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侄儿老磊(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民间文学

和往常一样,老磊又坐在门口的小木凳子上,伏着身子剥豆子,豆子放在簸箕里,是老磊妈刚从地里摘回来的,豆荚已经很干了,用手一剥,就有豆子蹦到了簸箕外面,老磊赶紧起身捡回来,又继续剥着。

一只花猫突然从老磊身后的窗台上跳下来,摆着尾巴朝老磊喵喵地叫了几声,便又跑到南墙根的树下,一跃跳上了南墙。墙根下放着几个废弃的石头磙子,还有隔壁家的播种机、旋耕机这些农忙才用到的农具。

老磊是的我的远方侄儿,年龄不大,但大家都叫他老磊。他患有小儿麻痹,是后天得的,走路不怎么利索。走起路来两条腿像剪刀一样,摇摇摆摆的,看着就要摔倒了,但是从来没摔倒过。老磊小学没上几天就回家了,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也不怎么说话,见人总是微微一笑,你不问他,他都不会吭声,只是嘻嘻对着你笑,就离去。

老磊家就在出了我家后门的不远的地方。我在家的时候,时常会看见老磊一个人坐在门口的小木凳上,痴痴地看着巷道里来往的每一个人。有时夜已经很深了,老磊还坐在门口。此时,巷道里乌黑,只有老磊家的灯光还亮着,一束光亮从半开的大门缝里照在巷道上,没有一丝动静。

老磊睡得很晚,但是他又起得很早。每天早上,他家里肯定老磊第一个起床。起床后,先去后院羊圈给羊扔两把草,才开始打扫卫生。从后院到前院,再到大门门前。老磊扫地是左一下,右一下的,腿晃到那,笤帚扫到那,从大门口一直扫到南墙根的垃圾堆上,垃圾会定时被村里安排的专人清理走。

除此之外,老磊偶尔还下地干活,但是,只是在玉米地里拔草这样的伙计,像给玉米施肥这样的活老磊是干不了,家人也不放心他干。但是老磊总是积极的抢着干,但最后他都是圪蹴在地畔子上拔草,老磊却干的不亦乐乎。老磊把拔的草一堆又一堆的放在地坎上,然后抱上地头放着的电动三轮车上,拉回去喂羊。老磊家养了两只羊和一只黄狗,大多数时间老磊都是和它们在一起,那似乎是老磊最大的乐趣。

老磊婆说,老磊喜欢偷吃,经常趁她串门的时候,在她房间的柜子里找好吃的,每及说到此的时候,老磊就扭着头极力地辩解,说:“没有,没有,我是找其他东西”。老磊婆,便嘿嘿一笑。老磊就气势汹汹的转身离去,老磊去了后院。就站在羊圈边看着两只羊,黄狗在一旁汪汪汪地叫着,用力的摇着尾巴往前扑,但是它被铁链子牢牢的拴在窗门的钢筋上,始终也挣不脱,只能老实地蹲在那里,嘴里哈赤哈赤的伸着舌头,看着老磊,尾巴不停地摇着。老磊转身子从屋檐下的笼里抓了一把草,扔在两只中间羊,又跑到厨房拿了一个白馍,掰成一小块一小块扔在黄狗前面的铝脸盆里,黄狗欢快地叼着馍钻到窝里去了,老磊则拿着铁锨去铲黑狗拉在台阶上的屎。

老磊跟人交流不多,村里最喜欢和老磊开玩笑的老梁叔。他家距离老磊家不远,出门进门会经常看见老磊。当他每次路过老磊门口的时候,总是大声喊,老磊,吃了么?老磊有时嘻嘻一笑,不说话。有时,蹦出两个字,吃了。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嘻嘻一笑。

老梁叔也非常喜欢老磊,每次下地回来总会给老磊带一个香瓜或者几个杏,别的孩子他是不给的。老磊也很喜欢和老梁叔玩,饭后,老梁叔走到老磊跟前,拉着老磊的两个胳膊,说,咱俩摔跤,老磊笑着,两条腿像跳华尔兹一样摆着,脸上却笑得很灿烂,这是老磊最愉快的时候。

十月份的一天,我看见老磊在他门口的台阶上坐着,就转身拿了几个从印度带回来的芒果干给老磊。老磊看我过来了,就急忙走进屋子拿了一个小凳子给我,又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笑嘻嘻地看着我,把板凳递给我,老磊接过芒果干,转身又坐在门口的木墩上,他先看看手里的芒果干,就使劲往开撕,一边撕,一边看着我。这时候,老梁叔推着车子从村西头走到老磊家门口,停下来,故意朝着老磊大喊,老磊,你拿的啥么?你都么看那是啥么?就往嘴里吃里。

老磊抬起头笑嘻嘻的看着老梁叔,但手没停,我看老磊撕的很费劲,就走过去拿过来一个给老磊撕开。老磊先是一惊,还以为我又要要回芒果干,就死抓着不放,我说,我给你撕开,老磊就笑嘻嘻的放开了。

老磊一把把芒果干放在嘴里,使劲的嚼着,芒果干太大了,把老磊的嘴撑得鼓鼓的,但是,老磊还是在使劲的嚼着,口水已经沿着嘴角留了出来。我说,老磊,你咋一口吃那么多呢?老磊头也没抬,斜眼看了我一下,笑了。

一晃一年过去了,当我再次回家的时候,听老梁叔说,老磊病病情加重了,会突然捡个砖头去砸人。我再想,老磊或许是有啥说不出的怨恨,或者是对自己人生的无奈与愤恨。但是,我觉得,老磊的心里是明白的,只是没有能懂他,没人与他交流,我们也不该在生活中去冷落他。

突然,我想到了贾平凹的《古炉》里的狗尿苔的形象,他会不会就是老磊呢?

陕西什么医院治癫痫最权威癫痫病吃什么药对身体好河北癫痫治疗首选医院武汉有好的癫痫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