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妈妈,您就是天边那颗最明亮的星星(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民间文学

多少年了,妈妈,我还是不愿意相信您已经离开了我们。

故乡的田野分明还留着你和我为做清明糍而奔走在田塍上摘艾叶的身影;

河东菊香街十号院北屋的梳妆台上分明还摆着你才纳了一半仍留着你的体温和指印的千层底;

院中水塘边的篱笆墙上还摇曳着你栽种的长豆角,塘边的畲地上还盛开着你栽种的南瓜花……

那在屋山头的柚子树下叽叽嘎嘎觅食的小鸡小鸭也还围着你闹,伸颈翘盼那从指间筛下的金黄的玉米粒……

妈妈,你没有走,你是到隔壁的曹奶家聊天去了,你是进山帮舅母插秧田去了……

妈妈,我真对不起你,在你年近七旬时,我还背井离乡跑到沿海的城市来闯荡,我忘了那句“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可你对我是多么理解,又多么宽容。你说:“女儿,去吧,只要你觉得好,就去吧!”其实,你是多么舍不得我走。 起程那天,你送我到车站,车子发动时,任我怎么说,你也不肯回去,车子开出好远,我回眸,你还站在路边朝我挥手。没想到,妈妈,你站在路边的孤零零的身影和那依依不舍的挥手竟成了我脑海中永远的定格。

两年后,我就接到大哥突然打来的说你重病住院的电话,那时我就有预感:妈妈这次也许不再那么幸运能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了。所以我哽咽着对大哥说:“你叫妈妈等着我,我今天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明天就赶回去!”赶回家时,你已处于弥留之际,在特护病房不吃不喝整整躺了13天!也许是心灵的感应——你冥冥中听到了女儿打电话时说的那一番话,也许是上帝的旨意,也许是你生命的执著,你要见女儿最后一次,让女儿我最后一次聆听母亲您慈爱的声音。可是,妈妈,由于舟车劳顿,我太疲倦了,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坐在你床边,没陪你说上几句话,我就瞌睡过去。看到我的头鸡啄米似地点,你便叫着我的乳名心疼的说:“秀秀,你很困了,睡吧,睡吧,我们还有时间,留些话到明天再慢慢讲。”我以为我们母女真的还有时间来慢慢讲,便到你对面的床上躺下了。可谁能料到,妈妈,待我第二天醒过来时,你已进入深度昏迷之中,任我怎么喊,你也醒不过来,任医生如何抢救,你的魂灵也招唤不回。你头天晚上跟我说的那句话,竟成了留给我的最后的话语!

妈妈,我多么痛悔,要是那天晚上我强打精神,坚决挺住,就能陪你多聊会儿天,让你说完你最想说的话,我也能多些聆听您的声音。我们已整整两年未见面了啊!

现在,我终于相信你是离我们而去了——妈妈:去年回乡,我没有看到你站在屋檐下朝我挥手的身影,没有人再跟我说:“秀秀,我们到近郊的田野采青艾去。”今年回乡,也没有人跟我说:“秀秀,我们到近郊的田野采青艾去。”那曾经缀满豆角、丝瓜的篱笆墙已芳草萋萋,那鱼塘边的畲地上也不再有举着金色喇叭的南瓜花,柚子树下也不再有刚出壳的毛茸茸的小鸡……

妈妈,你是真的离我们而去了,你的小屋建在城郊的青松坡上。那是一个多么冷寂的地方啊,我多么不愿意你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那里。

妈妈,尽管我自己也是一个妈妈,尽管你已走了那么多年,可我还是不能适应没有你的家,我每次从异乡回到故里,回到家,总是习惯性的往你曾经住过的房间跑,可那已成为冷冰冰、乱糟糟的杂物房;我每次从异乡回到故里,也总忘不了往你曾经侍弄得像个花园的菜园跑,可如今,一到春天就蜂飞蝶舞、桃花红梨花白的充满勃勃生机的景象已荡然无存,那里面更没有我熟悉的辛勤劳作的妈妈的身影!

妈妈,你走得何其匆忙,我连你的寿衣也未准备好,殡葬师一说下葬时辰到你就被抬出了家门,就穿着平常穿的旧衣衫。我记得,你还在世时,有一天我跟你去逛商场,在一个专卖各种布料的柜台前,你分别看中了一白一蓝两种全棉布料,还语重心长并充满期待地跟我提到我们家族的习俗,说父母双亲将来用的寿衣是由嫁出去的女儿在父母生前准备的。可我当时自以为是,总觉得这似乎不是一件吉利的事,所以并没把你的话放在心里,更没付诸行动。妈妈,这个遗憾,女儿我永远也不能弥补了,女儿只能每到清明时遥寄对你的深情和委托哥妹们在你的坟前多烧一些纸钱了。

有人说,把去世的亲人想象成一颗星辰就能寄托哀思,就像看到其本人一样——妈妈,就让我把您想象成天边那颗最明亮的星星吧,无论我走到哪里,也无论我生存在哪个角落,都能看见您熟悉的身影。

石家庄医治癫痫病的医院怎样选?昆明重点癫痫病医院癫痫病需要多少钱能治好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里作用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