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梦三十年(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QQ签名

有人曾很纳闷地问我:你业余时间究竟干什么?

我知道她的潜台词,因为我一不爱打牌,二不爱跳舞,三不爱串门,四不爱闲聊,反正几乎一切人员扎堆的活动,我似乎都不爱,更不随便参与。于是,在被脱口而出地拒绝之后,这类问题便往往被提了出来。

每每问起,我通常就是回人家一个微笑,说,什么也不干,睡觉、吃饭!一个“哈哈”过后,话题绕开,各行其是。

我不是敷衍,更不会故弄玄虚,只是觉得自己爱做的那点事实在不值一提。试想啊,看看书,写写字,练练笔,或者逛逛街,这算什么事啊,都是些只合一个人干的活。看书委实简单,只要认得字,有一份闲情,再加一点耐心,或坐或靠或躺,哪里都行。逛街则随兴致,若心情不佳或是恰逢喜事那都是要出去逛逛的,只是这活得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手里得有点闲钱。心情不佳时,疯狂购物烦恼顿消;遇到喜事时,就当是有了理由犒劳自己。练字则有些麻烦,用陈年水墨会臭,用水写布又难等,于是偶尔试试,并不持久。如此算下来,自己最爱的还是要首推练笔。虽名为练笔,却早已不用笔了;笔都不用,纸也就多余了。

说练笔,太术语了;说写文章,似乎又不够格;说玩文字,则还算靠谱。

我心里是装着一个文字梦的。

这文字梦其实是早就种下了的。

读初二的时候,我所在的那个很偏僻很落后的乡村中学,居然破天荒地举行了两次语文比赛活动,一次是毛笔字书法比赛,一次是作文比赛。不记得那究竟是年级比赛还是校级比赛,反正我运气都不错,书法比赛拿了个第四名,二等奖,作文比赛则拿了个第一名。我很是得意,要知道那时我连笔都拿不对,可居然拿了奖,字还被张贴出来供大家品评。不过也难免遗憾,为什么自己不能写得更漂亮点。而作文比赛后,在颁奖时,我有了点扬眉吐气的感觉。当班主任在班上发放奖品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他是先发第二名,再发第一名的。在发第二名的奖状、奖品时,班里那位成绩老是压我一头稳居第一的家伙接了奖状,就自己拿起一样奖品准备回座,不想中途却被老师叫回,说是拿错了。那一次第二名奖的是一个硬皮本,而第一名则是一本书,当老师叫我的名字时,我是毫不客气地从他手里接过那本书,而把那个硬皮本塞到他手里的。

大概是这样的机会实在不多,这样的记忆便弥足珍贵。

上高中后,学校有个文学社,会定期印发校刊。所谓校刊其实也只是文学社成员自己设计封面,自己编辑,自己抄写印刷,虽然简陋粗糙,但毕竟是学校才子才女们展示才情的地方,所以有点根基有点爱好的同学无不跃跃欲试。校文学社每年会在新生入学时吸纳一批新成员,方式主要是语文老师推荐名单,再由本人上交自己最满意的习作,记得我那时是交了一篇歌颂脚手架的托物寓意的散文。这事其实是有些波折的,因为开学不久,老师对我们都不怎么了解,看作文时老师会按作文质量的优劣分出档次,然后择优推荐。当他晚自习拿着我的作文找到我时,我有些糊涂,不懂老师何以总是反复问我,这作文是你写的?我心想,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于是傻傻地回,说,是啊是啊。当他终于不再狐疑的时候,便将我叫出教室,说我可以进校文学社,说文学社经常会组织一些活动,进去了可以培养自己的文学爱好,提高写作水平。能有这样的机会,懵懵懂懂的我自然高兴。

但这一决定几乎注定了我的学习命运。到高二时学校很多同学都知道校文学社有个小鲁迅,文风犀利辛辣,爱捅娄子。班上一些死党不知何故也总是给我唱赞歌,慢慢地我偏离了学习的轨道,不少科目亮起红灯。等到高三时,我简直走火入魔了,根本听不进好友的劝告。当别人沉入练题当中,我却定期跑到书店熟人那里借书读,一本本地看。看泰戈尔,看巴金,看鲁迅,自然也看琼瑶和三毛。自习课看,自由活动时看;学校操场看,躲进学校后山看。到后来,我的成绩越来越惨不忍睹;最后,我连参加高考的勇气都没有了。那时高考要先预选,我连预选都没过,就黯然回了家。

回家后,我才发现现实的残酷,我成了村里的笑话。大家原以为这村里唯一的女高中生会有点出息,没想到最后也什么都没捞到就回了家。偏偏这家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说话还满带书呆子气息;偏偏这家伙还清高,不喜欢与村里那些早就没念书的年轻人交往;再说村子本来也不大,所以高中毕业后的两年里,我陷入了孤独绝望之中。我看不到自己的前途,找不到努力的方向,我把这些苦闷心情写进了日记,藏在了书桌里。

家门口有一所小学,小学有一位年轻的老师,师范毕业,多才多艺,教学也好,口碑甚佳。毕竟都是同龄人,又挨得近,很自然地就熟络了。我有段时间,几乎把他当做自己的至交了,因为那时似乎只有他才能理解我的困境,才能给我指出一条可行之道来。我的练字,我的练笔,我都会很羞涩地给他看,没有什么目的,就是那么做了。或许这时的我急需要认同,也或许还有其他的一些不好直言的想法,反正那时这成了我的精神支柱,我不再那么苦闷忧伤了。他似乎也很欣赏我的文笔,给我信心,说我可以试着向报社投稿,说自己的一个同乡文笔还不如我,但已经是报社记者。这无疑大大增进了我的自信,以致多年来,我一直将这位同龄人视为自己的贵人,没有他,我大概走不出那段低谷。

后来重新踏上求学之路,等到毕业参加工作后,走过不少学校,几乎每隔几年便会换一所学校,婚前是,婚后也是。我经常自嘲说自己是个喜新厌旧的人,不管在哪,不出三年即想跳出,美其名曰人挪活。不过,虽然呆的时间都不甚长,但每走过一处,都会被人称作才女。不管出于何因,这个称呼我喜欢,看做大家对我最好的褒奖。我其实也很纳闷,我不过就爱划拉几个字、课上得还行而已。我不是个爱显摆的人,一向低调,自己写的东西一般也秘不示人,除了一两位自己亲近的人。我想呢,大概是第一个教师节为某位挨打的老师写了篇声讨之文吧,大概是参加市教师基本功比赛获奖吧,大概是数次参加任聘考试一路绿灯吧,大概是为学校庆典写发言稿训练学生登台合诵吧,大概是参加教学能手大赛限时作文被当做范文公开宣读吧,大概是各种公开课我的不俗表现吧,嗯,总有原因,应该是吧。

我是一直是朝着做一位好老师的路子走下来的,走过那么多学校,这个目的似乎也达到了。大家提起我来都会说,那是个好老师,教书有一套,每次听了,难免也很有成就感。可随着课改的深入,我慢慢发现作为语文老师,我们似乎忽视了什么。我们每周都会为学生批改作文,为学生指出不足、提出建议,但自己却很少写作。那么多年来,我们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几乎没人会认为教师必须要自己能写,才能指导。毕竟读过教过那么多文章,指导一下学生写作确乎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如果我们随便去问问,就会知道,自己几乎不写文章的语文老师其实比比皆是。至于评职称写论文,那是一种学术创作,是颇带有些被逼无奈的,与自主自发的文学创作是不相同的。

我们要求学生做到的,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先去试试呢?不是提倡教师写下水作文吗?于是近年来我想一改往日做法,也抽空写写练笔,觉得这样指导起作文来应该会更有针对性,也更高效。开始时,我一般写在日记本上,并将内容分成三大类:心情日记、观察笔记、或是读书札记。断断续续坚持下来,倒也很快就写满了一本,看着自己那些文字,心里会有些小小的感慨,于是继续坚持。

2013年情况发生了逆转,学校要求每个人提供自己的Q号,方便信息发布、相互沟通。我便临时学着注册了一个,又通过随机查找加了一些陌生的好友,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素材库。偶尔也写点闲情文字,不论长短,多少全凭心情,也算是为自己找到一个心灵港湾。

也许是看得多了,也许是三言两语的空间小语,我已不满足了,于是从2014年起,我也试着写整篇。没想到才开始试写,空间里就有好友开始注意我,为我留言,尽管不多,但还是给了我鼓舞。更让我惊喜的是,好友里边竟然有不少人写原创文字,而且写得很好。于是我一边阅读他们的文章,一边也自己敲敲打打,积至今日,竟也有近百篇了。

不过我写文字,全看心情。心情好时很少写,心情不佳无处发泄时,便会躲到QQ空间里来自言自语。有人说我愤世嫉俗、思想狭隘、固执己见,怕就是受了此类文的影响而产生的错觉。

仅仅是在自己空间里写写说说,毕竟有关起门来自言自语的味道,恐时间长了,要生出些霉味来。于是顺着友人的足迹去看中国文字缘,看散文网,后来才到了江山文学网。因为觉得江山网的文章颇接地气,文风朴实,甚少搞怪或玄幻,也极少浮艳空虚的文字,很合自己胃口,于是决定留下来,边看边学边练习。

说实在的,越是写,越发现自己的不足,但奇怪的是,反而更自信。

我的文字梦,一梦成痴,一梦三十年。

梦起,梦断,梦落,继续做梦!

武汉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郑州市专治羊癫疯症的医院有哪些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原因主要有哪些呢癫痫病大发作急救措施都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