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兰轩】且歌且酒(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纪实文学

人生在世,美好的好日子总是那么短暂,如晏殊般,怎么能少了这酒这歌?

·题记·

莫说不能歌,莫说不能饮,且歌一曲,且饮一杯,因为今日也将成为往日,也就成为往事的难忘人之一生,最难舍是曾经不曾拥有。不拥有便不熄灭那燃烧之火,这火也许能经历一生不熄。一生火的灼伤而不轻言忘记。就如这高楼林立近在眼前,能触不过是木泥铁石,能感不过坚硬,倘若现在空中成海市蜃楼,一占朦胧,一占遥望便换了形状,变了深情,让人念想不已。

词人晏殊的哀怨是永恒的,那是无法抗拒的自然规律,谁不希望美好的年华能延续下去呢?惜春光之易逝,感盛年之不再,词中强烈地直接呼喊出来,便有撼人心魄的效果。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这首词上下片前两句均从大处远处落笔,提出了人生有限、别离常有,山河宏阔、好景不驻的偌大缺憾,含有无限人生感喟。尾句则以把酒听歌、怜爱有情人作解。

作者不欲刻意去伤春伤别,故要想办法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不如怜取眼前人!”意谓去参加酒筵歌席,好好爱怜眼前的歌女。作为富贵宰相的晏殊,他不会让痛苦的怀思去折磨自己,也不会沉湎于歌酒之中而不能自拔,他要“怜取眼前人”,也只是为了眼前的欢娱而已,这是作者对待生活的一贯态度。

光阴短若片刻,人生短暂有限。寻常的一次次离别,虚掷了年光,实非等闲之事,怎能不黯然销魂呢。既然离别已令人无奈,酒筵歌席就不须推辞,莫厌其频繁,正好借酒浇愁,及时行乐。看到风雨落花,更添伤春之思。说明念远之无济于事。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那么,且听一曲以新词谱成的歌,饮一杯酒。去年这时节的天气、旧亭台依然存在。但眼前的夕阳西下了,不知何时会再回来。

无可奈何之中,春花正在凋落。而去年似曾见过的燕子,如今又飞回到旧巢来了。(自己不禁)在小花园中落花遍地的小径上惆怅地徘徊起来。

吟过晏殊的悲词,也忘不了卞氏的诗句: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

这般透出了人生的叠连之环。你尽可以将目光移向远方,目光总投在那遥不可及处。而眼前,而现实离自己最近却又常常离自己最远……

慨叹人生有限,尽抒写离情别绪,以解我疲惫之躯。

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时候有什么副作用北京哪家医院看儿童癫痫好呢兰州治疗癫痫排名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