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白发之伤(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言情

人,是不是越长大就越善感,还是善感本就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天性,最近总会忆起儿时种种,或许是一整件事,或许只是一个片段,又或许只是一幅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那些用黑白照片诠释着的日子里是母亲和她的千层底、她的刺绣、她的老时光。

伴随着年岁的增长,再也无心贪恋烟花之美,嗟叹年华悄逝。2014年春节,唯一深刻的是母亲花白的发根,那一片一片的白色,一丝丝在心底扎了根,长了枝蔓。如果我的心是一面墙,她们就是夏日里的爬山虎;如果我的心是一片海,她们就是回暖的海藻。痛心疾首却也无能为力。

【一】

火焰如阳光,舞动着,点亮黎明;阳光似火焰,跳跃着,滴落发端。黄色与白色温柔亲吻,母亲的发,阳光的暖。

已然是四年前的光景了,风中弥漫着淡淡的槐花香,五月的阳光洋洋洒洒地落在雪白的棉花上,母亲就坐在棉花边缘,轻轻拿起,又轻轻铺垫,轻轻展平,一晌就把棉花铺成了一席床被。

我坐在旁边的马扎上,侍弄着母亲的那些花花草草,抬头的瞬间,阳光温暖地落在母亲的发端,母亲温柔地拉着细长的线,柔柔的软软的暖暖的,轻柔的是阳光,是棉花还是母亲的爱呢?是啊,母亲是在缝制她对女儿的深切而又无私的爱啊,女儿要出阁了,她要在半个月内准备好所有的嫁妆,将女儿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那一刻,我的心中似海浪拍案,汹涌不息。感动夹裹着辛酸,辛酸源于我能够陪伴她的日子也就短暂的半个月了,虽不是永久的离别,却也是千里的距离,再相见,恐怕不会像现在这般随意了。

时光仿佛回到了我的小时候,年轻的母亲轻声唤着我的乳名,给试穿她做好的新棉鞋。母亲纳的千层底是全村针脚最工整也最合脚的,它们伴着我迈出了我人生的第一步。以至于直到现在,我都不怎么喜欢高跟鞋落地时的那种毫无感情的冷硬的声响。

那时候的阳光更加明媚,温暖而无伤。每逢春分时节,母亲总喜欢坐在小木凳上,背靠着老木门,搓麻线、穿线、上沿条,先用针锥在厚厚的底子上打眼,再用大号针缝成密密麻麻的针脚。不一会儿,母亲额头上就闪烁着细密的汗珠,在阳光下泛着白色的莹润的光泽。母亲是无暇顾及的,只是一个劲地穿、拉。那时的我并不懂得什么叫爱,只是觉得美,美得惬意,美得舒心,美得安然。

在我的生命中,母爱是我唯一可以任意享受的爱,也是我唯一拥有过的爱。她又是我生命中第一道安生的屏障,从她将我孕育的那一刻起直至今日我也为人之母,有她在的地方,总能够让我心安。十八岁也好,二十八岁也罢,以至于我那还未到来的三十八岁,四十八岁,我都是她的孩子,她的怀抱容我一生的骄纵和任性。

【二】

母亲啊母亲,若年华不曾老去,您依旧花样音容,我该如何感恩岁月如常?

在我的眼中,我的母亲无疑是美丽的,花白的发根,浑浊的眼神,嘴角的细纹,略微弯曲的脊背,布满老茧的双手和微胖的体态都是如此得美好。这种美好就像一根安插在胸口的落叶松针,即便我不去挑拨也是会痛的。

我不懂得,是不是把岁月留下,就能够留下母亲的青春华年。

记忆中,我童年里的母亲有一头漆黑浓密的长发。母亲喜欢把它们疏成两条麻花辫,又粗又长一直垂至腰际,真的就像“小芳”中的歌词一样,也如歌词那般美好。

小时候,最爱做的事情就是随母亲去挑水。在那个原始而纯朴的小山村,我们全村人共用一口水井,在村口东头,每日清晨,村民们就早早地起床去挑水,不分四季,不分男女,日复一日。也只是每个夏日的早晨,我才会跟着母亲去的。母亲总是第一个把水挑回家的人,她总爱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母亲习惯把扁担放在右肩上,右手把着扁担,左手随着步调前后摆动,两条又粗又长的辫子不约而同地随腰肢左右摆动着。就这样跟在母亲身后,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了我记忆中的三个夏季,从六岁到九岁,那是我生命中最温暖最幸福的时光。

母亲擅长剪纸和绣花,雍容华贵的牡丹,宁静雅致的菊,傲雪怒放的梅,在她的针线来回穿梭间总能够盛开在鞋垫上、门帘上和我磨破的旧衣服上。并不是用笔在白布上画样儿,而是先用质地挺托的白纸裁剪出想要绣的花样,然后用浆糊贴在布上,最后用不同颜色的绣线,不同的针法秀出花朵不同的姿色。

季节步入初冬,山村的妇女们开始清闲了。在老家,无论地瓜还是花生都是春天育苗秋天收获,到了冬天,土地就闲着,女人们就找一处温暖的墙角围在一块儿边说笑边绣花儿。相比之下,母亲却是忙碌着的,左邻右舍总喜欢找她裁花样,而她又总是乐于助人。我相信那时候的母亲是最幸福的,忙碌着也快乐着,这便是我最初记忆中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位美丽善良的女子,我的母亲是位温婉巧妙的女子,我的母亲是位坚强伟大的女子。

试问天上人间,又有谁的母亲不美呢?

【三】

母亲啊母亲,岁月怆然老去,可是我明白,我明白啊,您的心哪,停留在我儿时的故乡。

九岁那一年,在父亲的再三逼迫下,母亲带着我流落他乡,那一年,她33岁。那时候的母亲是一头齐耳短发,发质却依旧光滑柔亮。我最爱的是母亲的发,柔软,温暖,顺滑。

一个九岁孩子的心中能藏多少心事?而一位33岁母亲的心中又藏有几许牵挂?我印象中最为深刻的一件事是在异乡的第一个春节,鞭炮声四起,烟花在夜幕中盛开而后顷刻消散,热腾腾的水饺供奉着陌生的祖先。爷爷、奶奶、爸爸、婶婶、叔叔、哥哥,还有母亲和我,气氛甚是欢腾,欢腾得近乎于喧闹。

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真正象征着团圆日子,外出的人们都会在这时候归来,在亲人的期待中,在热切的归情中。我知晓这“欢聚一堂”对我而言并没有那般融洽与重要的,爷爷奶奶的是哥哥的,叔叔婶婶也是哥哥的,我像是一个横刀夺爱的小偷,小心翼翼,不敢言语。

母亲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从清晨一直到旁晚,可我分明看见,她在转身沏茶的瞬间抹了一下眼角。她是在成全别人的快乐呢,不愿自己的悲伤在这个时候侵染别人的欢乐。

我知道,她是想念我的弟弟了。我还有一个弟弟,在我八岁那一年我们还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就着通透的月光采花椒,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赖在邻居家里看电视。转眼间已是一年的光景了,身边已是另一片天地了,叫人如何不感伤?

其实,看穿母亲心事的人除了我之外,还有继父。那一晚,继父喝得酩酊大醉,又哭又闹的。

“你给我滚,滚到你想去的地方!”继父对着母亲大吼,母亲则坐在床沿上流着泪,一发而不可收拾。

当时的我,是不懂得的,只是偎在母亲身边,仇视着陌生的继父。回头再想想,母亲的眼泪,真的只是因继父的无理取闹而流的吗?或许继父只是一个导火索,替母亲点燃了悲伤的出口而已。

二十八年了,我和母亲一样已然放下了所有的爱与恨,只是那时那景那泪水,连着那古老的灰黄色的灯光,烙成心底抹不去的伤,在某个始料不及的梦境中不期而遇,像疤痕起渍的刀口,在阴雨天里隐隐作痛。

【四】

时光啊,你慢些走。月光啊,你轻些染。容我啊,把母亲的发,精心梳理一番,再别一朵火红的玫瑰。

2014年年初,阳光晴朗的午后,天气依旧是寒冷的。往年也是一样的,每年年初回家探望母亲,其实生活中都是叫妈妈,很少称呼母亲的。

水壶安坐在火炉上唱着只有岁月才能够听得懂的歌谣,脸盆在阳光反射着盈盈水光,水冒着白色的蒸汽,阳光缠绕水汽在屋内氤氲成温暖的光圈。母亲穿着暗紫色的毛衣,搬来约半米高的凳子,可腰依然沉重得弯不下去,旋即又搬来小侄子书桌旁的凳子,那是家里最高的凳子了。

母亲从早上就开始唠叨着洗头,却一直忙活到中午,直到午饭后才终于有时间忙自己的事情。

“妈,我来帮您洗。”我走到母亲身边,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心平气和地与她讲话,以往总是三两句便会不欢而散的。

母亲的表情有那么几秒钟的滞纳,而后欣慰地点了点头。

当我的眼神落在那瓶没有标签的洗发露上,心中猛然一颤,原来在我用沙宣、安利或者其它品牌的洗化用品时,母亲还是用着这种劣质的生活用品,在我奢侈的背后是母亲的节俭与艰辛。手指触碰到母亲的发,心中微颤转化为莫名的痛与哀伤,竟是如枯草一般的生涩啊。轻轻拨开,发根处竟是雪染一样的啊。这满头的花白色发根,又有多少是为了我而添的呢?

有多少年了,不曾触摸母亲的发,记得小时候总喜欢把玩她的发,竟是完全两种不同的触感,极致的顺滑与极致的枯涩。

水汽开始变得朦胧,用衣袖偷偷抹去眼角的泪花,世界就又开始清晰起来。从清晰到模糊再到清晰,抬手、拭泪、掬水,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相同的动作。

阳光依旧温暖,在这个依然寒冷的初春的午后,我愿用尽所有的柔情为母亲梳妆:洗发、吹发、梳发。

我是多么想要时光就此停留,不要再走了。那一片一片的白色,是月。那一缕一缕的月色,是发,是扎了根,长了枝蔓的痛。

2014.04.26

癫痫病发作前兆都有哪些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病治得好郑州最好的治癫痫医院西安去哪个癫痫医院医治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