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千里家书·至家母(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哲理

母亲大人:

孩儿只身异乡一切尚好,南京现在秋意正浓,时暖时凉,栖霞山的红枫是我当前最大的期盼,总算可以圆了我的红枫梦。住所离长江极近,风也大,天气晴好时可到江边散步、吹风。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母亲在家亦要多保重。

儿行千里母担忧,初次只身离家到远方工作,尽管你嘴里、面上都表现得淡然自若,好似全然不在乎,我知道你是想得透彻的。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会想:来此人世,意义何在。

那个时候还在海南,记得有天晚上,半夜醒来,你坐在床里头的那一边,面无表情,额头边淤青了,还有血迹。

“妈妈,你怎么了?”我心疼地问道。

你只冷冷道:“被你爸爸打了的”。

那个时候我大概只有三四岁吧,本是孩童出于本真的关心,谁曾想最亲近的母亲竟突然对自己的态度如此冷淡,瞬间有些怕,内心不敢接近和本能地想要远离。

第二天早上,发现你们床上有一摊血,当时疑惑,难道这就是父亲对你犯下的?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甚至不敢去想象。

时隔多年,与那件事相关的诸多画面仍旧在脑海里涌现,尽管我当时年纪尚小。这么多年,我也从未问过你,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害怕去问,怕你还没能抽掉这段过往。

老实说,小时候对你的记忆大多停留在了木棍和地板上,常常都会挨打、跪地板,更甚时还跪碎瓦片。所以你上次说在我小时候没打过我,我立即哑言而笑,但随即又带着一丝心酸,心酸的是我实在难以想象,这么多年你只身飘零在外,到底历经多少风霜雨雪,被岁月偷走了多少记忆。

稍微犯点错,你打我;做题做不好,你打我;贪玩,你打我;有时候甚至没有缘由就打我。有一次和兄长在家看动画,不知怎的你就拿起板凳砸向我,其实这段记忆是在长大后,兄长无意间提起,才被唤醒。最严重的应该是把我眼睛打肿那次,带有淤青,但是事后你竟全然不知是你所为。

八岁那年,和父亲吵完架,你一气之下便离了家。我哭,没日没夜得哭,累了就歇会儿,想起了又继续哭。小时候,每次受委屈了都会想起你,倘若四周无人,想着想着便大哭起来。有时候,没有任何原因,双眼便泛起泪花,常常在夜深人静时,室友们都已熟睡,唯独我难以入眠,回忆便涌上眼角,泣不成声,也不敢作声,怕惊醒他人。

没有你在身边,即便在家,也从未有过家的感觉,因此我才不会有恋家情结吧,而常常自嘲道我是一个没有家的野孩子。

家,怎样才能算得上是一个家呢?

小时候,二婶常说:有母亲的家才算得上一个完整的家。也许就是这个道理,细细数来,二十年来,几乎都是寄人篱下,哪里有家?不过都是寄居在别人家。

父亲每周每月给我生活费、零花钱,这在他看来,便是尽到了他的责任和义务。他不懂怎样和一个孩子沟通,可这也不能怪他,他其实和人沟通起来是有困难的,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他只一味地把自认为最好的给我,没有想过我需不需要,愿不愿意接受。尽管,我真的很难接受,但我明白这是他表达爱的方式。

每次回家乡老宅,其实特别不自在,那些所谓的亲戚邻里,每次都要问起父母的事情,真不知她们是好奇还是真关心,可能只是不会聊天,只有找这个话题吧。也许,这也是我不想回家的原因之一。

仍然还在成都时,常常对你说今后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你淡然,这让我很安心。不能说是你不关心我,也不能说是你不需要我在身边,不过是你考虑得更周全、想得更通透,更为我着想,把自由全给了我,这让我很欣慰,为有一个如此深明大义的母亲而深感欣慰。

而今,始料未及我此番离乡如此匆匆,还没来得及道别,就已零落江南。

其实这并未在计划之中,找工作那段时间特别累,身体疲乏、心灵受创,算得上是一个低谷期了。恰逢你和父亲都坚决不再给我生活来源,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对,已经这么大,也没有理由再向家里伸手,是得自食其力,独挡一面了。刚辞了职,老板拖着工资不发,可以支配的现金甚少,每天面试的情况都不太理想。后来,慢慢找到技巧了,就一天面两三家公司,晚上回家继续总结。这样坚持了一周,现在所在的公司通知我面试通过了,需要到南京驻外是在面试时就已谈妥的,而我当时也没想太多。

南京,六朝古都,其实也是一座不错的城市,也好,换一座城市、换一种心情,只不过这座城市稍微有些远。

那段时间,很庆幸自己拥有交心的同学、朋友,她们在精神上鼓舞我,给我足以继续前进的动力;在经济上支援我,会主动把为数不多的财产借给我用;在困惑茫然的时候,还可以给我指出一条明路来,让我懂得人生切勿妄自菲薄。可我不解,不解为何每逢紧要关头,父母都总可以狠下心来,任由我自生自灭。

初中毕业,你为我选择了一所高中,因为违背了父亲想要送我去职高的意愿,所以一开始他便不支持;高中毕业,选填好了志愿,已经被录取了,我很不解,两人怎会为了一个户口的问题互不相让,而不管我的发展了,或者是说,你们都觉得学校并不怎样,读与不读并没有多大差别,最终以父亲的妥协而收场。而这一次,在我山穷水尽之时,你俩都没有再管。我不解为何每次总在这样的事情上出状况,我也不敢想,以后还会在什么事情上出现类似的情况。

或许,父亲是因为性格本来固执,精神也不太好;而你,那年在海南的那件事对你影响想必是极大的吧,我不敢去想,因为每每想起便是心酸,你眉间那道疤痕、你的健忘、你脸上开始起皱的皮肤,无一不是岁月的痕迹。母亲,你真的受苦了,这么多年一人在外,想必极为不易,其中冷暖必然只有自己心知。

此生庆幸有如此母亲,有如此可以谈心的母亲,有如此理解自己的母亲。

母亲,生日快乐,没有你便也就没有我,感谢你给了我生命,让我来此人世,尝遍其中酸甜苦辣,得以成长。

蘭亲笔

二零一七年十月

郑州癫痫大发作应该如何治疗癫痫病发作的原因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