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去年暮春(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景观

遥想当年,忽如一夜春风来,大江南北一派欣欣向荣!

曾几何时,我们农人的那几亩薄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福地”,我们视之比命重。彼时,无论春夏秋冬,我们只要逮着空闲,哪怕仅仅个把钟头,都会到地里转转,看看刚刚冒出头来的新芽儿,锄一锄敲一敲结板了的泥土疙瘩,给瘦弱的秧苗添点肥料,撒撒农药,治治染病了的农作物,与土地亲密接触,是我们最好的“消遣”方法。每天看着我们的那些“亲们”茁壮成长,就好像中了彩票一样欣喜若狂。

或许有人会说: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亩薄地,哪有什么好侍弄的?然我们却乐此不疲。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只要一站在田间地头,心里的那份踏实感,便满满地占据我们的精神家园,稳妥妥的。作为农人的后代,从小耳闻目睹了父老乡亲雨里来风里去的艰辛与欢乐,读懂了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基,春种的期待,秋收的喜悦等等田园轶事,是农人陪伴日升月落最好的谈资,是大自然赋予我们最好的馈赠,如此一代接一代。

岁月荏苒,时过境迁。

去年暮春,走过田野,带着一身的疲惫。

久旱未雨,万物于春末夏初还在倔犟地萧条着,萧条把雨水拐跑了去。

地里的玉米苗,耷拉着枝叶,恹恹的毫无生机,其实它们是正当年少,本该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可已似耄耋之年,没能拔节抽穗,更别茁壮之悦。

那一垌垌摊开的甜瓜藤蔓,拒绝了碧绿的邀约,赤裸裸地诠释他们枯黄的狰狞。那早就中空了的蔫蔫瓜儿,在收与不收之间盅惑农人的坚守。

偶有的鸟鸣,冲斥着这个季节稀有的沙哑,了无生机得没了思春的节奏。火燎了的嗓子,声声啼鸣,哀鸣是为了谁?

空气中摇曳的是干燥衍生的烦躁,令人窒息。

半干不湿的一爿佘田,一暮年农夫,吧嗒着旱烟,时或呛着咳,然紧紧把持吱嘎抗挣的木犁,套木犁的,是一头半大犹小的牛犊,在哼哧着向主人表白它的“不停使唤”。故而农夫唤来一懵懂学娃,趔趔趄趄地于前面牵紧牛绳,娃儿双唇撅起老高,是无声的呐喊,或许娃儿在厌倦这费力不讨好的事?爷孙俩早已乏力疲倦,可是空旷的田野上,还在回响着农夫倔犟的吆喝,搅和着这暮春的枯景。

大爷,还在犁地?

嗨,这看天吃饭的活儿,今春反了光景了。听说明后天有雨?不得不提前犁耙备种啊。

娃他爸没回来?

他呀,早就忘了姓甚名谁了,说侍弄庄家得不偿失了,城里谋食去了,一年又一年,一分钱也没攒着咧。

哦,又一个同病相怜之人,我岂不是个久年城里谋食的“匆匆过客”?陀螺转的节奏,转来永远的囊中羞涩,日子拥抱着骨感。却总抗拒田野的召唤,抗拒得脸上刻满了虚荣的皱褶,暗藏熬日的污垢,惊悚了世人。

要不我来试试?我承认这说得口是心非。

算了吧,就你这模样,误我工不划算。回得我舒了口气。于是乎,田埂上,我“优雅”地席地而坐,想让这“优雅”掩盖我身上的懒散,那份懒散已非装模作样。

偶从垄上行,想象从前的盎然,并未葱茏我的念想。

阡陌还是阡陌,我已非我。

又是,逃离,匆匆地,在路上,当然,终究遍体鳞伤……

陕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癫痫病治疗最新方法武汉市比较好的羊角风医院在哪左乙拉西坦可以治愈癫痫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