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末班车(散文)_1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西部文学

序言

走进作家的城堡,这个时代作家三毛的化身:浅月若寒姐姐的散文文集书《莲语倾城》目录完全简洁了我的宝黛情缘,也就是宝薛《奇迹》。

赵美梦享受孤独,品味寂寞,故乡的原风景安徽合肥、芜湖、桐城……美丽江南小城,用心灵去旅行,美好属于。

赵成真心似莲开,清风徐来,人生如梦,自在从容。

赵美梦人生有味是清欢,墨染红尘,生活路。花开终有时,花落亦无声,烟雨江南,梦里水乡最是安徽好风景,诗情。淡泊尘心,静听花开,守一份安然,绘一段素色锦年。静静地每个夜晚,执笔舒畅,倾听一场心雨,沉醉。江南太多春好花好,意浓,多少烟雨楼台清秋梦。抒一卷明媚,寄语春天(金彩霞)对不起。

赵美梦半盏暖香,人走茶凉,倾心凝望,红袖添香。

赵成真葬心,流年未央,落墨成殇,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天做琴台地做弦,沧海桑田弹指间!

第一章、命里命中牵线,跟着流年走

赵成真,说你帅,其实真不帅。说你才,其实真没才;过年气氛全家齐乐融融一起围坐聚,对面是你,对面是我,我安心逸然地自在倒着茶、品着茶。抬眼望向你那去,说不好意思,其实也好意思,脸不红,心不跳,正常。与你之比我渺小,与我之比你很慫。不见到是好,见了无话谈,正如俞心容大姐的一番话,俩个呆头鹅的青年男女约会,坐在长长的石蹲上,你望望我来,我望望你来,彼此的眼神里究竟含载着是什么不知道,也许是柔情,也许是蜜意,或许是前世你我真心欠下彼此的情,今生命里归林子龙来掌管,这就叫爱情自有天意!

安洛洛,没见过,她又会是怎样的女子呢!抄煤气遇成真,渴望幸福婚姻路。淑女一洛洛,工作家庭主妇手。成真笑盈盈,洛洛羞嗒嗒。为爱痴情不是错,人生匆匆都有过!

林子凤,我与她老相识,她的幸运在于没有被林子龙的神眼给电击,私下软弱安静静。《奇迹》林子龙找妹妹,妹妹……而真妹妹子凤不理不理就是不理他,其实她的内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林子龙的妹子。如今她已知道,今后何去何从……?

赵美梦一世误来一生错,因林子龙的眼神而被误导,究竟是何因?其实是神仙劫,也就是生死劫。错、错、错,奈何桥上无端行,泪水朦胧已成悲,伤心无路已定居。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尘缘!

第二章、一枚蝴蝶簪

赵美梦不知情,她总自闭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梦里花开也花落,心情惆然习惯,没有朋友,没有知己,独来独往夜行生,伤感伤情愁万分,落花低垂泪殇殇,偶尔素面朝天空,多想化为一只海鸥自由飞在大海的上空。

酒断肠,泪无痕,潇洒酒梦醉玲珑。看似人间花好愿,只有自己孤僻儿。

安洛洛一身淑女装,无意潇洒地闯进赵成真的家,她深情地凝望着赵成真,此刻为他痴痴住,是爱么?其实不是,是一种渴望幸福婚姻的梦,哪个女子不渴望,若不渴望就是假。安洛洛天真地萌萌听了赵成真家的老太太话,老太太话意鲜明,表情很冷气,也很柔善地对安洛洛说过:“传宗接代为第一,幸福婚姻就归你。”安洛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幸福花车开始了。

赵成真喜穿一身中山装,心里空虚,其实也不空虚,他有他的好姨娘、好表姐,除了工作外,兴趣亲戚串串门。心里惦记是“红菱”,“红菱”究竟是谁不知道。想来想去,人生莫过如此,都是爱恨情仇一灰烟。

当赵成真牵起安洛洛的手,心情是沮丧的,还是喜然的,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谁也不清楚;当赵成真送安洛洛的蝴蝶簪子时,也许他的心中想着是另一个人,而那个人永远不知情。他是那么地爱她,她很美,长长发发宛如绝美地瀑布翩翩而下,美丽的一眨眨会说话的晶莹瞳孔眼睛是那么璀璨星辰,美丽的玉簪子斜插在她左边的发髻上,那是一枚蓝色的蝴蝶玉簪,戴在她的头上更显得光彩夺目美,她微微倾城地一笑,笑着如此纯净。她的名叫夏莲,夏天的莲花花,她有出淤泥而不染,那蓝色蝴蝶簪子戴在她的头上是最美,塞如仙女。

赵成真心中的那个人叫夏莲,他抬眼望向身边深深痴情爱他的安洛洛,他微微地笑了,“洛洛,你宛如秋天的荷花,一尘不染,心澈蓝泉”。他亲自为安洛洛戴上蝴蝶簪,他喜欢抚摩她最美丽飘逸的长发,轻吻她发丝里的淡淡散发出的清香气味儿。她温柔地靠近在他的怀里甜甜暖暖的依然轻轻浅笑,她是他的爱情,他是她的爱情,他们经历了相遇、相识、相爱,彼此间早已有了最浓深的一见钟情。

他天天为她亲手戴上那枚蓝色的蝴蝶玉簪,他灿烂地笑了。

她天天为他亲手下厨房,做各式可口美味佳肴菜。

他们细水长流,幸福永远到老一生。

一枚蓝色的蝴蝶玉簪是他们永远的信物,他们的信物就是最美的婚姻爱情见证。他轻轻地挽着她秀丽的发丝,他告诉她那枚玉簪上刻着她的一行字:名字是夏莲还是秋荷?不知道。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秋荷,今生结发成夫妻,相爱永不移。”善良的安洛洛温柔轻轻地盈盈幸福地一笑,头暖暖地靠在他的肩上,他们的手紧紧地握着彼此,永远相依就暖!”

一碗清水的林子凤究竟此身现在在哪里?也许她早早地听从她母亲的命令为人妇,也许她也离婚了,一切淡然随风定。她是个安静软弱的女子,爱情对于她来说是舞蹈,她追求爱情无数次,失败终究失败多,至于成功在她的心里,以后碰缘。

人生的旅行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它就像是一长长的火车,依然来来回回的行驶……!

第三章、何以笙箫默

赵美梦并不害怕一个人的寂寞,她心里不空虚,夜晚轻轻地打开一小扇窗门,冷风细细地呼来,点点寒意凉凉心,畅然。其实她内心渴望那个他能够君须怜自己,只是命中注定没有,他内向,她内向,都一样,彼此间面对面说不说出无所谓,君懂得,君难怜惜,心不在一起,何以笙箫默?

夜,总凄凉,睡不着的赵美梦拉开窗帘,赤着脚儿站在冰冷的窗前,眼神迷离般凝望着窗外韶华如水的白月光,心底无限悲凉,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借着月光更显得脸色苍白,君不善言辞,君心是满满爱心,记得曾经一次亲朋好友大家ktv聚,她开心地一个人玩啊唱啊,君不认识她,君的内心也没想开口很亲喂地与她说话,而是她的表哥脸上笑嘻嘻地对她说:“君86年,你也86年。”她听后,顺然地望了望君一眼,亲朋好友一起围坐成圈,天黑请闭眼杀人游戏带君玩,邀她一起,也许她内心胆怯,也许她内心拒绝,总之难以言表。于是她又继续回到歌声里玩去呢。

这个君是谁,不知,也许是赵成真,也许是江楠,随然。

若论长相,她不重要,她与江楠无意相识,他关爱她,她同情他,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说句真心话江楠长相很丑,他在电话里每晚疯狂吉他弹奏给她听,他是个太好有才华的人,只是她不能满足他内心真正的需求。

赵美梦注定这一生是悲剧的命运,她无辜曾被林子龙神眼击中,无端卷入了他们专业的正规影视演员娱乐圈的世界,她分不清那双眼神究竟是何意,欠下了是情,还是债,她笨,不知,纠结纠结当然纠结,身边又无旁人提示她,笨笨地她就这样稀里糊涂……她怎知那林子龙的眼神含义,她只知那是给她的一种信仰,工作和生活上的一种力量之美,哪知眼神会代表着另一种含义,因为那是真正的佛眼,释迦摩尼佛。她没文化,她又怎能会知道呢,这是命,命里躲不过的一道劫,一生霉!

爱也好,梦也罢,奈何桥上无端行。

《奇迹》心即使走不到一起,也能何以笙箫默!

第四章、第八号当铺

赵成真命中注定没有姻缘,他的爱情曾以前早就典当给了林子龙,那是他真正的主人,他只听从林子龙一个人的命令。所以他不懂佛、不懂道是对得,在他心里,林子龙是他真正的老司机,所以他想攀亲,引用那句曹植的一首名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赵成真啊,赵成真,其实他和赵美梦是俩个老百姓世界里真正的灵魂摆渡人,他摆渡她来,她摆渡他来,两颗寂寞的心灵永远就这样守住彼此孤单爱情琴的灵魂,相互紧紧地牵着彼此的手,相依就暖。

林子凤命中注定是幸运的,喜剧的结局,安静软弱弱,开心的她没心没肺依然潇洒自由人生游,她是赵美梦的私下为人骄傲。

赵美梦今生为人失败,滚滚红尘路,已无憾。

安洛洛有一颗单纯的天心,憧憬的心中美梦,寄望春天,风晴雅致,淡然青青。

末班车里就像是一栋第八号当铺,依然来来回回的行驶……!

第五章、爱在离别时

当电视剧《冲出月亮岛》的出现时,剧中苏静、刘墨扬暗指大千娱乐圈世界的金彩霞和林子龙他们这对男神女神;赵美梦非常淡定地推算出,而且十分正确。金彩霞和林子龙他们曾经彼此在各自自己家里,在歌坛用音乐里的歌声专辑唱出他们彼此之间真正的心灵感应爱之心。这就叫真正感应对着时间对着人,有情人终成眷属。

每个女子都有渴望的婚姻路,也许有些人注定是来到世上残缺孤独者,比如赵美梦她自己,她曾也有过,遇到江楠,她真心想过和他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二人世界,或许慢慢靠俩人辛苦双手独立,等经济有稳定,即使能育,生下与《昨夜之灯》里的宝宝一样依然养不大;不能育,一起爱心牵手去福利院领养一个,难道非要亲生,真爱养育如亲生就不能吗?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大多数有些人的思想封建都是一样。

赵成真,赵美梦心中没有不爱他,不完美的他们就像青梅竹马恋人心,说句真心话家里亲戚安排婚姻不敢接受,生怕有大锅碗瓢盆吵闹喋喋不休,更会让家里亲戚伤透脑筋。

赵成真,也许他的内心没有真正爱过她,对不起,千言万语是赵美梦的错,一生错步步错。

爱,在离别时,今生错过赵成真,来生下辈子一定要真正续情缘,泪悄然无声地落,原来有一种爱是彼此都不知道,默默无声地中老年牵手相依相暖真心伴侣情。

爱,在离别时,今生错过赵成真不后悔,他若安好,便是晴天。下辈子吧!

人生,末班车,终了!

第六章、末班车

人生,末班车,终了。

每个人都有一辆末班车,心中美丽的梦盛开。有些末班车是完美的;有些末班车是残缺的。赵成真和赵美梦他们就是一辆末班车残缺的整体。爱情的婚姻树在林子龙的手里紧紧栓住他们这对最幼小的人儿。人生没有悲,也没有喜,相互谅解,相互包容才是爱情婚姻的最高境界。

赵成真生来比赵美梦高一点,文化素质高一点,而赵美梦生来就是卑微低俗的,矮一点,文化素质低一点。他们不完美,是真正残缺的一道美丽,赵成真是赵美梦完美的鬼丈夫,赵美梦是赵成真完美的疯子新娘。他们是鬼丈夫和疯子新娘真正的一对结合体。爱情自有天意,俩个不完美的残缺牢牢心中牵挂彼此,是爱,是缘,都是上天裼给的最珍贵深爱的礼物。

人生末班车,爱情自有天意。人生没有谁与谁配错,一切姻缘都是因果,爱到相逢时,深爱在骨髓,只是彼此内心各不知道,爱在亲情路,爱在百花盛开……

爱情自有天意,末班车!

第七章、水云间

爱情自有天意,末班车。

水天一色共长天,林子凤心中的真正美丽是赵成真,她没有标准的喜欢谁谁谁的风格,只要是人是鬼她都爱,唯独她心更爱“英雄”。是的,哪位女子不爱豪爽的英雄。她没有文化,浪漫在心中,素质比赵美梦更好一点。她的声音柔娇娇、含蓄。美丽的芊芊巧手绘成一道道家和万事兴的精致绣图。

林子凤的前半段总遇不到最适合的知心爱人,直到《奇迹》的出现,她无意网络遇到赵成真,当她见到他第一面时,心跳加快,不见他思念天天有,见他内心会不言,是害怕,是奇迹么,总之那是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相思。每个人的相思只有一颗,而那一颗是真正送给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她的爱情是舞蹈,她曾遇到无数不一样的糟糕男子长相各个不如赵成真,心胸宽广各个不如赵成真,她内心崇拜真心英雄,第一眼的感觉她仿佛见到了心中的偶像“林俊杰”。她疯狂那个喜然,赵成真帅的不要不要得,爱情如桃花一样在她的脸上比以往更盛开,春光无限美枝头,笑语嫣然在心中。

林子凤网络与赵成真对聊,她梦里心中真正“林俊杰”的模样。她爱情狂了,对赵成真说:“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男子,我遇到过的男子都是垃圾,唯独你不是,不是因为你长得太像“林俊杰”,而是你的貌真心让我心动,魂牵梦绕永远一辈子,你无妻子更好;你有妻子依然做你心上疼你爱你的情妇。”说这番话时能够想象到她脸上真正的桃花色。

赵成真苦笑,“呵呵,我哪有子凤姑娘说着那么帅、那么好。”他顿了顿,抿了抿口吐沫,“子凤姑娘,感谢你把我形容的那么好,我真没有你想象的完美。”他低下头去,不语。

林子凤依然,“不,不是的。成真,我对你的内心是真的情深深雨濛濛。”此时桃花色的脸让她更加发烫,烫的开始有点语无伦次,“我……我是真……真”。女子毕竟是女子,怎敢那么直接么。

赵成真明白,他此心只装着一个人“红菱”,至于“红菱”是谁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包括他对另一位因抄煤气而进他家门的安洛洛更不是爱,唯独只对林子凤心中有感觉,那种感觉是什么他说不上来,只觉一阵眩晕……

赵成真想想,摇摇头,继续与林子凤键盘,“子凤,让我亲昵的叫你一声:“凤”,我不能爱你,我承认对你心中确实有感觉,但是这感觉使我纠结纠结……有股说不出的爱恨纠结。你懂得。”

林子凤不明,既然心中有感觉,为何纠结,纠结何在?难不成他身边爱他的女子很多?她诧异:“纠结?或许你的内心根本不爱我,叫我如何懂得?”

林子凤是青莲;赵美梦是香菱;安洛洛是百合。三个女子代表不同,一个是永远的红颜知己;一个是永远的宿命真爱;一个是永远的真心朋友。对赵成真而言,三个女子都难以取舍,内心当属纠结。

赵美梦总是不知情,她与林子凤是老朋友,林子凤遇无数男子,若真遇到赵成真,林子凤只会爱他越深,即使今生不能在一起,梦里更满足。她太了解林子凤真正的内心肠呢。若赵成真的内心底真心爱着是青莲林子凤,说不吃醋那其实是假,只不过醋该如何吃。若赵成真的内心底真心爱着是百合安洛洛,她反而不吃醋,她与安洛洛感觉是真正的一对双胞胎姐妹心,她会主动退出,成全他们。而她自己一个人永远孤家寡人去。

对于林子凤就不同,若她知道赵成真心上真正的“红菱”原来就是她的老朋友赵美梦,她的内心会更嫉妒深深,嫉妒为何运气总比她好,她会恨,私下偷偷地会心中诅咒赵美梦。其实她根本不知道,没有被林子龙的神眼击中是最幸福,更何况她还是林子龙的妹妹,她比赵美梦更幸运。

林子凤对赵成真的感觉是拥有真正“心脏病”;安洛洛对赵成真的感觉是拥有真正“癌症晚期”。说到底渴望的都是一样,水云间的爱情生活。

水云间,浪漫唯美小镇,浪漫婚姻爱之路!

河南的癫痫医院哪些好陕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陕西癫痫专业医院评价怎样老年人为什么会突然患上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