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刻在瓜蒌上的记忆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微小说

像一朵瓜蒌花,飘过蓬蓬的夏天。因为每一场离别和相聚,她都开始于最热的夏季。

转眼间走过了多少春秋风雨,许多人和事都如同流水,无从捞起。而那些深藏内心的感动与微笑,永远就在那里。

清风一盅,并肩齐驱,饮一杯瞬间的露水,花开得比昨夜还要美丽。人生中走入记忆的人并不多,一旦把它酿成鲜暖的记忆,那便是最美的回忆。

我最怀念的时光,是下放农村的日子。那里有母亲的影子,我和四姐的苦乐悲喜。

午后的阳光,照在小院里,明媚而热烈。院内的树上,墙上爬满了大大小小的瓜蒌,她开着洁白,淡绿的小网状花,虽不鲜艳夺目,但仍不失娇嫩可人的花姿。

全家下放前,年少的我,没有见过瓜蒌,更没见过她开花。刚到村里的时候,看见一家家的院墙上爬满藤蔓,开着小花。就问他们;“这是什么花?”有人笑着告诉我;“那是瓜蒌,一种药材”。

瓜蒌,在当地也叫野葫芦。她的藤和丝瓜藤很相似,结的果实如苹果大小,成熟后是黄色的,可做药材。后翻阅字典上面讲:瓜蒌还名括楼、药瓜等,为多年生草质藤本全株供药用,有清肺化痰之功效。属葫芦科括楼属植物。

童年的记忆里,我们生产队大面积地种着当归,所以经常会看到有人来村里收购药材,他们顺便也收购瓜蒌,所以好多家都种起了瓜蒌,为的是能赚点盐钱吧。

我的母亲,下放不久也受了他们的影响,很快便在我家小院的树下,墙根边,种上一些瓜蒌,她也想为家里增加一些收入。

就这样,每年七月,花儿盛开,洁白的,淡绿色的花瓣,水盈盈、娇滴滴,像是一张张灿烂的笑脸。她们开在树间,开在墙边。一片片娇嫩、鲜润的花瓣,簇拥着许许多多正待开放的花蕊。要是有阵阵微风吹过,花就会轻轻地颤抖,散着自己淡淡的清香。

母亲是一贤妻良母,有空的是时候,不是打扫庭院,就是为她喜爱的瓜蒌花浇水。那瓜蒌在母亲的照料下,蹭蹭地生长着,就像是我和四姐,母亲的孩子,享受着母亲阳光般的温暖和照耀,并在不断地长高。

母亲一生很爱干净,经常把屋子收拾得整整齐齐,把我和四姐打扮得漂漂亮亮,再让我们高高兴兴地去上学。

对于瓜蒌,就在她们快长成藤蔓的时候,母亲就在她们根部,埋上一些竹节棍子,由她们向树上,墙上攀岩。等到瓜篓成熟的时候,母亲就摘下她们,能卖的就卖,不能卖的,就挂在小院的通风处,让她们风干,变成一只只可爱的小葫芦,供我和四姐收藏玩耍。

闲暇的时候,母亲会带着我和四姐,行走于村头弯弯的小路,路边有一棵弯脖子皂角树,结满了大大小小的皂角。等到皂角成熟的时候,我们就摘一些放在院里晒着,用在洗头和洗衣服。

有时,母亲也会拉着我俩的小手,开心地走在小河边,田野间,一抹抹蒲公英被我和四姐摘起,放到嘴边一吹,萦萦飞起飘落,我和四姐欢呼着,跳跃着,母亲在一旁呵呵的笑着。

到了星期六下午,母亲就会带着我和四姐,站在路旁的树下,等休礼拜天的父亲归来。站在树下,阳光在树的缝隙里,被打散成一支支精致的小花伞,送给我们清凉。风里的风好香,明媚得看不见远方;远方的路好长,悠远的看不到尽头。

我的四姐言语不多,可她就象一朵瓜蒌花,倔强而顽强。在农村的时候,农活大多靠的都是有力气的男人。可是那个阶段,父亲吃的是公家饭,三个姐姐和哥哥都在外地工作。而农襄阳市羊癫疯治疗最好的专科医院 村的家里,只有母亲四姐和我。母亲体弱,我年龄尚小,家里的一切,都是四姐在支撑。

一到夏收的时候,一片片的麦田,望不到尽头。村里的所有劳力,完全靠割麦挣工分,所以谁家割的麦子多,谁家工分就高,分到的粮食也就多。

四姐为了家里能够多分一些粮食,头顶着烈日拼命地割,不停地割,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她割麦的速度,赛过了村里的那些壮劳力。他们都为四姐直竖大拇指。还说是;“城里来的孩子,也很了不得,不能小瞧”。

那一次和四姐去挑水,到了井边,遇到了一个玩伴。我们三个人,便同时摇辘轳往上打水,当水桶快要上来的时候,那个玩伴说;“看你四姐挺有劲的,干脆我们两个松开手得了,她一个人也是可以的”。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们同时松手的瞬间,辘轳把返了回去,将四姐的眉头打得鲜血淋淋,我被吓得哇哇大哭,玩伴一看大事不好,拔起腿就溜了。

后来,回到家里,母亲为四姐找来毛辣按上(一种能止血的植物)。在这期间,四姐硬是一声没吭,她知道我害怕,就告诉母亲说,这事怪她自己不小心,与妹妹没关系。四姐的宽容和大度,成了我的榜样。

我的母亲,在下放农村后,经常胃痛,可从没误了干活。只要队上的铃声一响,母亲就跑去队里上工,收棉花,晒棉花,除草样样得干,回到家还得为我们姐妹做饭洗衣,母亲用自己赢弱的身体,伴着我们度过了快乐童年,走进了青春年华。

上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就发现母亲躺在小院里,旁边还有几滴血,我被吓得直哭,嘴里喊着;“妈!妈!你是怎么啦?你可别吓唬我呀!”。母亲终于在我的哭喊声中醒了,她笑着告诉我说;“孩子不怕,妈没事”。母亲还说她正在晒干柴,不知道头咋就晕了一下,可能是没睡好吧。母亲的坚韧顽强,也常让我感动不已

记忆的小河,继续在默默流淌着,母亲四姐的琐碎片段,轮换在脑海上演。那挥不去的过去,回不去的记忆。

房间灯下,母亲在纺线,做鞋,纺车在吱吱地响,纳鞋的线儿长长;母亲半夜起来为我和姐姐盖被,轻轻地脚步,温暖的双手。玉米地里,四姐在挖渠排水,脸蛋累得红扑扑的,水声哗哗地流淌;雨天里,母亲站在教室门前,手里拿着雨衣,草帽,自己的身上却被打湿了一大片;蓝天下,四姐弓着腰,在地里收棉花。那一束一束的棉花,在四姐的手中,变成了白云,向着天空飘呀飘呀!......

依稀还记得工作后那次生病,四姐你来到了我这里。我看见你心疼的面容,眼里的泪滴。你问我的病情,为我梳头换衣。我试着自己想下床做饭,你说先别着急,别着急,你的关心呵护,总让我充满幸福与甜蜜。

还有母亲生病后,那天去医院治疗,看着母亲瘦弱的身体,我们都很心疼。在在上楼梯的时候,我怕母亲累着,就跑过去搀扶母亲。没想到母亲说兰州最好治疗羊角风医院 ;“我还没到走不动路的时候,不用你扶。”,更没想到的是母亲这一去,时间不长就陷入了昏迷,没能再看我一眼,和我说一句话。想到母亲,我的回忆里便充满了疼痛。

突然,窗外的阳光射了进来,暖暖地照在我写作的桌前,拓不出素底的诗意,宛然落了一痕墨迹。少年恰是洇不开的那笔,分明却无端间湿了回忆一纸,留白之处,待谁添补?仿佛空白是为遗忘当初的颜色,抑或鲜亮,抑或苍浊……久了,淡了,远了,隐隐如游丝般,若即若离,唯有回忆暗涌,依然散香。

从流失年华里,逃出许多不抵时光苍老的人,来来往往,我亦遗忘了许多事。许多人,然而庆幸的是,无论我何时何处回首望去,亲人们一直在我身边,爱我关心我,相依相随,义无反顾,我也愿陪你们,走到天荒地老,走到不见来时路。

回忆里,我和四姐的童年,少年,青春长在一起,就像藤蔓上的一茎瓜蒌花,不分你我,幽幽开放。花香飘过那年的夏天,飘过一次次的别离,飘过路边的皂角树,飘过一回回的相聚。年年复初生如故,两棵树,如今开着异地的瓜蒌花,却一眼似照故人面。

我在想,假如有一天我想不起,我是否还可以在弯弯小路拾回,那个丢了回忆的我;假如有一天我想不起,是否我会,重又站在门前那棵白杨树下,等你们经过,等童年少年的小时光,再度路过我的心房。

很多年前,小小的我,是由挚爱的亲人,牵起小小的心,彼此一路走到现在。虽然母亲走了,可温暖的记忆尤存,爱的花朵开在了心上;还有顽强的四姐,这些年,她的爱一直在路上,从未停息。她给我关怀,给我鼓舞,给我帮助,让我微笑如初,所以我的心花,一直开得好灿烂。

真得好希望,隔墙就能听见你们的笑声,醒来就可以续谈昨天的话题。多少年之后,漫漫岁月,湮没所有的尘埃云烟,当偶然翻出儿时的日记,惊喜发现每一页都是一首歌曲,有着默默的心语:我们说好不分开,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就算与时间为敌,就算被全世界抛弃……

一次次的离别,一次次相聚。因为上次离开,为了重逢,我吉林那个医院专门医治癫痫病 往背包里装了一些细细碎碎的回忆,我是想将相逢时告诉你,那童年的小时光,时光里,有很多当初美好的记忆。

向洒满阳光的路上看去,忽而发现了路边的旮旯里,生长着一株挣扎着的瓜蒌,看上去已经有些蔫吧,却还在那儿痴迷的挣扎,爬山虎一般执着,她到底准备爬到那儿去呢?瓜蒌执着的追逐阳光,探头看着阳光中自己的倒影。瓜蒌抑或正与那一排白杨,絮叨着自己昨日的繁荣与茂盛?诉说着未来的花香与憧憬……

柿子一般青涩的童年少年,青春那里去寻?看今朝,却是另一番模样……

那株瓜蒌,还在伸长着脖子,继续努力地挣扎着。而留在记忆深处的经年,又是什么样子呢?

是对阳光的追求,对河水的眷恋;还是对生命的渴望,对张掖羊羔疯看好的医院 亲人的炽爱,以及对世界充满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