个男人还要坚持与他谈谈天气。写字楼充满表里不一口是心非的绅士,广告牌上的词藻只能使书生们对语言与真相之间的日益脱节丧失信心。

应该移植这样一座响桥,到我们渐渐衰竭的内心中来,挽留泉水、天真和生动,像无锡。无锡有声,一座遗憾地坦言自己已经没有了锡矿的江南古城,通过一座小桥坦言自己尚拥有流水的喧响。这是一座言辞素朴远离虚饰的天真城市。无锡有幸,瞎子阿炳的二胡曲《二泉映月》,被人类作为送给其他星球未知生命的信物而进入太空,那是来自无锡泉水、月光的回声。而一个在零点的京沪线上穿过无锡的异乡人,如果在火车卧铺上打开收音机,就会听到无锡人民广播电台用阿炳这首二胡曲所作的结束曲,一座尊重泉水、月光并以此开启梦境之门的城市。

与黑陶一同走下响桥、走下二胡琴筒状的响桥,桥下流水就是漫长琴弓吧?桥头那棵高大松树就是琴杆吧?不知道故居就在附近的阿炳,多年以前是否拉着二胡走过这座响桥。阿炳走过响桥是合适的,一个艺人与一条河交响。而我悄无声息,城府加深,晦暗的欲望充斥周身。黑陶走过响桥也是合适的。黑陶肤色很黑,就像响桥很响一样诚实。南方,黑色陶器大都充满河水或雨水。诗人黑陶走路的时候,似乎时常泄露出身体内部河流、雨季摇荡不定的消息。黑陶走过响桥是合适的,一个南方诗人,有能力与周遭广大连绵的水系共鸣……

二、诸葛村

跟随导游的三角旗穿越浙江兰溪市内的诸葛村。一个异乡人假若摆脱导游,完全有可能迷失在这座按照八卦图设计的古老村庄。诸葛亮的第27世孙诸葛大狮,在元代中期选择了这处地形独特的高隆山冈,构建起由庙宇、厅堂、石牌坊、花园别墅、廊庑、楼阁、井巷等等元素组成的迷宫,仿佛在与诸葛孔明先生繁复幽曲的心境对称。跟随导游穿过这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村民、牛羊、石狮、雕花门楣、鸟、古藤、墙头上随风摇曳的牵牛花,都有着被重点保护的凝重、矜持。导游线路的设计别具匠心,往往绕过一户深宅大院的照壁、天井,进入正房、后花园、侧门,再绕过另一户深宅大院的照壁、天井,进入正房、后花园、侧门……城府很深,犹如孔明先生的内心。

挺拔的松木、柏木、桐木、椿木做成的栋梁,在谐音“松柏同春”。气定神闲的老者、少年笔走龙蛇墨迹淋漓,正摹写、出售《前出师表》《后出师表》,旁边摆放着“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兰溪市书法大赛鼓励奖”一类的证书,试图说服游客的钱包。“三顾茅庐”“舌战群儒”“草船借箭”“空城计”“借东风”“巧布八阵图”等等主题的油画反复出现,悬挂正堂,怀念先祖。苏州定制、用船运回、拼装而成的青灰磨砖雕花门楼,两侧镌刻名言:“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梅花鹿走动,蜂箱嗡嗡,可用来收取鹿茸、蜂蜜作为药材……据说,村民们白昼来到诸葛村内上班,温习并表演祖先们的生活,夜晚回到村外钢筋、水泥、玻璃、电器构成的新区公寓内休息,夜晚的诸葛村,是只有诸葛亮一个人轻摇鹅毛扇演出着的一场“空城计”?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有诸葛亮这一良相高峰巍峨,他的后人便另辟蹊径走了良医之路。良相治国,良医救人。诸葛家族历朝历代殷实富庶,大都得益于药材经营。明末清初鼎盛时期,诸葛村的药材生意做到了苏州、上海、杭州、香港等地,知名药行有“祥源”“同庆”“庆余”“文成”“天一”“益生”“裕康”“德成”“鸿茂”“太和”“春雨”“春山”“九德”“天福”等等。穿越诸葛村,时时可见如演员背诵台词一般在背诵《药性赋》的幼童、收藏《本草纲目》《医宗金鉴》一类典籍的如同舞台布景般的书房、炮制中药的一系列如同演出道具般的巨大药碾微小陶罐……在泛黄、竖写、繁体的《诸葛宗谱》上,我甚至读到一篇内含64味中药的奇妙祭文!被祭者乃清末年间的诸葛斐斋,履历、体验、业绩、品格被“冬桑”“原朴”“苦丁”“浮海”“当归”“绿萼”“丹皮”“熟地”“连翘”“薄荷”“麻黄”等等植物隐约簇绕,似乎在启示着人生百味与冷暖中药之间的暗通暗合……

如今,诸葛村的主业是经营风景,像江南众多知名水乡古村一样与旅游公司一起经营风景,收获门票而非药材,接待游客而非商人。村内村外的茶馆、旅店、酒楼、礼品店,繁密如春天的草药种植园。一辆辆旅游车停泊村旁,如刘、关、张三顾茅庐时拴在松树下的骏马,如当年随着诸葛亮在浓雾中借箭的草船!至于村中央大公堂前面的一个叫做“钟池”的水塘,形若太极阴阳鱼图,令人想起药品“白加黑”的广告“白天吃白片,黑夜吃黑片”,一座古老而又现代的江南村庄,是否也在服用“钟池”这枚药片,来调节体内的阴阳节律而不至于病变,白天吃白鱼,黑夜吃黑鱼?

三、路过李渔

春天,一个下午,路过浙江北部名城金华。

“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有古诗吟诵此地,气势瑰丽,非李渔这样一个终生只关注细节的当地清代书生所为,乃出自路过此地的宋人李清照手笔。金华城外,李清照留下另一绝唱:“犹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双溪上的轻舟如今依然形若蚱蜢,但载不动的似乎是南方春光。与前述“水通”“气压”诗句构成强烈反差。一个大爱大恨至刚至柔的奇女子,与李渔也构成强烈反差。

李渔,情色小说《肉蒲团》、清代雅士生活指南《闲情偶寄》的作者,一个古典享乐主义者。从《肉蒲团》可以想见李渔对于美色的把握能力——他的字是“笠翁”,“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中那一叶孤舟上的“蓑笠翁”?但他独自垂钓着的大约不是寒江大雪,而是能够取暖御寒的女人吧?诱饵当然是生动活泼的绝妙好词。据说,暮年李渔仍有能力让小姑娘们意乱情迷,可见笠翁决非乏味无聊之徒。

我收藏有5个不同时代版本的《闲情偶寄》。书中,李渔对于词曲、演习、声容、居室、器玩、饮馔、种植、颐养均一一涉猎无微不至。尤其是“声容”部分对于女子风情的研究,可谓纤毫毕至慧眼独具,从肌肤、眉眼、手足、态度四个方面遴选形姿,从盥栉、熏陶、点染三个方面修养容颜,从首饰、衣衫、鞋袜三个方面装扮形体,从文艺、丝竹、歌舞三个方面陶冶气韵,犹如一部当代选美手册,只不过李渔没有欣赏过今天T型台上的妖娆猫步和流行色。遗憾。

李渔认为:脚小而能疾走的女子,在兰州、大同一带多见;眉眼细长的女子性情温柔,眉如远山,眼如新月;有媚态的女人如同灯之有光、火之有焰;美人发髻以乌云、蟠龙这两种形态互动互应于一体为最妙,云从龙,而风从虎;以胭脂在嘴唇点染一下如一颗樱桃就可以了,若陆陆续续抹出一行宽窄不一的痕迹,那就变成一串樱桃了;耳环以小为好,非元宵之夜,就不必在耳朵上挂一串灯笼;黑色衣服对于穷人、富人家的女子都非常相宜,穷人家女子的黑衣可以遮盖内衣的脏破,富人家女子的黑衣被风吹起时能够隐约泄露出内衣的华美;女人所穿的“凌波小袜”,颜色以雪白或浅红为佳,鞋则以深红为妙;吹箫弄笛的女子,手臂应当戴钏,但不宜太大,否则容易滑到袖子深处,看不见了……

一个如此体贴呵护女人的书生,怎能不得到女人们的广泛青睐?但李渔谦虚,辩白:自己乃卑微书生,潦倒落魄,与女子们的缘分并不深刻,但对于想象中的美妙情景的感受,却比那些锦衣玉食终日陷在脂粉堆中的公子哥们的体验更为绝妙。也有道理。我周围有许多善于写作情诗或言情小说的才子,屡屡被女人忽视、伤害,而那些情场高手们往往默然不语木然而行。红袖素纸之间,胭脂笔墨之间,李渔徘徊、流连……

在李渔游走咏叹的故园江南,如今出现了东阳木雕、义乌丝袜等等知名品牌。不知道李渔的隔代乡亲们是否受到过这位清代文人的趣味熏陶。倘若李渔生逢当代,大约可以受聘为木雕厂丝袜厂的顾问,但不会担任总经理一类的冗杂差事。当然,最有可能成为上海、香港选美比赛的策划、总监、评委会主席。他曾经在扬州一家富豪的深宅大院里,帮助朋友选拔一个小妾。那是一场小规模的选美比赛,参赛者只有3人……

春天,下午,路过金华,暗想:这座城市的名字可能不被李渔喜欢。“金”“华”,散发金粉气息的奢华。李渔在谈到蕉叶题诗时认为,宜蘸取石黄乳金来在绿芭蕉上走笔,全用金色则太俗。他的出生地在金华辖区内的兰溪,名字很美。我不知道注重细节的李渔是否对此阐发过高论。当地朋友送我一套女性“浪莎”丝袜,供我去向老婆或潜在的女友献媚。肉色丝袜,穿若无袜,似乎比李渔所欣赏的雪白或者浅红的“凌波小袜”更为性感吧……

旅行车窗外忽然闪过一个院落的匾额“李渔纪念馆”。不知馆内藏有哪些与李渔有关的物品。大约有一张今人想象出来的大床,床头不能遗漏一盆李渔喜爱的兰花或者水仙。这个被大量盗版、没有版税和稿费的清寒书生,最大癖好据说是必须在花香里入眠,即使没有钱来吃一顿晚餐……想到《肉蒲团》开篇疏朗干净深入我心的八个字“秋风萧瑟,木脱虫吟”,遂感到:李渔,骨子里应该是一个悲观、孤单的人吧。

路过李渔,多年以后的某个春天,周围江南正木茂而虫唱……

北京哪家癫痫医院好癫痫发作意识丧失、双眼往上翻怎么办癫痫大发作如何用药郑州治疗癫痫医院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