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评弹历史司马迁其人其事3烽烟不断名将受冤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伦理小说

今日头条 王俊杰猛

司马迁其人其事——烽烟不断,名将受冤

在司马迁专心著述的几年里,汉武帝也没有消停,他在无休无止地对匈作战之余,还把战火烧到了大宛、南越等地。对于匈奴、南越等民族的争战,官方历来都是冠以“抗击外族,安定边疆”的堂皇借口——汉匈之战是汉武帝最引以为豪的“丰功伟绩”,后世也多为此而颂扬他的“雄材大略”。但站在“人民利益”的立场,甚至站在刘氏天下长治久安的立场来看,汉武数十年来无休止的对匈作战实在是有害而无益。

从《史记》和《汉书》的论述可知,所谓匈奴原本就是中/华民族的一枝。

在夏启建夏之前的三皇五帝时期,中/国是不分什么民族主义的,各个民族在臣服于华夏共主的名义下,各自定居自己的民族发源地,实行民族自治。

到了夏商周三代,开始出现“华夷之分”的大汉族沙文主义,三代的贵族功臣被分封在中原丰腴之地,各个少数民族封于周边蛮荒地区,虽然在政/治文化上已经开始对其排斥和歧视,但尚没有将他们视为异己而加以敌对。

进入春秋战国时期,由于战乱频仍,周边少数民族一方面逐渐轻视中/央政/府的威信,一方面由于“逐水草而居”的艰苦条件,于是开始躁动,不断地趁虚而入,劫掠中原各国,曾灭亡西周、卫国等国,并长期侵伐秦、赵、燕等毗邻国家,华夷世仇就此产生了。位居西北地区实力最强的几个少数民族也逐渐加强联盟,被统称为“匈奴”。

到了秦帝国,秦始皇凭借一统天下的实力和锐气,连续重创匈奴,形成了“胡人不敢南下以牧马”的空前威势。

然而匈奴的力量仍是不可小视,于是秦修建了绵延边疆的万里长城,以防御匈奴的袭击。但好景不长,转眼就到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多年战乱时期,匈奴趁着中/国乱成一锅粥的大好良机,乘势而起,又联合成为一支强大的力量,并在西汉建国之初,大败汉高祖刘邦。要不是陈平设计离间匈奴的单于和王后,并让刘邦乔装女人伺机出逃,“白登山之围”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实在难以预料。

受到如此惊吓的刘邦不敢再轻言争战,于是从他那一代开始一直到汉武帝早期,一直奉行“以和为贵”的政策。

可惜汉武帝刘彻羽翼丰满后,一反祖父几代爱好和平的性格和富国安民的方针,听信妄图“挑衅求功”的大行令刘恢的建议,私下撕毁和约,策划了“马邑之谋”——诱骗匈奴到马邑劫掠,埋伏重兵歼灭之。虽然匈奴单于及时得知情报而没有中计,但已对汉朝这一背盟行为勃然大怒,立即展开报复行动,连续侵犯汉朝边境,自此中/国陷入了兵连祸结的“汉匈战争”。

在这场历时数十年的民族内战中,双方各有胜负,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而死要面子的汉武为了一扫心中恶气,不惜劳民伤财,不断主动出击,不仅把“文景之治”留下的富足家底败光,而且搞得疮痍遍地、民不聊生。虽然汉朝在卫青、霍去病等人的率领下,曾痛击匈奴,取得了所谓的“战略性”胜利,但并没有彻底消灭匈奴、解除兵患。最后直到汉昭帝、汉怎样可以治癫痫病宣帝时期,重新采用和亲的手段,表现出和平的诚意,才算真正解决了匈奴问题。

对此,唐高祖李渊曾对刘彻表示了强烈的鄙视:“汉武穷兵黩武,劳民伤财,不曾扫平匈奴。今我儿(指李世民)能战能和,仅数年就安抚了突厥——汉武真无能之君也!”

对匈战争已是如此,对大宛——西域一个山城小国,“户六万,军六万,民三十万;善以葡萄制酒,产良马”——的侵略就更加荒唐了。在汉匈战争期间,汉武听说大宛国有日行千里的“汗血宝马”,不禁大为艳慕,于是就派使者带着千金和金马前往求马。大宛国一向视汗血宝马为镇国之宝,担心路途遥远,宝马不易到达而不愿交换。可汉朝使者自恃强大,非常傲慢强横,见事不谐便即出言不逊,辱骂宛王,于是激怒了对方受辱而归。

同样喜欢恃强凌弱汉武大帝不设身处地地想想对方“君受臣辱”的感受,反而听信使者的添油加醋之言,便大动肝火,决定出兵“教训教训”大宛,顺带抢夺宝马,于是就发动了历时数年、先后出兵数十万、耗费粮饷无数的“汉宛之战”。最终以泱泱大汉的胜利而告终,大宛贵族杀死国君,献马求和。

立下这场“汗马功劳”的将领就是贰师将军李广利——汉武帝的大舅哥,汉武正是因为正在宠幸李广利的湖北省有什么医院看羊羔疯妹妹李夫人而对他倍加信用。这是汉武的一贯作风:凡是热恋中的女人,其亲戚故旧无不重用,鸡犬家奴无不升天。“金屋藏娇”时宠幸大长公主刘嫖;恋上卫子夫时重用卫青、霍去病,甚至卫子夫姐姐的老公和情夫都能出将入相;宠幸李夫人时便又轮上李广利的“天赉大福”了。

汉武帝固然是个情种,但可惜用情不专,属于典型的喜新厌旧型。

每当他移情别恋于新欢时,便会把旧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拔不快;不仅爱弛宠衰的女人们自身难保,而且还要殃及池鱼。卫青是接连被贬,惶惶而终;李广利则是被诬谋逆,客死他乡。

当然,在李夫人生前李广利还是当朝红人,否则,不可能派他去打这场稳操胜券的“夺马大战”,更不可能在他用兵失误时不加罪责,而是诿过、迁怒于他人。李陵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而李陵之祸居然辗转殃及司马迁,使他遭受到了一生中最大的冤屈和耻辱。

李陵,字少卿,是大名鼎鼎的“飞将军”李广的孙子。

李广在一次汉匈奴大战中,由于汉武帝觉得他运气不好,便密令卫青把李广调开,而正想帮助好朋友公孙敖立功的卫大将军正中下怀,就指使李广绕远道迂回前进。结果李广不但没有立下丝毫战功,而且因为迷路而耽误了汇合日期。按照当时的军法,这是很大的罪责,卫青便派人逼迫李广报告并听审。

六十多岁的李广觉得自己被大将军“阴”了一把,非常愤懑,宁肯自我了断也不愿受刀笔吏的侮辱,于是就把罪过全部揽在自己身上,挥刀自刎了。李广的死可能合了汉武帝和某些大臣的心愿,但汉朝的士兵和百姓却都悲愤不已,就连匈奴的将军们也都为他感到惋惜和悲痛。

李广有三个儿子,分别名为李当户、李椒和李敢。

李当户和李椒都英年早逝,死在了父亲之前。李敢则是自幼从军,骁勇善战,屡立战功,官至郎中令,爵封关内侯。当父亲含冤而死后,李敢非常伤心愤怒,对卫青怀恨在心,并在一次打猎时报复打伤了卫青。

为人厚道的卫青自知理亏而没有计较,但他气量狭隘且嚣张跋扈的外甥霍去病却对此耿耿于怀,于是趁一次打猎时射死了李敢,向汉武谎称是李敢是被野鹿撞死的。心存偏袒的汉武帝对此睁只眼闭只眼,马虎了事。

李陵是李当户的遗腹子,他继承了祖父和叔父的做人风格和武学天分,也是善于骑射、骁勇善战、爱兵如子、谦和守信。他少年时曾担任侍中建章监,由于名声很好,受到了汉武的关注。

汉武召见李陵,觉得他很有祖父李广的风范,于是就派他带领八百骑兵,深入匈奴领地两千多里去查探军情。李陵返回之后,被提升为骑都尉,奉命率领五千勇士,训练骑射以备对匈作战。

这时,大将军卫青已经因为妹妹的失宠而倍遭倾轧,郁郁而终;骠骑将军霍去病也因心胸狭隘、杀戮过重而早早夭亡。这一时期,宫中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是李夫人,而朝中封侯拜将、权势滔天的则是李夫人的哥哥贰师将军李广利。

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李广利在侵略大宛之后,又奉命征讨匈奴,准备在天山攻击匈奴右贤王。

汉武想让李陵负责辎重运转,但勇猛善战的李陵却不愿意一直干练兵、运输之类的“后勤”工作,而想深入前线与敌人正面作战。但连年征战的汉朝这时已经是外强中干,被李广利带走了三万骑兵之后,国中已经没有过多的后续马匹和骑兵了。李陵为此出谋划策,提出率领自己训练的五千步卒勇士,从兰干山南出奇兵袭击单于的王庭,使匈奴不能集中兵力攻击正面的李广利,以确保正面战场的胜利。

汉武帝认为此计大妙,非常赞许,就同意了李陵的建议,并安排强弩将军路博德接应救援,贰师将军居中策应。

于是,李陵率领步兵五千从居延出发,北行三十日,到了浚稽山驻扎。在浚稽山,李陵军遭遇了单于大军,被三万骑兵层层包围。李陵临危不惧,下令军队屯扎于两山之间,利用兵车作为防御工事,层层列阵:前排执戟防止冲击,旁列盾牌手抵挡箭矢,后设弓弩手远击敌人。就这样靠着李陵的指挥若定和将士们的顽强拼搏,打退了匈奴一次次冲击。匈奴兵锐气受挫,退回山上,李陵趁势进击,反守为攻,杀敌数千人,在枪林弹雨中冲开了一条血路。

单于大为震撼,迅速召集援兵,集合了八万大军追击李陵。

李陵且战且退,南行数日,到达山谷中时终于又被匈奴兵围困。这时,李陵的勇士们几乎都已被创负伤,但在主帅的感召下,依然勇气百倍、全无怯意。李陵命令:负伤三处的卧车休整,负伤两处的驾车行军,负伤一处的继续作战。在这样的状况下,又一次斩杀敌军三千人,于是得以继续向东南撤退——可是援军却至今连影子都不见。

四五天之后,伤病满营的李陵军到达大泽芦苇时再次被匈奴军追上。

匈奴借着上风纵火烧芦苇,企图火攻李陵;而深通兵法的李陵毫不慌乱,将计就计也让军中放火烧山,于是熊熊大火形成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隔离带,割断了匈奴的进攻。李陵趁机帅兵继续南逃——这时救兵依然没到。

到了南山下,匈奴骑兵再次如附骨之蛆般地如影随形,李陵被迫与之交战,居然又一次击退单于的儿子,并歼敌数千人。在盘问俘虏时得知,单于大举倾国之兵而不能战胜数千汉军,引为奇耻大辱,认为如果不能全歼汉军,以后再也无法向汉朝用兵了,所以是含恨而发,志在必得——李陵形势的危急远在意料之中。

浴血奋战的李陵军慢慢地退到山谷中,距离边塞仅有百里之地,但再也没有力量急行摆脱匈奴的追击了。于是,在援军迟迟不至的情况下,浑身是胆的李陵大义凛然地动员剩下的三千伤兵,决定与匈奴拼个鱼死网破。好在李陵平素爱兵如子,士兵们都乐于为其效死,于是在浑身负伤且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奋起神威与敌人周旋。一连几天,双方交战不绝,有时竟一天之内交战十余回合,李陵军再次歼敌两千多人——此时援兵依然不至。

终于,单于受不了了,产生了退兵之意,决定在山谷中利用骑兵优势,自上而下打一场决战,如果不胜就立即退兵。可就在这危急而微妙的时机上,李陵军出现了一个致命的破绽——汉奸。

汉奸是一个军侯,名叫管敢,原因是被校尉侮辱。说实在话,校尉犯了严重的错误——在这种万分危急的关头,怎么还能居高临下而侮辱将士呢?

管敢逃到匈奴军中,向单于原原本本地回报了李陵军的真实情况:仅剩八百能战小儿癫痫心理治疗有哪些之兵,业已弹尽粮绝,而且没有后援。然后他还建议:用精锐骑兵猛攻,可一举消灭李陵军。

本已绝望的单于闻知这样的“利好消息”怎能不大喜过望?于是放弃退兵计划,决定按管敢所说,大举进攻。李陵军与之交战,一天之内就消耗完剩余的十万支箭。没有箭矢的射手等于是失去爪牙的虎豹,其无奈可想而知。但李陵的士兵仍不放弃,他们弃下战车退入峡谷,有的手持短刀,有的砍下车辐,与匈奴军短兵相接,奋力周旋。匈奴军四面包抄,截断了李陵后路,将其围困在峡谷之中,居高临下投以垒石,李陵军伤亡惨原发性癫痫的具体症状有什么重,终于不堪再战了。

单于看到胜局已定,对李陵起了爱才之心,决定暂缓进攻,希望招降李陵。

李陵的下属也劝他权且投降,留得青山在,日后再找机会逃回汉朝——这是有先例可援的,之前汉朝的浞野侯曾被匈奴俘虏,逃回后不仅没受惩戒,而且还受到汉武帝的礼遇。李陵也知道这不失为一条保身之策,但实在不甘心降敌,明确表态:“我不死,非壮士也!”然后命令砍掉旗帜,掩藏珍宝,为维护汉军的尊严和资财尽到了唯一能做到的心意。

一切安排就绪后,李陵叹息道,再有几十支箭就能杀出重围了。

在束手就擒的形势下,李陵仍不愿看到自己的子弟兵被杀受辱,命令士兵分散逃跑,自己作饵吸引匈奴的主力。半夜时分,李陵亲率不愿舍他而去的十几名壮士击鼓突围,匈奴派出数千骑兵追击,李陵被擒投降,士兵们四散奔逃,有四百多人得以逃回边塞——以五千步卒抵挡匈奴倾国之兵的一代名将李陵,在援军始终不至的情况下,就这样终于成为战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