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元哥的厚养薄葬(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言情

天,细雨绵绵,乍暖还寒,让人微微感到丝丝冷意。曲靖的气候,典型的有雨便成冬。

母亲打来电话,说我姑爹不在了,定在六天之后下葬。我决定回去参加姑爹的葬礼。

姑爹是一个慈祥的人,打我小时候起,就一直对我很好。儿时的我很调皮,姑爹一直对我很迁就。姑爹家大儿子与我同岁,大我一个月,我叫他元哥。他经常喊我去他家玩。由于两个村子只相隔一条河,很近,所以我成了姑爹家的小常客。我们小孩子都清楚,只有哪家大人随和,宽容孩子,孩子才爱去玩。如果大人老是板着一张冷冰冰的面孔,我们都不愿意去,有惧怕心理。姑爹是温和的大人,他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小石头长小石头短地随时呼喊着我。再加上表姐表妹们对我都很好,我便常往姑爹家跑。

有一天晚上,吃过饭后,我们几个孩子玩得非常高兴。我与元哥脱掉鞋子站在姑爹家火塘边的一张小床上,跳着玩,就像现在的孩子跳蹦床一样。这样的小床在我们老家那儿几乎家家火边都有。其实就是一条长凳子,或叫长椅子,只不过是两头有扶手,有的长两米,有的一米六左右。由于是木板做的,有弹性,我们跳得更欢了。农村老话说,乐极生悲,那天晚上就如此。我与元哥比赛看谁跳得高。跳着跳着,意外的一幕发生了,我把木板踩塌了。双脚从断裂了的木板处落了下去。顿时,钻心的疼痛让我当时就大声哭了起来。正在外面喂猪食的姑爹姑妈急忙跑了进来。此时,吓慌了的元哥不知所措地站在旁边,我则痛得嚎啕大哭。我的哭声引来姑爹,姑爹急忙一只手抱住我的腰部,另一只手轻轻地把我的双脚分别从裂缝处抽了出来,我的双脚鲜血直流。姑爹一看,抱起我就往外跑,这时,我已经止住了哭声,问姑爹要去哪里。姑爹说,必须去卫生院。卫生院在乡镇府所在地,有五里路。姑爹就这样抱着我,抱不动时背着我,赶到卫生院。好在双脚都是擦破皮,并未伤及骨头,医生给我清洗后,包扎了起来。处理好之后,姑爹才送我回家。这是我记得姑爹的最深的一件事。

姑爹这一辈子不容易。前前后后操心带大了九个娃娃。其中有六个是我姑妈亲生的,有三个女孩是姑爹后娶的晚姑妈生的,与姑爹再婚时带来的。我的姑妈因病去世得早,姑爹独自把几个孩子全部带大。元哥结婚生子后,姑爹才重新娶了一个女人,就是后来的姑妈。

元哥不喜欢读书,也许是受家庭氛围的影响吧。在我的记忆里,我的表姐、元哥和几个表妹表弟学习都不好,读到初中毕业就纷纷回家,跟在姑爹后面务农。他们虽然读书不多,却个个善良孝顺。也许是源于言传身教吧,姑妈生病时,姑爹鞍前马后照顾得非常细心。姑妈走了后姑爹很伤心。孩子们很懂事,不再顽皮,都服从姑爹的安排,勤劳种地,虽然生活艰辛,但从来没有缺吃少穿。

姑爹在孩子们的请求下再次组建家庭后,脸上的笑容更多了起来,清贫的日子却很踏实、安稳。这样又过了十年,姑爹却得了重病,卧床不起,直到现在病逝。

俗话说,久病无孝子,然而这句话在我姑爹家就不灵了。姑爹的几个孩子都很孝顺,一直在床前照料他,从未让姑爹的床有难闻的气味,经常给姑爹擦洗身子,姑爹虽然长期卧床,但身子没有一处睡破过。后娶的晚姑妈也对他照顾得很好,不离不弃。孩子们对这个晚妈也非常尊敬。村子里的人说,得了这样的病是不幸的,但养了这么几个有孝心的儿女,却又是幸运的。几个表姐表妹虽然结婚嫁人远走高飞,但会经常回来看望自己的父亲,给他买好吃的,还有穿的。平时,姑爹想吃啥,元哥都是满足的。有一次,姑爹昏昏迷迷地说,想吃宣威黄豆腐。这宣威黄豆腐是曲靖的名菜,人们几乎都爱吃,就是用姜黄泡的豆腐。元哥没有犹豫,冒着大雪,跑到镇上农贸市场,买了一袋回来做给姑爹吃。姑爹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孝顺,心里比吃到黄豆腐还要高兴,看他脸上露出的笑容就知道的。那天大雪很大,车子无法骑,元哥是用脚跑了个来回。有的村民当时说,等天晴雪化了你再去啊,病人只是一种想法,买来他还不一定吃呢。但元哥并没有停下脚步,硬是冒着大雪把宣威黄豆腐给买了回来。姑爹只吃了一块,并不再吃。

姑爹喜欢看电视,因病卧床,出来客厅看不方便。元哥就把电视摆放在卧室门边,方便姑爹看。结果卧床的人和外面的人都看得不舒服。几个表姐表妹看到后,立马凑钱给姑爹买了一台液晶电视机,专门安置在卧室里,这一下,都看得舒服了。几乎每隔一周,都有一个表姐或表妹回来给姑爹洗衣服、晒被子,陪他说说话。这期间,晚姑妈至始自终陪伴着姑爹,服侍他吃喝拉撒睡。只要姑爹想吃什么,想用什么,想要什么,元哥他们姊妹兄弟几个都是尽最大力量满足。有一年清明姑爹要去上坟,元哥他们两兄弟硬是用担架把姑爹抬到坟山,放在姑爹父母亲的坟前,让他表达了心意。几个孩子的孝心被村邻右舍交口称赞。

听到姑爹过世的消息,我很难过。然而冷静下来一想,姑爹后来的日子已经是神志不清,一天只会昏睡,吃喝拉撒完全靠他的孩子们照顾。这样活着,对姑爹本人来说也是受罪。我认为,姑爹走了,也许是一种解脱,虽然元哥他们兄弟姐妹不愿意这样。

下葬的头天,我赶到老家,却听到很多议论。亲戚们的看法不一致,主要有两种态度:有的责怪元哥,有的赞赏元哥。

原来,按当地的习俗,老人过世葬法不同,可有厚葬、薄葬两种选择。

选择厚葬,就是大请大闹。所有亲戚都要请到,街坊邻居每家必来一个人。还要请戏班子,吹鼓手,孝子们要大哭,长跪,凡有吊唁的人来,孝子要跪迎。宰羊杀猪,大办特办丧事。树大碑,建豪华墓。

选择薄葬,就是只通知亲戚前来参加葬礼,街坊邻居不请。不请戏班子,不大哭大闹,不跪迎前来吊唁的人。垒坟堆,树一块碑。

元哥与自己的兄弟姐妹商量后决定选择薄葬,尽快让自己的父亲入土为安。晚姑妈表态听从孩子们的安排。

本来此事与别人无关,议论也不怕,可巧就巧在邻村也有一个老人不在了,下葬的日子竟然是在头一天。这些阴阳风水先生可真会挑日子,就前后相隔一天。那家有三个孝男两个孝女,也就是说死者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他们正在大办丧事,所有亲戚,包括远亲和邻居都下礼(通知)了。宰了好几只羊,杀了好几头猪,请了戏班子,吹鼓手,大唱大闹了好多天。媳妇女儿孙女孙媳妇大哭了三天。可谓轰轰烈烈,热热闹闹,来吃饭的人多,送礼的人也多。纸牛纸马、纸钱、纸电视机、纸宝马轿车、纸苹果手机、纸电脑、纸丫头……应有尽有。

看到姑爹的丧事冷冷清清的,没有唱戏没有吹鼓,没有大哭,于是,很多亲戚感到脸上挂不住,有看法,认为不应该,对不住姑爹。说的人一多,元哥竟有些左右为难起来。

见我回来,很多亲戚来找我,叫我说说元哥,因为元哥只听得进我的话。我听到这些后,为这些亲戚有这些想法感到不理解。

我没有反驳他们,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他们没有坏意,他们是善意的关心。

我只是问他们,那家人老人去世是办得热闹风光,姑爹去世元哥办得不如那家,甚至很冷清,是元哥不孝顺吗?

大家一致说,那倒不是,元哥是出名了的孝子。我又问,那家的几个呢?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很一致,就是那几个儿子极为不孝顺。那个老人生前是孤零零地住在他家老屋里,一个儿子都没有去接他们的父亲到他们家的新楼房里居住。老人住在老屋,每到吃饭,采取轮吃,一家去吃一个月,然而,据知情人说,有一个儿子平时家里的饭菜都不错,偏生他父亲轮到他家来吃时,却吃得很差,连肉都不炒。另一个儿子则做得更出格,老人到他家吃饭是单独坐在一处吃,他们给老人盛了一碗饭,各种菜夹上一点,往老人面前一放,就再也不管了,饱也不问,不够吃也不问。他们一家吃完就收拾碗筷,各做各的事了,没有人陪老人说说话,聊聊天,大人如此,孩子也如此。那家孩子有一次见老人来,说:“爷爷又来我家混饭吃了!”这句话把老人气得不轻。老人衣服裤子经常穿得脏兮兮的,没有一个儿媳妇主动去洗。只有等到他的小女儿来看他时,给她洗一洗。有人看到小女儿在河边洗衣服时,边洗边流泪。可是偏生这个小女儿嫁得很远,嫁到贵州盘县,来往一次很不方便,即使来了,也住不长,几个嫂子不给好脸色。嫁在附近的大女儿却很少来。

一个亲戚正好来自邻村,她说的一桩事让我听后感到寒心。一次老人病了,已经病得说不出话来。她的大儿媳妇去送饭,发现头天送的那碗还在,就把才端去的这一碗又抬了回来。邻居听说了不放心,都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还会剩啊!于是不放心,悄悄地去看,这才发现,老屋里面闷得要命,黑漆漆的,没有窗子,只有门上方有两个方孔,屋里终日难见阳光。由于屋内非常潮湿,墙壁与地面交接处有了厚厚的青苔。靠床的角落里有一个装满小便的木桶,已经满了,发出阵阵难闻的味道。邻居朝床上睡着的人喊了几声,没有回答,也没有动静,就过去看,发现老人全身滚烫,已经不会说话。邻居急忙跑去告诉老人的几个儿子。老人这才被送到医院,救得一条命。要不是邻居,老人那次就死了。

其实,老人虽然受气,但好在他自己动得,吃得好坏不讲,反正自己走着去吃。最可怜的是后来行动不便了,特别是死前这半年多,老人几乎是睡在老屋里,没有出门,每天饱一顿饿一顿的。有的儿媳妇轮到自己去送饭时,送一碗去,然后那一天再也不打照面。有时村里有好心人会悄悄地去送点吃的给这个老人。人们早就听说,老人睡觉的那一间屋子,恶臭味扑鼻,异常难闻,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有的说老人是饿死的,有的说老人是病死的,也有人说是气死的,甚至有人说老人是自己撞墙死的。

亲戚们越说越气愤,说着说着,有几个竟然骂了起来:“生前不好好孝顺,死了却这样花钱大办特办,真是虚伪啊,做给谁看呢?”

我看着时机成熟了,就开口说道:“就是做给像你们一样的人看的啊,也包括你们在内啊!”

我接着说,你们很多是我的长辈,我说得不好别怪我。其实啊,人的这一生短得很。最后都要走的。如果是你们自己,愿意自己的孩子选择哪种孝道呢?是像元哥以及他的姐妹们那样在他父亲健在的时候,好好地孝顺,陪伴他,让自己的父亲干干净净地活着,有体面有尊严地活着,还是像那家人一样把自己的父亲单独留在老屋里不问不管,住的地方臭、脏得要命,毫无颜面的生不如死地活着?我相信谁也不愿意选择过那个老人凄惨的生活,而是选择元哥家父亲那样的有儿女孝顺的生活。

看到亲戚们点头,我笑着说,至于死了以后,采用哪种方式下葬,还会在意吗?葬得再隆重,花的钱再多,你享受得到吗?有意义吗?没有!所以,还是选择厚养薄葬的好。

亲戚们再也不埋怨元哥了,甚至一致赞扬了起来。早有人把这消息告诉元哥,他悲痛的心有了一丝的安慰。

我来到姑爹家,进来后,先到姑爹棺木前跪拜了,点了三炷香,烧了几张纸,默默地说:“姑爹,你侄儿来看你了。在侄儿看来,你是幸福的,你的孩子们很孝顺。现在,为了让你入土为安,一切从简,相信也是你的遗愿。姑爹,安息吧!”

我与元哥聊了一阵,非常支持他选择这种厚养薄葬的孝道,既是每一个老人的心愿,又为大家开了一个好头。不然的话,这几年,农村对这个丧事的办理,越搞越繁杂,越搞越隆重,越搞越花钱,已经有很多农村人感叹:“死不起!”

姑爹葬礼结束后,我回来上班了。

前天,因清明节临近,我趁周末回老家一趟,上坟祭祖,添土培坟,摆上供品,跪拜磕头,祭奠先辈。

回到家吃饭时,我母亲告诉我,上一回你走了以后,乡亲们对你姑爹的丧葬和那家人的丧葬议论很多。

我夹了一块茴香炒鸡蛋给母亲,开口问道,议论啥?

父亲抢着回答,说,还不是数落那家人,人在活着的时候不关心,薄养厚葬,死了献假殷勤,作秀。然后纷纷夸你元哥,大孝子,会办事,厚养薄葬,实在。

看来,乡邻们心里还是有杆秤的。元哥选择厚养薄葬的孝道方式才是对的。

感恩父母,活着的时候,好好孝敬,父母百年之后,则入土为安,隆重的葬礼不过是求得内心的暂时心安,却毫无意义。元哥的厚养是一朵香纯的奇葩,他的孝顺则是这朵奇葩的花蕊,能散发出至善至纯、清甜久远的芬芳。百善孝为先,待到,子欲养而亲不待,不过是徒留遗憾。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因此厚养薄葬值得推崇。一味的盲目地的攀比,是孝顺的误区,是自欺欺人。如果平时对老人漠不关心,甚至忤逆,葬时的隆重、阔气只会落得被后人耻笑的下场!在父母活着的时候,让老人尽享天伦之乐,比其死后铺张浪费做毫无意义的无用功要强千万倍。

厚养薄葬,真正的孝道选择。

河北癫痫病医院排名合肥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比较好?武汉到哪家癫痫医院医治较好?合肥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