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漂泊二十年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纪实文学

    远方有多远,远方在何方?

  

  是谁将外面的世界渲染的如此精彩,让一个曾经青梅般的少年充满着憧憬和向往,从此告别亲人远离故土,仓促之间,懵懵懂懂踏上这一条凄风苦雨的漂泊路。

  

  门前的银杏叶儿在秋风中凄美的飞舞,孤独的身影在爹娘担忧的目光中渐渐模糊,夜行列车离别了弯月下的站台,弱小的身躯卷缩在车窗边,望那风驰而过的夜景,心,有些莫名的迷惘,更兼有一种没来由的悲壮。

  

  故乡,再见了!

  

  爹娘,再见了!

  

  远方,我来了,轻轻地走来!

  

  这一去,前路遥远,不知锦绣在哪里,这一去,风霜雪雨,不知一路漂泊要历经多少艰难险阻,身后的故乡,不知何时才能回到你的怀抱?

  

  南方,北方,天涯,海角,这一飘啊,竟然就是二十年。

  

  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璀璨灯火,艳丽的绚灿,梦幻般的繁华。这些年来,为了生计,我匍匐前行,颠簸流离在每一个陌生的城市。人潮车流中,我的身影愈发寂寥,我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没有时间停下来赏悦城市的美景,没有机会享受城市的繁华。

  

  确实,我只是一个匆匆往来的过客。

  

  紧迫的生活节奏,让我无法用尺度来丈量流年。一天天,一季季,一年年,那些曾经的美梦,那些曾经的轻狂,那些经过的事,路过的人,连同我曾经的彷徨一起埋葬在时间的黄沙下,或永恒或腐烂。

  

  一路荆棘密布,一路坎坎坷坷。我淋过南方的雨,我受过北方的冻,我在大街上买过报,我睡过火车站的候车室,太多太多的酸楚,无法用笔记叙,那些过往被关在窗外冷得发抖。记得某年的冬季,我辗转到北方的一个城市,下了火车已是午夜时分。肚子饿的咕咕叫,口袋里却只剩下不多的钞票,我不能去大吃一顿,也不能找一个旅馆住下。寒风中我背着空空的行囊,走在午夜的城市街头,两旁高楼的房间里每一个窗口都透着橘黄的灯光,想那里面是多么温暖哦!而我,这个孤独的游子,披着一身白雪,睁着模糊的眼睛,今夜将去往何处栖身,熬过这个零下的寒夜?

  

  走啊走啊,拖着沉重的脚步,如此大的城市,竟没有一个可以让我容身的地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背风的街角,那里却早已躺满了流浪者,或是和我一样的人。同是天涯沦落人,也许他们能懂我的悲凉,他们挪出一个地方让我停驻。身边的老者浑身散发出臭气,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也许从来就没洗过。他的身边还躺着一个小孩,睡得正香。老者望了我一眼,有些惊诧,却不说话,指指自己的嘴,告诉我他是哑巴,不能说话。然后把破旧的被子一角搭在我的身上,又从怀中拿出一个还有些热度的包子,示意我吃,便自顾躺下睡去。我有些发怔,呆立半响,这份寒冷中的温暖逼得我眼睛潮湿起来。放眼望去,我不甚悲哀,周遭躺着的这些人包括我自己与这个繁华的城市是如此的格格不入。这个哑巴老者带着他的孙子在这个城市行乞么?他的惊诧是不是在疑问,像我这样一个戴着眼镜有些文化的年轻人,怎么也沦落到露宿街头了?是了,豪情满怀又如何?满腹文采又怎样?我和这些流浪的人有啥区别?只怕唯一的区别是我戴着一副眼镜而已,他们身上或多或少还有些发着汗臭的钞票,而我口袋里仅仅剩下去往下一个城市的路费。

  

  黑暗中,我看到娘亲慈祥的笑容,想起爹娘送别的眼光,我看到故乡家门前那金黄的银杏叶儿在飞舞,我看到山坡上坐着一个向往远方的少年,我记得那些风中飘着的美梦,就这一瞬间,我却已是泪流满面。不,不,不,身边这个小孩不是我的过去,身边这个老者绝不是我的未来,这些人和我是不同的,他们无非为了生活而生活,而我却是为了信念而活着。

  

  那些漂泊中的苦难哦,一桩桩,一幕幕,不忍细数。漫漫天涯路,对于那些没有经历的人来说,是无法体会其间艰辛与凄苦的,或者没人能懂,唯有冷暖自知。漂泊久了,有些回忆已经凝固,有些精神已经麻木,各种压力之下,甚至无法去记住流逝的时间,还有自己是谁?行者,旅人,漂泊的风或是流浪的云?皆然。

  

  二十年过去了,二十年对于人的生命来说何其漫长又何其短暂?漫长到要经历那么多细碎的无奈与苦楚,短暂到弹指一挥间,轻飘飘的就溜走了。二十年里,故乡到异乡,二十年里,青梅到蒂落,二十年里化成落英,爱是前尘,二十年里爹娘垂垂老矣,我却孑然一身。

  

  二十年里,我的天涯,谁在挽留?

  

  二十年的风雨路程磨灭了多少豪情壮志,转瞬间只留下泛白的尺度突兀的立在眼前。那个曾经青梅般的少年,早已被岁月和生活腐蚀得百孔千疮,脸上写满了沧桑的印迹。人生的无奈,世间的曲折,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刃,毫不留情的一次次劈来。我无数次勇敢的迎上前去,无所畏惧的高扬头颅,承受刀刃的锋利。一刀已是见血,再一刀疼痛难忍,又一刀我无力的缓缓倒下。然,倒下的只是我的躯体,我固守的信念依然在内心深处顽强耸立,因为我坚信黑暗过去终将迎来黎明,寒冬过去将会等得春至。即便是平庸的活着,也绝不向苦难生活俯首称臣。

  

  人生如寄,所以轻盈,既然选择了漂泊,就要学会忍受孤独,面对苦难,从不言悔。

  

  一路漂泊,一路冷暖。感谢那些轻视我的人,让我在自卑面前华丽转身;感谢那些帮助我的人,让我在凄风苦雨中仰首前行;感谢亲人,温暖我漂泊在异乡的心灵;感谢生活给予我各种磨难,让我在艰辛中不再畏惧;感谢二十年漂泊历程,让我已然成熟,从此笑傲江湖。

保定市治疗癫痫病医生西安看癫痫那里好唐山市著名羊角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