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素眼观河山二十三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4-8 分类:伦理小说

除东北路外,中山路也同大连市区其它道路一样,并非一条直线,中巴车左弯右转再左弯,方来到了人民广场。下得中巴车,环视一圈,庄军感觉约十二万平米呈正方形的人民广场,视野开阔空旷大气,只南北尽头有建筑物,期间一览无余,令人豪情顿生。特别是一片茫茫的绿色植被,点缀着成簇的鲜花,几乎占据了整个广场的一半。中山路作为中轴线,将广场分割成两部分,向北瞭望,广袤绿地上突兀出一排欧式建筑群,这些建筑给豪迈的广场增添了一份庄严和肃穆,导游说这就是大连市政治中心——最高行政管理机构——大连市人民政府大楼及司法机关大楼,虽然灯火辉煌,但人员稀少,看来那里绝非娱乐休闲之处。

热闹的当是中山路的南半部分,南头也是一排欧式建筑群,但不是楼房,而是一排欧式弧形长廊。长廊长约七十米高约六米,典型的立式柱状结构造型,约三米宽的走廊,路面由彩砖铺就,两侧设有供游客小憩的木质长凳,但庄军却认为,长廊主要是用来做背景的,用作它前面音乐喷泉的底板。眼前的主喷泉是一个东西方位的长方形水池,水池里有二百个喷泉口,导游讲有二十多种基本变化水形;东西两侧为次喷泉,有涌泉、射泉、高喷、飞舞和叠泉五种水形;环抱长方形大水池,有七十二个小水花池,呈现涌泉、跳泉和冲泉三种水形。此时,在五光十色灯光映衬下,在悠扬的音乐伴奏下,各路喷泉正蓬勃而出,似七彩织锦似银河倾泄,水汽弥漫水响如珠,与对面的庄重严谨相对应,愈加显示出美丽色彩。喷泉前是升旗台,导游说台子面积为九点九平米,寓意一九九九年大连建市百年,老偓嘟囔道:“好好的东西,非得附加上所谓的意义,不可思议。”应珺笑道:“政治家们好面子,谁像你呀,木木唧唧糊糊涂涂的。”旗杆高二十六米,却没增添什么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癫痫医院专业 政治色彩,意义最大的当属旭日东升时刻的升国旗仪式,庄军想象着,雄壮奋进的国歌奏响,英武矫健的战士执旗,绿地朝阳,五星红旗必定格外鲜艳!

回到停靠在中山路上的中巴车前,庄军一眼看见,市政府前大道与中山路交叉十字路口中央,交通指挥岗位上,一位亭亭玉立的女交警在娴熟地指挥过往车辆,她身材优美但动作准确有力,表情温和但慧眼明亮如烛,刚柔并举英姿飒爽。庄军瞥一眼前排的应珺,调侃道:“若年轻二十年,你也可以做交警。”老偓赶忙应和:“对对对,你符合。”啧啧称羡不已。导游肯定是在身为女性骄傲,她自豪的讲:“人民广场女警察是大连最最靓丽的风景,特别是女骑警,纯正血统的西洋高头大马,健壮威武;身着警服的女警,青春亮丽笑魇如花,令人亲切让人踏实!然而,女骑警绝不是用来欣赏的,她们才貌双全,学历高擅格斗,是在履行人民警察天职,时时刻刻保护人民群众安宁!”

离开人民广场仅一公里,便是庄军曾经游历过的奥林匹克广场及东北桥,沿中山路再往前三四里平凉小儿羊羔疯公立医院 地,中巴车左拐驶入了由北向南的单行线白山路,返回到了大酒店。下了中巴车,庄军掏出手机一看,还不到九点呐,老偓愤愤道:“两个多小时,只听只看捞不着玩,不划算。”应珺笑笑没吱可否,建议道:“时间还早,随便转转?”但庄军声称困了乏了,要遛掉。老偓坚决反对,拉着庄军同应珺三人左拐,沿新华街向西二百米,来到了成仁街夜市。在新华街与成仁街交叉口,应该是为阻止机动车进入,设置了铁桩栅栏,此处空气质量极差,马路两边有好几家露天烧烤,弄得乌烟瘴气焦臭难闻,但却有不少青年男女手持铁签咬啃烤肉,说说笑笑不时端酒干杯,好似身在草原上,立马要骑骏马驰骋千里。令庄军不得不回忆起自己年轻时候的潇洒倜傥,何等快乐何等快意,可惜俱往矣!

穿过铁桩是一家棉衣摊位,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在整理衣物。庄军生性喜温畏寒,一眼相中木板摊位上的一套薄棉袄棉裤,这棉衣象普通毛衣般厚,质轻,里衬绒毛,触手温暖。应珺仔细辨认后,哂道:“主要是化纤,少量棉,倒是能保暖,不值几个钱。”但那妇人口气生硬,张口要价二百六十元,嘴里絮絮叨叨夸质量款式,一副价廉物美、错过后悔的模样。应珺不耐烦地摆摆手:“先晾晾她再说。”拉着庄军离开。老偓呵呵笑道:“在我们哪儿有的是,全是纯皮毛暖和得很,上等羊皮才百十块钱。”应珺问他老家在哪儿,他说:“根河市啊,集市上太多了,四面八方的人都来赶集。”应珺怪声怪气道:“你真不是大连人啊?不知道大连物价高昂吧?”庄军好像听鲁涛说过,个别当地人刚愎自负看不起外来户,自觉高贵不可一世,似乎就是这种语调口气,不由哈哈大笑。老偓讪讪道:“笑啥?怎么了?”可能居住在内蒙古偏远地区的老偓,真的不知道大城市极少数人欺生,他憨态可掬,更令庄军和应珺忍俊不已。街里非常热闹,宽约二十米的大街,两旁为沿街商铺,间隔四五米是两排露天摊位,大街中央还有一溜简易摊位,此时应该是高峰期,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向南至高尔基路段约八十米,沿街房多为小吃店,面食居多,海鲜不多,中间的简易摊位为皮带、鞋袜、卫生纸巾一类;向北至五四路段约二百米,物品丰富多彩,日用品琳琅满目目不暇接。应珺相中了一款电暖宝,是通过充电用来取暖的,这款附有棉腰带,可以缠在腰间,护腰护腹均行,很得手方便,摊主张口要价二十五元,应珺三言两语搞定,用五十元买得三个,呵呵笑道:“一甘肃癫痫病医院哪个好 人一个,便宜。”老偓连声道谢,当做宝贝爱不释手。庄军曾在沃尔玛超市见过此款电暖宝,标价三十元,看来夜市小摊里的东西确实便宜很多,但质量很可能要打折。应珺闻听,撇撇嘴道:“你不想想,这种日用品小东西,能用即可,谁还想着用它十年八年的?几个钱的事嘛。那棉衣在超市里需要三百多,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保暖吗?一样的,等会儿回去,我砍价,包你满意。”一位五十多岁的清癯男人招呼住三人,他经营的是皮毛制品,他热情地兜售道:“三位气质高雅,穿上我这衣服最合适!”他拎起一件乌黑发亮毛茸茸的夹克上衣,对应珺道:“穿上试试吧,保准合体。”“试试就试试,”应珺接过衣服穿上。庄军在影视剧里见到过,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某些贵妇人常穿此类衣服,显得雍容华贵气质大度,遂道:“不错,气度不凡。”应珺对着镜子转一圈,自言自语道:“嗯,象个大狗熊。”庄军噗嗤笑出了声,应珺两肩平整身材魁梧,个子不矮,衣服倒是合体,但她肤色不白,穿上这黑色衣服,的确有狗熊的感觉。老偓却羡慕般夸奖道:“谁说啊?我们哪儿有身份的人,都穿这个,太好看啦!”应珺闻听此言,立马脱下衣服悻悻道:“暴发户吧?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