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笔尖】 走进关山 ( 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代诗词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走进关山,就走进了一部美丽的史书,就走进了一段曲折动人的故事,也就走进了一篇绵延无边的诗篇。

连绵起伏的关山,茫茫葱郁的林海,欢快流淌的山河,勤劳朴实的村民,孕育了关山这部绵延而厚重的土地。如海的烟云里,如潮的林涛中,如粘贴画般的山田,如蚂蚁的父老乡亲们。演绎着一幕幕真切温馨,抑郁凄美的故事,也编织着关山深处一曲曲人间传奇。

走在曲折而斜陡的山路上,徜徉于清冷而怡人的林海之间。读着闪着银光的犁铧,读着弯如月牙的镰刀;读跟在牛屁股后,挥舞着鞭子吆喝牛群、衣衫褴褛的少年;读站在锅台边,稚嫩的双脚站在小板凳上、不停的忙碌的姑娘;读那一块块如补丁般嵌在山林中的山田、坡地,以及用光脚板跺出的艰难足迹------

当西部大开发的旗帜飘扬在关山的上空,关山沐浴在发展的曙光里。我的关山啊,你沉睡了几千年,你不要再沉默,你不要再昏睡。希望你从酣睡中醒来,看看沸腾的关山儿女。只要你醒来,睁开双眼,关山将不再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站在历史的垛口,站在新世纪的曙光里,走进关山这块生于斯养于斯的土地。感受苍穹的旷达深邃、时光的绵延永恒、山风的豪爽强劲、岩松的峻拔坚毅、季节播散下的美好旋律。我有太多的奢望。躬下身子捧起清澈的溪水,感受故土的温馨,弯下躯体采撷山菊花,深情的歌唱脚下的土地;咀嚼着关山土地上的玉米,我好似嗅到了汗水的滋味。

走进关山的小屋,已不再有煤油灯的气息。那暖暖的热炕头上,留下童年时那顽皮的足迹,沿着屋后蜿蜒曲折的小道,仍然有车辆辗过的痕迹;清香的罐罐茶后面,仍有父老乡亲,勤劳的足迹、一个个堆在场里的麦摞中,等待丰收的奇迹。

沿着西部开发的路径,故乡的关山,会越来越美,道路会越走越宽、越走越平坦。

一山路

麻庵座落于偏僻,贫瘠的大山中。每天除了山风的声响,山鸦的鸣叫之外,到处都是一片寂静。为了生存麻庵人整天劳累奔波于黄土地中。对于村后那条弯弯曲曲的路,人们是再也熟悉不过了。

记忆中,麻庵的路是那样窄小,一条蜿蜒曲折的山径小路上,大大小小的石头被雨水一冲全露了出来。有时走上去脚下一滑,不是摔得鼻青脸肿就是皮破骨折。雨天,山路弯弯,牛铃丁当,雨点淅沥。陡峭的山路上,牛踩过留下的蹄印里溢满了水,一不小心踩进去,溅得身上,脸上全是泥水。看到这幅模样,真不知该怨天、怨地、还是怨路。

也许是过怕了这清贫的岁月,肩上背怕了收割的麦子,走怕了一年四季的牛蹄路,走累了被雨水冲出的“坎坷路”。麻庵人开始筹划修路。人们轰动了,都搁下手中的活计,狠干了一番,饿了吃点干粮,渴了喝点山水,又加入修路的行列。

终于麻庵的山路以崭新的面目立足于大山脚下,延伸向县城。这一百多里的山路,凝聚着麻庵人们的多少心血,多少汗水,凝结着多少希望与追求。麻庵人再也不必走摔得鼻青脸肿的石头路子,坚信麻庵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脚下的路,会越走越长,越走越宽,越走越平坦。

啊!麻庵的路,希望的路,童年的路。

二关山小记

又入深秋,叶红水澈的季节。今秋的关山与往年不同,少了几分凄清与枯寂,多了几分烂漫,多了几分绚丽。

择一个周末,携同几个“死党”步入关山。今天的关山天高云淡,艳阳绵暖,秋风和煦。我们信步于弯弯曲曲的的山道之上,关山浓装淡抹,一幅:“万木双天竟自由”的景观。此刻生活里的酸甜苦辣咸统统退至幕后,人生中的这五味瓶抛在脑后。我深情地醉心于大自然的美景中。顺势坐在一块大石上,感受苍穹的绵延豁达,关山的清新俊美,奇峰的雄伟壮观,烟云的飘渺幻化。心没有半点儿尘埃,静如湖面,宽如大海。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西沉,光辉斜射进山林中,照在我们的脸上。我们起身回归,沿山路而下,看着田间劳作的人们,也收起一天的艰辛走在路上。淡淡的太阳光辉撒落在农人的身上,泛出明晃晃的银光,后边伴随着牛儿的响叮当,缓缓的走进关山脚下的小村庄。夜风吹散了袅袅的炊烟,漂浮在村子上空,飘向关山,飘向天边,由浓变淡,由淡变远------

喧闹了一天的关山趋于宁静,躺在临床的铺上,看群星闪烁,月光皎洁。心想,入夜的关山一定会更美。

癫痫的药物治疗方湖北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辽宁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甘肃哪里治小儿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