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人要多动动,怎么动都行(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故事

昨天是岳母大人仙逝周年的祭日。岳父率儿女媳婿孙辈曾孙辈一支精干的“岳家军”前往小山湾小山坡岳母坟茔祭祀亡灵。

岳父大人年且九十,立于山下,面对我等不值一提的小小山坡,一时视为畏途,原本患有气肿的肺部更是罗音大增,呼吸不免急促起来,更何谈一步一步挪移上坡!见状,搀扶着他老的我,不管不顾背着他就上山,山不在高,几十步就到。还没尝到负重登攀的“重口味”,这活儿就干完了,感觉自己仿佛尚有余勇可嘉似的。

这也难怪,岳父体型瘦小,对于我这背过比他重好几十斤的胖大老者的人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重体力活。

胖大老者是家父。前几年,家父摔断髋关节还没有康复,拄双拐行走仍很艰难。适逢九十大寿。宾客盈门,寿宴在店,电话催请,而大雨如注,贺客中不乏有车一族,自可载上老爷子前往酒店。然则一个高达十多级且比较陡峭的码头阻挡了小车与屋檐的衔接。老爷子与一干亲友贺客正自踌躇,我让身旁一亲友为我们打伞,自己二话不说,来到老人身前,躬下来,手臂后搂,叫声起,八十多公斤重的老爷子立马双脚离地,成了我并不太宽厚的脊背的一个硕大的附着部分了。我下码头纵然有些吃力,但不打哆嗦,一步一台阶,毕竟还是挺住了,安全送入了小车。不成想俺这背伕范儿让开车的堂妹夫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竟然如法炮制了,一到酒店,他极为利索地下车为老人拉开车门,躬身背上他,跨了三四节台阶走进酒店。宴罢,又是他背上车,到家门口码头前,我背负他拾级而上,进入房门。

一干亲友都夸我,但更多的是惊讶:你这家伙自个儿都老头一个了,又多年不干体力活,哪来的这把蛮劲?一时间我也被问得莫名其妙张口结舌了,忽的记起上一年担水泥上这陡峭码头的事儿,便跟他们侃起了装修这房子一应砂石水泥瓷砖等建材都是自己这副铁肩膀所为,比老爷子体重还重几十斤的两包水泥不照样让我担上去了么?

今儿个祭扫归来,想到这些粗活还可支楞几下,不免略有得瑟之意。得瑟之余,禁不住在心里嘀咕一个老掉牙的理念了:蛮劲不是天生的,怎么说也得靠日积月累的劳其筋骨赐予吧。不管是有意识还是下意识。

不是吗?多年来,不管年齿如何痴长,不管职业如何摒弃了体力,不管年轻时胼手胝足肩挑背扛系列“苦力的干活”如何成了过眼云烟,本人虽从未有天将降大任于鄙人的荣幸何使命感,可劳其筋骨的情结还是系得蛮紧的。有些时候吧,还真得吃饱了撑的,自找罪受,没有苦力的条件,设法找个或者利用个条件也要苦力一把。

譬如,干子校校长那活时,自个儿偏要兼几节体育课,带领孩子们绕公司大院跑一两个圈。一度还让一副无人问津的轻量级杠铃缠上了,每天或隔天隔几天就跟它死磕好一会。一般是在没有观众或顶多有一二个小观众观摩的情况下,不得要领不讲姿势不怕何等狼狈搞笑,抄起这家伙举它个十把二十把不等。及至后来调公司工会任职了,还不舍子校这杠铃,以“分管子校”的名义,保留一片体育室钥匙,下班后时不时窜进来,权作业余雅兴,不,蛮兴,如此这般重操旧业,让寂寞的杠铃拔地而起一把把上行空中,拉出呼呼风声。

不过,毕竟是业余,没坚持多久便兴味索然,把钥匙奉还了。我这人其实随搞什么锻炼都只是趁个新鲜劲,没个长性,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乃至一曝十寒的频率自己感觉受用就行,从没给自己规定过什么目标、任务,一切从体感的需求出发,随心所欲,率意而为。所以,如此另类“锻炼”许多年,不说与运动员,即便只是与业余健身族相比,也不知低了多少个档次。杠铃休矣,此后的体力功课没有全休,拉拉力器,做俯卧撑,仰卧起坐、冷水浴之类折腾贱体的活儿,总还是零零星星没个定准地干着。

几年后工会从开展职工文体活动的需要出发,从省城购买了跑步机、力量综合训练机、蹬力机等健身器材,开设了一个定时开放的免费健身室。管着这一摊子的我,自然捞了个趁手的“条件”,名正言顺地“慷公家之慨,健自己的身”喽。起先,来室内健身的职工络绎不绝,可没过多久日渐式微,半年下来居然门可罗雀了。好在我这个“雀”自得其乐地“罗”在里面,不“苦力”个大汗淋漓通体舒泰不下器械。虽然启用的照样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模式,一两年下来,拉动综合机上十来块配重片也不在话下了。要知道,这玩意,棒小伙子拉动的片片数也就十五十六而已。至于随我入室而从不健身的王三,总是在我“拉片”时喋喋不休侃些体坛风云明星花絮什么的,仿佛为我助兴。偶尔兴起,我非要让他上机试试,年富力不强的这小子呲牙咧嘴也就能对付五到六片。

两年后,从公司调出,无奈地告别这些劳我筋骨的东东,前往新的岗位——有教育“正规军”之称的区(县)属学校——称王(孩子王)。王不留行,得自行,上下班,每天十公里骑车行,也是一种锻炼,不过太小儿科了一点,仅仅是双脚做圆周运动十多分钟就告一段落。幸而还多了个早起的项目,跟着太阳起床,有时在路上还放射视线吊着太阳出窝,当然,时不时地还吊出些霜雾雨雪之类副产品换换口味也是没得说的啦。这可是个虽很无奈却有几分小清新的锻炼。起因在于隔天一轮的晨读值班,得守着孩儿们。其实不守也没太大关系,值日的学生干部还压得住阵势,关键是我压不住自己心跳的节奏:孩儿们遭谁惹谁了,在特留恋暖暖被窝的时候,就得一脚蹬开,朦朦胧胧就赶到教室伏案读书,我怎能心安理得睡懒觉?我不正好趁机猛蹬自行车,跟太阳赛跑,同风雨兼程吗?

内退后投奔儿子寓居北京,在名校园内幸会了诺大的体育场。多少个黄昏,我都是在塑胶跑道上和仰卧举重杠铃下度过自找苦吃的休闲四十分的。翌年,儿子转换工作岗位,跑道、杠铃无法随行,只能在那些小儿科(应该算作老儿科)的室外健身器上弱弱地打发休闲光阴,甚是无趣,便干起了步行乱窜单反乱拍的活儿,在京郊野外且行且寻觅美景的过程中不经意地健身喽。

拉拉杂杂写上心头的这些嘀咕,自己也不觉得能说明个什么,无非是让自己几斤蛮力气给鼓捣出来的:要想身体好,就得多动,不管是有意识有目的有针对性坚持不辍的长期健身,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随心所欲自由支配你的动能,都有强身健体的效果。虽然在程度上,后者明显不如前者。

至于本人,非但不能跟前者相拮抗,甚至连一个山野老人、一个病弱书生也比不上。

老人是岳父堂弟,八十有八,前天刚做米寿。看上去一点也不像耄耋老人,非但饮食起居完全自理,还能荷锄种菜担粪浇地,上山砍柴,百把斤担子压在肩上,走上个百十来米愣是大气不喘。就连去年新修的前往岳母坟茔的上山土阶,也是他老一把锄头开掘出来的呢。听我惊叹,他只憨厚的笑笑;也不觉得自己有么子好体格,更不晓得要像你们城里人一样搞么子锻炼哦。只晓得打小就好动,一世人没丢开过农活,假如哪一天不干活,人就像病了一场,山珍海味伺候着也像嚼木渣子。

书生是朋友余。深度近视,患有类风湿,指关节肿大,整个人看上去瘦骨嶙峋、弱不禁风的样子。可几个伙计偶尔驴行山野一回,我可是甘拜下风了:这干柴棒一样的腿杆子爬起山来,贼快,总是拉下我们一大截。还有叫绝的,这个文弱书生住一福利分房多年,一直维持交房时原貌不变,前年心血来潮搞装修,立马网购墙纸、墙漆、木地板等各类材料,接下来的动作不免让人大跌眼镜:搞装修,自己一手来。从敷设电气线路,到贴墙纸,刷墙漆,再到施工工艺精度要求极高的铺设木地板,全都是这位眼镜先生亲力亲为。关于这位工科优才生的动手能力,我早有所知,不太诧异,诧异的是这些活儿,他怎么能所有环节所有细节无一遗漏地全程自己干,充其量现场指导一下工人把好技术关就行了呗。就他这个病弱体格,估计铺不上几块木地板,装修房屋未过半,他这个人就得送院“装修”了。谁知两个月下来,人还好端端的不用“装修”,房屋的装修竟然竣工了,活儿干得还倍儿漂亮,不亚于我所见识的能工巧匠的作品。面对我们一干朋友的赞叹惊讶,他才说出自己多年来一直在有意识地锻炼,家住六楼,每天上下楼梯十个来回,一个也不能少,还有步行二十里雷打不动,至于拍手做操同样一天也没拉下过。我等一干听众面面相觑,由衷佩服:人不可以貌相,锻炼可以创造奇迹。不是吗?从余君身上不是可以看出端倪吗?尽管外形瘦弱,只要有意识地健身并持之以恒,一样可以锻炼到体力和内心同样强大啊!

看来,神马都是浮云,身体好才是真好。有意也好,无意也好,怎么动都行,人还是多动动好呀!

郑州的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抗癫痫药物托吡酯长期服用会出现哪些副作用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