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回望(散文)_1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言情

午后,暖阳照着阳台温暖如春,我独坐一隅,读着龙应台《天长地久》,女儿写给93岁母亲——美君的信。龙应台的母亲患有海尔默兹病,不认识女儿,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了母亲,她奔走在城市和乡村之间,来去匆匆。有一天,她萌生了去乡下陪母亲的念头。然后辞去公职,打点行李,搬到母亲住的乡下。一边陪伴照顾母亲,一边继续写作。

龙应台是有名之士,离开都市,抛下名利,归隐寂静的乡间。龙应台是现代的陶渊明,母亲住的乡间是她的桃花源,她在乡间种花,陪母亲晒太阳,推着母亲上菜市场,和母亲一起听音乐。

人应该过怎样生活?这是我知天命后常常思考的问题。经历过生活的酸甜苦辣,我便喜欢独处,一个人冥思,常想自己的去处,这几年喜欢回忆,回望自己的来路,五味杂陈。

“凡是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我们眼见着父母老去,日后也能看见自己老去。父母的老境就是我们将来的样子。我们与父母同时存在。我们与子女也同时存在。古人云,百善孝为先;子欲养而亲不在。道理都明白,但做起来却是难的。人生是不能等的,没做的事情要趁早,孝顺趁早,爱也要趁早!

龙应台深夜和儿子通电话:“人生不是一场梦吗?在一个恍惚,我就是那个坐在轮椅里的美君,你和哥哥变成六十岁的我……”何尝不是这样的,回老屋翻看从前的影集,有一张童年的黑白照片,我4岁吧,弟弟不到1岁。母亲头上包着天蓝色的头巾,弟弟坐在母亲的腿上,我站在母亲的旁边,我和弟弟衣服上都别着一个手绢。一张照片把我带到了五十年前。后来有了妹妹,父母送我们上学,送我们工作,送我们嫁人。然后一家人变成四家人。我们在远方,母亲一人独守空屋。

寒露初起,秋色亦浓,落叶飘零。思念远在故乡的母亲,打电话说周末去接她。母亲在那头说:过了十月一再说。老屋,是父亲的情结,是母亲的情结,也是我的情结。老屋,我长大的地方,快乐童年的地方。父亲不舍得离开老屋,母亲不愿意离开老屋,我天天想念着住在老屋的母亲。

思绪在头顶上飘。几年前一个冷风起、树叶落的深秋晚上,妈打来了电话,告诉我二老的墓箍好了,周末举行封顶仪式。老家有个讲究,老人们生前箍好墓。看着修好归宿地,也算功德圆满。

我是个胆小的人,以前不敢看棺材,更不敢见坟墓,在父母建在的时候箍墓、打棺材,我的心里是不接受的。人有旦夕祸福,父亲突然大病,我不得不考虑二老的后事。

几十载春秋,多少个悲欢离合。奶奶说过:今是古,古是今。这句话总在我耳边响起,尤其是落叶飘飞的季节,更让我产生悲悯的情怀。

人都有自己的来处,都知道自己的去处。达观地对待生死,是我经历了丧失亲人伤痛后。一个冬天的傍晚,母亲在电话中说,你爸不行了。我说快快送医院。然后便和父亲阴阳相隔,我经历了撕心裂肺的疼痛。

父母的家永远是子女的家,儿女的家不属于父母。有一年入冬后,父亲不想去城里住,姐弟妹三人一起回家做工作,父亲勉强同意。过完春节,父亲就待不住了,闹着要回老家。大家觉得天还冷,想暖和一些好再送他回去。父亲不言语,一周后我去看父亲,见他急得眼睛都发红了。当时不理解,现在想明白了。老屋对于父亲,是祖辈居住过的,是血脉的传承,承载了父亲安身立命的思想,一砖一瓦都渗透着父亲的血汗,唯在老屋的家中父亲才感心安。

时间如白驹过隙,我人离开了老屋,心却留在了故乡,灵魂留在了哪里。近年,我常回故乡,回到老屋,寻找着当年熟悉的场景,回忆曾经的经历。故乡的一草一木,一沟一壑,那里的人和事,都是激荡心灵生发感情的源泉。我明白了,家族中城里的老人为什么百年后要回来以土为安葬到鲸鱼沟畔,落叶归根魂归故里,以籍游子灵魂。

从老屋走出去的人,再回不到从前,最后都以土为安葬在鲸鱼沟畔,落叶归根,魂归故里,完成夙愿。当年,我急于离开家乡,如今却心灵游荡在故乡。虽然常回到故乡,但找不到从前。一切都在变,找不到心目中故乡的影子。只有在文字里构建精神里的故乡,以安放一颗游子的心。

周末难得的好天气,我回到了家。老屋依旧,空荡寂静。母亲种在墙根的芍药和牡丹依旧泛绿,春天艳丽芬芳还在脑际闪现,母亲的菜园子满园飘香。从前,抬头见湛蓝的天空,屋脊上到处都是鸽子,咕咕的叫声在老屋回荡。今天,同样的院子依旧的老屋,看不见鸽子,听不到叫声,清冷寂静。

秋天丰盈多彩,辽阔苍茫。我深爱秋天。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优雅绚烂;有层林尽染的热烈厚重;有树叶飘零的生命沧桑;有月圆中秋的美好。我陪母亲坐在院子,母亲的白发在阳光中生辉,她给我絮叨家长里短,日常见闻,阳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

记忆又复活了。母亲和奶奶坐在院中缝衣服,衲鞋底,我在一旁玩耍。高祖留下的四合院,上房装着木格子门,门上雕着花瓶和花朵儿,奶奶带着黑绒布缝的帽子,母亲年轻的如花儿。四季轮回,我是母亲,母亲是奶奶。

时间都跑到哪里去了。它偷走我的芳华,偷走我的亲人。高祖、曾祖、祖父、父亲,这里是祖辈生息繁衍的地方,这里聚集着祖辈的灵气,我不应该忘记,我们不应该忘记。真的希望有把刻刀,把历史刻在门柱上,铭记祖辈,就是不忘自己。

站在秋天里,回望走过的岁月,季节的变化,年轮的更替,浮光掠影般成为过去,秋天的树木经霜打层林尽染,在大风中飘飘悠悠,坠入草坪,落尽泥土,飘逸而洒脱。人生的秋天,想明白了一些理,看多了一些事,便有了淡定和沉着,豁达和超脱,也有了坐看云卷云起,静听花开花落,任凭潮起潮落。

我想和亲人天长地久!我要和母亲天长地久!

成都的著名的癫痫病医院额叶癫痫病是要怎么治疗的郑州市有看羊癫疯的好医院吗武汉治癫痫病好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