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春秋】赵庄行(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代诗词

我自认为不算是一名作家,却酷爱以文学形式抒怀,因而每到一个地方,总要认真地涂鸦一些文字,这早已成了习惯。尤其同携一些志同道合的文友,总爱一起在山水间或古村落里行走,去触动那内心的灵魂以及荡涤污浊的尘埃。或许还有另一种因素,文友们每一次都想让我这小编辑在《榆社报》上给亮亮相,宣扬一下丰富的生活和一些古老的往事。对于我来说,一来是志趣,二来不管别人是否顾及总想把那种曲线仕途的重负释放。有时,甚至贴上爱车。当然,这应该叫奉献吧。但我依然作记。

这一天,我们一行十多人沿县城西南,途经小河沟,穿过绿油油的庄稼间的蜿蜒小路,行约20公里,欢快地来到了云竹镇的赵庄村。

一下车,纵目望去,整个村子被掩映在绿海丛中,令人着迷。最引人注目的,是蓝天白云里轻盈地翩舞着的成群结队的小燕子,忽上忽下,甚是乖巧可爱。有的在电线上列队,似在迎接宾客的到来,使人置身于呢喃的世界。偶而,有几只鸽子、喜鹊从头顶掠过,引得阵阵惊喜。然而,在我内心深处,早已烙下一份烙印,从小母亲就说过,那燕子是最眷恋家的吉祥物,是人丁兴旺的标志。哪里的风情和谐、融洽,那里就有一对对燕子前来安窝。即便冬去,当春天来的时候,会依然返归故所。所以,我从小就对燕子有一种割不舍的亲切。这种情感,也潜移默化地转移到了它的主人环侧,正所谓因物及人。从小母亲还对我说过,喜鹊是报喜的灵物,喜鹊临枝叫,必有喜讯到。而每当看到鸽子,脑海中总会浮现天安门上空那飞起的画面。蓦然,从小巷深处,传来啼鸣野吠,加上清新的空气,真是一派祥和的桃源景象,不禁感叹,这里的田园独好!

在热情好客的主人引领下,我们一边听一边看地漫步在干净街道上。适逢酷暑,暴晒难耐,却任凭汗水湿透了衣衫。对于我来说,最注重的是一看二对比。数年前,我因监督街巷硬化工程以及这里的一位好友的缘故,曾多次来过。那时的印象,用一个字就足可概括,那就是“穷”。破落的土屋,布满了每一个角落,更别说其它了,难怪青壮年几乎都到外地谋生,只留下一些老人妇孺看守家园。如今,有着一千多人口的赵庄,常住的就有七百多人,并盖起了一座又一座鳞次栉比的砖瓦新房,使村貌焕然一新,仿佛换了人间。可喜的是,那闲置的曾经萋草丛生的荒院,也有不少翻盖一新,这与一些村落的旧屋荒芜形成显明对比,是独有的特色。俗话说的好,只要政策好,只要人丁兴旺,一切皆有希望。特别意外的是,在外谋生的乡民赚了点钱,就争着归来,一心想为贫穷的家乡办点实事好事。村主任宁雪文,就是最杰出的代表。他那厚实的见方脸以及一言一行,一看就是一位踏踏实实而纯朴的农家子弟。他靠在太原钢铁市场上的多年打拼,赚下了两个公司,却最想为这一片热土做一点善事。在他和村支书白如光的带领下,自筹资金修筑了挡墙、拓建了街道,重修了道光九年以来败落的五道神庙,改建了戏台,尤其是修缮了荒废的学校,添置了诸多设施,使办公、休闲活动、读书、应急、娱乐等等有了落脚之所。当踏着林旁飘叶点缀的小径走进那宽阔的曾是校苑的时候,那弥漫的花香,令人迷醉。那翩翩轻盈的彩蝶,那可爱的采蜂,都令人心旷神怡。然而,为贫寒的集体办实事,困难是可想而知的,至今主任还垫付着几万元,始终没有着落来解决。但他们仍希望把通向外界的两条路,能够早日扩建。这在我们来的途中所遭遇到的水毁、塌方等已深有体会,但愿他们的夙梦,早日实现。

村民靠两千多亩耕地以及经济林等的实惠收益,靠辛苦劳动,衣兜渐渐鼓了起来。当不愁吃穿的时候,人们总想有点事做。在当今赌博成风的情况下,尤为可喜可贵的是,村里自筹自愿成立了一支农民海星文艺队。虽然就那么十三个人,却靠土打土闹,自编自演,赢得了美好声誉,影响了一大批村民。不仅闻名于镇,也闻名于县城。在娱乐的同时,既添补了家用,也有了事做。尤其是妇女,避免了无事生非,成就了一片和谐,应成为新农村的典范。

赵庄,还是一座古老的村落,始建于何时?却没有留传下来。其名因赵氏始,其延因十多姓氏而昌。站在古老的门前,不禁感叹那木雕、石雕的精美,更感佩那鬼斧神工的神韵;站在古老的土楼旁,不禁惊叹当年的荣光,更幻想着每一处角落里的故事;站在磨的几乎扁平的沙石阶下,不禁想探究有多少印迹,感慨过去的遗踪;站在卵石铺就的古坡上,不禁遐想已去的背影,寻找往日的沉淀;站在巨石封盖的老井边,不禁想那轱辘的沉寂;站在冷落的石磨、石盘侧,不禁想那碾麦粉的悠香;站在绿油油的菁台里,不禁思索——等等。可惜,这些远去的沉迹,没有很好地保护起来,依旧在风雨飘摇中渐渐地失去往日的风采,渐渐消逝化成了云烟。在这新与旧的交替里,多么希望新的更好,旧的能够完整地保存。因为,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都是后人应读的一部演变的村史。

一看二比之后,最要紧的就是听了。其实,看与听有时是分不清的。听村民讲,村前曾有两条河交汇,称二龙口,村左右有龙山和虎山,是一块风水宝地。在一座旧门前,听说朱德曾在那院里住过一夜。那五道庙的旧梁,就是因八路首长过问才未被当柴;听说县独立营曾驻扎在这里,那村里就应该有参军的抗日英雄;听说有好几个南下干部;听说抗日县政府曾在村里办公,一位警卫员曾设险保卫了县长,不远处的山洞也曾是县政府文件的隐藏所;更听说离村方园不远处的丘陵、沟壑里,曾抗击过鬼子,有不少无名烈士就魂归此地,《黄河在咆哮》就多次提及到榆社赵庄这个名字,还听说有一名八路军无名烈士至今仍孤独地埋在荒丘上。可惜可悲的是,竟然没有一座烈士纪念碑以慰藉牺牲的忠魂。村民们是多么希望这一夙愿早日实现啊!还听说一位94岁的老人记忆里,村里曾有土地庙、三神庙等几座庙宇;还听说在外谋生的村民有几个是千万富翁;还听说已走出了50多个大学生等等。所有这些,也许有的有待考证、探究,可都是赵庄的宝啊!但最悲哀的,莫过于渐渐在失去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我不禁想,倘若这些都化为记忆的时候,后人将向何处问寻这一方的根呢?没有文化的保存与传承,那是最悲哀的,也是没有希望的。每一个村,都有自己的历史,都是自己的文化宝藏,这就是根。我多么想使这空白,在拯救中得以弘扬。不然,将是永远的悔恨、遗憾!成为千古的罪人。所以,在追求富裕的航行中,保护、传承和弘扬自己的历史,是每个人应担当的责任。只有这样,历史的长河,才不会断流,才不会干涸,才会一直繁衍生息!但愿从这里走出去的那些富翁、大学生,能够勇于站出来担当自己的使命,勇于弘扬而开拓。但愿我们这些握笔杆的人,尽一份力,鼓而呼,让赵庄的历史,成为榆社史的一分子,成为民族的一分子,从而千秋不弃,千古荫庇后人!

午餐,依然是往日的笨鸡蛋加和和汤捞饭。看起来,总感觉有点寒酸,也总有那么一种乞讨的感觉,有那么一种对文化的淡视。谁让我们是贫儒呢?时儿想,我们并不是不知足,只是深怕别人看不起。倘若说是怕瞧不起人的话,那更深怕轻视了那辛辛苦苦写下的文字。而那些文字,常常是在未开发的处女地上的辛劳,虽不是闪光的金子,却也是抛砖引玉的开路先锋。况且,美酒佳肴并不是我们的追求,这是每一个把文学当成乐趣的人的内心世界。我们所追求的是一颗颗滚烫的真诚的心。或许,这就是其中的酸味吧。但倘若是有权者到来,是否也象我们一样呢?这就看对待文化的态度。孰重孰轻,自然不必说,或许是文化领域中的一种悲哀。其实,每一个对文学执著的人,都应该像对待闪光的金子一样来看待,而不是轻视。只有看重文人,才能尊重文字。这不是好好接待的问题,而是要寻找思想的根源。一阵汗雨中,餐毕。时逢乌云笼起,间有零星雨滴。我们未加休息便离去。有人说,还想再采访一位老者,只待以后吧。

在我提笔作记时,也苦思冥想下一首小诗,算是对这次活动的小结:

赵庄山水秀,空气好清新。鸟语花香簇,鸡啼犬吠殷。尤怡群燕舞,却喜众宾欣。鹊竞白云里,鸽争翠海林。

蝶迷摇碧浪,蜂醉逸浓馨。小路环庄绕,丛溪侧畔伸。忽闻迎客笑,原是舞台民。满脸盈福露,言行厚道纯。

恰逢炎酷暑,颇耐汗粘巾。仍叹桃源美,长思古韵神。不禁多缱绻,更憾损遗存。但愿千秋后,还能庇子孙。

河北那家医院看癫痫病最好山西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癫痫药物治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