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光】一见钟情(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西部文学

翻开我的衣橱,如果进行一下合并分类的话,那么,格子类的衣物一定会占据“半壁江山”,红格子的围巾,蓝格子的衬衣,灰格子的裤子,大格子的毛呢,小格子的外套。甚至于床单都是紫色格子的。没错,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格子控。我对于格子类的衣物总是一见钟情,是没有免疫力的。

一见就钟情,真是要人命。眼里再容不下别的了,商场里琳琅满目的物品,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了,只有她无端地好,那么妖那么艳地俘获了我的心。那些大格子小格子结成一张甜蜜的网,而我就是那嗜蜜的蜂,没头没脑地往上撞。

一见就钟情,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此一面萍水相逢,似万千梦里遇见”,就像贾宝玉初见林黛玉,“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黛玉是宝玉的梦中情人,宝玉周围红粉佳人无数,然而,也只有黛玉能让宝玉方寸大乱。

当爱情来临时最说不清道不明,也最简单。“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不能忘掉你容颜。”只这一眼,便生了情,遮不住的欢喜,藏不住的心跳,仿佛前世已定下今生相约。满脑子从早到晚都是她,才刚道完别,一转身又想她念她,年纪一大把了,春心却没来由地荡漾起来,覆水难收了。

她什么都是好的,迷茫的眼神,微蹙的眉,即使不小心碰翻了杯子,当众出丑说错话,他都觉得可爱至极,心头陡生怜爱意。

她是他的宝。心里满满装的都是她。

开会时分,下属汇报工作,他只顾嘴角上扬,频频点头。他分明看到的是,她像往日一样跟自己絮絮叨叨聊家常,哪有下属的影子。

她说什么他都爱听,只要是她说。

年过半百的人了,居然为了这个黄毛丫头动了心,真心喜欢啊!怕配不上她,先去染了发,再买碧欧泉男士护肤品,还去健身房跟一帮年轻人混在一起挥汗如雨,就怕她嫌他老啊。

她爱吃巧克力,他去超市挑了一大包,黑的,白的,榛仁的,各种牌子的都买给她吃,屈尊只为博红颜一笑!他恨不得把她变小放在贴身的口袋里,分分钟陪伴;更恨不得把她吞下去化为一体,再不分离。

他爱她,爱得不知道怎么爱;疼她,不知道该如何疼。就怕人家不开口,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也心甘情愿。

都是一见钟情惹的祸。

她们都说我与格子是前世缘,今生续。或许吧。小不点儿的时候,曾有一条英伦风的格子半身裙,红色的,喜欢得不得了,天天穿着去上学。脏了就哭就闹,逼得妈妈放下手上的活计先给我洗裙子,常常晾晒个半干就迫不及待地穿身上了。那时候懂什么呀,可就是看着格子顺眼,手绢挑格子的买,枕巾也是格子的,仿佛格子是我的护身符,离开她就睡不着觉。

一个个格子式的小空间,塞满了一个个简简单单的温暖,我愿意置身进去,认认真真地生活,享受岁月静好,坐看春花秋月。

不是所有人都能驾驭得了格子,她需要匹配二字,若要匹配,必须懂得。我知道她仅适合安份的,守规矩的,文艺范儿的女子,说到底她只挑淑女。

世间能令人改变的除了时间恐怕就是情感了,男人爱女人可以倾其所有,我爱格子更可以收敛锋芒与狂妄,蓄起长发,研一池墨香,让年华在指尖静静游走。从此格子便成了我的专属,与我贴心贴肺,像施了魔法般,降住了一个叛逆的孩子,教她学会了内敛与含蓄。很多年过去了,我已为人母,在大街上碰到当年的老师,老师已不记得我的名字,却说,你就是那个爱穿格子衣服的女孩子。

一见就钟情,绝非单相思,该是郎有情妾有意。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她不嫌他老,只是“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几乎每天,她都希望自己变老二十岁,最好也生了华发,更希望时光倒流,能陪他度过曾经坎坷激荡的岁月。

爱可以超越生死,可以超越国界,更可以超越年龄。

若是无缘,近在咫尺,心却远在天涯;若是有缘,千里也能心有灵犀。她奋不顾身地爱上了他,飞蛾扑火,犯了傻一般,不管不顾了。可是不犯傻的爱是真爱吗?

见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输了,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内心慌乱,溃不成军了。他就是她一直等着念着盼着的那个人啊!

年龄,年龄算什么东西!只要,只要他孑然一身就好。不,即使有家室又如何,不在乎,没有名份也跟定了他,愿意为他低头,即使,低到尘埃里去。

当年一见钟情,如今仍旧倾心,不过好像已经过了任意穿格子衣服的年纪了,眼角有了皱纹,发间添了银丝,身材也略显臃肿,穿起格子衣裙,心中常常忐忑不安,会不会被人揶揄为装嫩?会不会亵渎了她浪漫的情怀?直到有一天,看到一组老太太穿格子装的照片,既俏皮又端庄,既高贵又典雅。内心一阵颤动,原来格子是变幻万千的,不同的年龄能穿出不同的味道,演绎出不一样的风情。那么,让我们继续相依相偎吧。就像,你未娶,她未嫁,爱情轰轰烈烈地来了,挡都挡不住,那么,就爱吧!

癫痫病治疗方法是啥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出众昆明癫痫到哪里治好癫痫病发作时没有意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