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那个度日如年的初夏(味道征文·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伦理小说

高考一模之前,女儿一切都是正常的,每天摸黑起床悄悄地洗漱完,带上简单的早餐,由她妈妈开车送,或者自己乘坐近一个小时的公交去上学。学校在北四环以外快接近五环的地方,是女儿中考时自己选择的一所重点中学,除过离家比较远点之外,学校还是不错的。

距离高考越来越近,女儿的话越来越少,可能她的压力比较大,不想多说话吧,除此之外,看不出她有什么变化。说实话,一进入那个敏感的学期,我们与孩子之间的交流也变得少了,如果话题非得扯上高考,也尽量言简意赅。按我个人的意愿,安安全全度过这个“高危期”,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一模的成绩出来之后,女儿考得不是太理想,与她平时的成绩有一些差距。女儿的成绩有时候会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令人难以捉摸。但高二以后,本属她弱项的数学倒稳稳地保持着偏高的成绩,她开了窍似的,莫名地对数学有了很大的兴趣;而一直是她强项的英语倒十分勉强地维持着居中的位置。很难想像,女儿看到这个一模成绩单时,心里是怎么想的,更为难的是,在一模之前的一次海淀区摸底考试中,女儿的成绩冲到了班上的前几名,我想这时候的过山车绝不是女儿想要的刺激。我坚信,高考前后,很多考生和家长的心脆弱得像糖稀做的玻璃,一碰就碎。不是谁想这般脆弱,是身不由己。得到消息后,我怕女儿心理压力过重,忍住沮丧,给她发了个短信,安慰她没关系,这又不是正式高考,不要看得太重。事情远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到晚上上完自习回家,女儿直接把自己关进屋里,一个人哭得黑天昏地。女儿其实是个内心简单的孩子,我以为是她考得不理想,心里难过借此发泄而已,因为以前这样的事也发生过,哭过,也就罢了。可这次是临近高考的一模,不能掉以轻心。从孩子那儿得不到消息,便问妻子,才知女儿在学校已经哭了一天,中午饭都没吃。原因不仅仅是一模考得不理想,更重要的是班主任老师说这样的成绩排名按往年的经验,也只能够着三本线,使女儿如跌万丈深渊。老师也是心里着急,说了些别的话,语气上有些硬吧,我绝对相信这个时期的班主任都有一颗慈母之心,应该不会说太过头的话来刺激孩子。可女儿的性格从小就潜藏着一份敏感,而且她争强好胜。女儿把老师的那句话当成了晴天霹雳。她受不了。妻子在接女儿回家的路上,问出事情的真相,开导她别把老师的话往心里去,老师也是为她们好。没想到这种劝说适得其反,女儿认为她妈是为老师开脱,而罔顾她的感受,越发生气,也懒得跟她妈再作交流,只是一个人委屈万分地哭着。

妻子也置气不与我交流。我心里更不踏实,真不知怎样才能与女儿扯起这个话题,把她心里的结解开。我坐立不安,熬到晚上十一点多,女儿一整天都没进食,还撑着在她的屋子里复习。要是往日,我看不下去了,想着得劝她吃点东西,这样下去怎么行。于是,我装作轻松地揽住女儿的肩膀,像她小时候那样逗她开口。可女儿不吃这一套,她早不吃这一套了。我没别的招数,都已经死乞白赖了,女儿终于忍不住,又大哭起来。边哭边说,爸爸,我不想上学了!让我休学吧!这句话在我的头脑里爆炸了。愣了好一阵,我才强忍着怒气对女儿说,这十二年都熬了过来,就剩最后一月,再坚持一下吧。女儿抬起泪眼看了一下我,绝望地摇着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且全身发抖,拳头攥得过紧,胳膊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我看到了女儿眼神里的绝望,那一刻,我害怕了,头皮发麻,不知怎么办才好。

我怎么劝都无济于事,女儿的哭惨烈得如同世界末日,说实话,那一刻我心里有了恐惧感。这节骨眼上,我只求千万别让女儿出啥岔子,她的一生还长,不能因为一次考试就叫她的人生有裂变。女儿与考学,孰轻孰重,显而易见。我决定同意女儿不去上学的想法。妻子却嫌我太草率,她总认为女儿应该有承压能力。可当时的情况几近失控,我这个决定或者不明智,但我这时候只是一个父亲,我不想女儿有任何意外发生。女儿似乎有点出乎意料,待情绪稍稍有了些好转,她抽噎着对我说:爸爸,我不想去学校,但我一定要参加高考!

我知道,内心要强的女儿不会放弃的,她是过于敏感,心里压力太大所致。有了她这句话,我心里还是踏实了一些,拉过她的手说,没事,女儿,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多少人没有参加过高考,不照样生活得很好,爸爸就是其中一个。

那天晚上,我陪着女儿说了一个多小时的话,这在近几年是少有的。刚开始也没话说,为打破那个阴影,我把话题转到女儿小时候的一些趣事上。说着说着,女儿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我趁机转弯,劝她得吃些东西,不然半夜会饿醒的。女儿点点头,算是默许了。可是,她也只是简单地吃了几口。不能太强求女儿能像平时那样,只要她表面上能过了这个坎,心里的结肯定是一时半会解不开的。

终于,女儿在我的劝说下,上床休息了。那一夜,我却怎么也睡不着。

接下来的事情比我想像的要麻烦很多。既然答应了女儿不去学校,可得给学校有个说法,又不能怪罪班主任,只能不停地请假。临近高考,女儿的学校对毕业班的管制更加严厉,连晚上都开设了各种班,由任课老师轮流帮助学生们解惑。这种时候的请假就变得非常不明智而且非常可笑。妻子为给女儿请假找了各种借口,这借口无非也就是一个“病”字,是各种病。当然,也不完全是造假,女儿心理压力一大,头疼和胃痛的毛病一直就有。只是,我们都不拿那些小毛病当事。或者班主任已经洞察女儿并非真有各种病,而是一种软弱的逃避吧。班主任也心生焦虑,女儿这样不愿上学的孩子在他们班上也不是一两个,却不能开了这个头,那会影响更多学生的。班主任自然是不准假,并且声色俱厉:耽搁了高考,后果自负。

妻子在班主任那儿碰钉子后向我讨主意。我能有什么主意?比起高考,我还是更心疼女儿,女儿若是出了什么问题,高考又有什么用?当时,我有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被取消高考资格,待女儿心绪平静下来,回炉复读,来年再考。只要孩子没事。

也只能这样了。我把想法告诉妻子,妻子几乎先于女儿崩溃了。我们回到家强作笑颜,绝口不提高考的事,连个“考”字都不提。我注意观察了,女儿也是小心翼翼,一日既往地复习着功课。但是,我发现她是茫然的,不知从何处着手,一会儿背英语,一会儿又演算数学题,有点无所适从,可一模给她带来的恐惧已经淡了许多。有天晚上,我还发现她有了笑容,我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后来才得知,是她的那些同班好友不断来短信,说是特别想念她,问她何时去学校上课,他们要以壮烈的气慨走向那个谁也改变不了的考场,来终结他们十二年的求学生涯。

从学校传递来的各种消息,使女儿在家待不住了,眼看二模临近,她像思考了很久,终于做出决定,要去学校上课。女儿主动提出,我当然支持了,嘱妻子送女儿去学校。原想老师又会说些什么,没想到,老师并没为难我们,也没有对女儿缺课提出批评,从头到尾,根本就没取消高考资格这一说。我悬着的心总算搁回肚子里。一切没我想像的那么坏。

二模考后,成绩与一模不差上下,女儿依然提不起精神。我从她的表情上看到了失落。那个时候,成绩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女儿不要被这种成绩打败,心理一旦有了阴影,就不好办了。但对女儿主动参加二模,积极向高考迈进,还是得严重鼓励的。我回到家总是笑呵呵的,与女儿扯来扯去,她再没兴趣的话题,我也试图陶醉其中,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在女儿跟前,我居然没那么多悲观情绪,反而把生活想像得美好极了。可是,不这样,我又怎能让女儿感觉生活其实不仅仅只有高考,还有其他更多的美好呢。

2012年的那个初夏,我是数着时间过完每一天的。简直是度日如年。相信许多家长都有过这种感受。

二模之后,妻子又给女儿请几天假,到最后,班主任的短信询问都变成一种常态的无奈,问的是,孩子今天还来吗?看来,高考前的这段时间,老师们所承受的压力也不亚于正待奔赴考场的孩子们。回家待了几天,女儿情绪看上去已经平稳了,她自己还去学校领了考号,填报志愿时也非常激动地与我们商量来商量去,对于我们的意见,她也平心静气地接受。紧接着看考场,规划去考场的路线,连应对堵车转地铁的方案都制定了出来,一切似乎都正常运行了起来。按我当时的想法,只要正常去考,至于成绩怎么样,真的都不重要了。

可喜的是,女儿高考时发挥正常,虽然经历了高考前的变故和煎熬,顶着莫大的压力,但还是考出了她的真水平。最后,女儿顺利地进入她希望的大学。

湖北什么医院治癫痫石家庄市专业的儿童癫痫医院是哪家?儿童癫痫的早期症状的特点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