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响铃公主(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小说

岁月匆匆,指尖轻触岁月的枝头,片片雪绒花舞动季节的寒凉,转瞬又是雪舞梅香的腊月天。

沏一杯热热的香茗,醉醉的抿上一口,顷刻间,茶香拂去体内的寒意,整个人也变得暖意融融。听一曲《岭上公主》,悠扬回旋,一个俊俏的儿郎,他来自北国一个美丽传奇的小城。他优美的歌声飘荡在岭上,天籁之音摇响千年的铜铃,一个美丽的公主,一段神话的魅力,漫过岭上四季的沧桑,如辽河水默颂痴情的悠长。岭上公主的故事让我痴迷。

对于公主,我更多的是喜爱她凄美忧怨的传说。虽与历史有所分歧,但她的名字留在了北国的热土上。因对歌曲优美的曲调非常喜欢,也喜欢曲中的故事,因此对它名字(公主岭)的由来,止不住的好奇。她是我敬慕的公主,想象中的公主。她的美丽与高贵的血统无关,她的痴情与红尘有染,她的执爱,让世人感叹,山水肃穆,草木恋暖,鸟雀沉欢。她不爱红妆爱武装,虽英姿飒爽,但却娇妍难藏。

岭上花开,寻着一缕深邃的幽香,推开历史紧锁的重门。模糊而执着的寻觅,对一段陈旧的往事牵出一抹清丽的回忆。一朵女子的美丽,艳压群芳,似牡丹优雅华贵,于千娇百媚中娉婷玉立,傲然绽放;又似莲花洁净的盛开,香远逸清。修炼一世的情缘,只为换取人间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她至情至性,生如夏花,绚烂了历史的天空,流芳百世。她是九五之尊乾隆皇与孝贤纯皇后的嫡亲之女,和敬固伦公主。乾隆皇视为掌上明珠,为祈求神灵的庇护,赐予她各种珍奇玉石用以驱邪,以保平安得以长寿。因此公主戴满了玉石,走路会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一位美丽的仙女,摇响一串串清脆的风铃,眷恋烟火暖生的人间。人们都叫她响铃公主。

她携红尘的爱恋,降临于两百年前的清朝盛世。似一颗珍珠悬挂于大清王朝威严而冷漠的天空上。耀眼而明净,孤独而美丽。虽被爱的光环包裹着,被一呼百应的阿妈呵护着,统领后宫三千的额娘疼爱着,文武百官膜拜着,受尽恩宠。但她渴望的是,得到一份人间朴实的情爱,不落流俗,不计较地位公爵,只想用爱握住心跳的感觉,只想用一世真情倾情于心爱的人。

响铃公主自幼被耐心善良的奶娘,张妈抚育着,长得聪明伶俐,活泼可人。因抚育有功,皇帝恩准张妈带着小儿(张龙)一同进宫。年幼的公主很喜欢张龙。一起玩耍一起嬉戏,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那一年,响铃公主14岁,张龙父亲不幸去世,母子被赶出宫,孤儿寡母艰难度日。不到两年张妈也离开人世。孤苦伶仃的张龙独自发奋苦练骑射。他终于成为那达慕大会上射箭,赛马,摔跤的佼佼者。公主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可残酷的清规王法像两座高山,二人在两个世界里各自孤独的思念对方,“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公主默念着最美的情诗“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张龙颠簸于尘世,遥望着那颗为他璀璨着的珍珠,为他绚烂盛开的牡丹,一路芬芳,温暖前行,急急地赶赴一场生死相依的绝世爱恋。他是公主世界里最美的情僧:“这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我想公主一定很喜欢仓央嘉措的情诗吧?也酷爱纳兰容若的文字,一定读过他的《饮水词》吧?“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捧着这本写满人间挚爱情怀的词作,对心爱的人发出一句永远不要说:“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感叹。超脱在他“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的释然中。

时光悠悠,追忆往昔,点滴感动悉数珍藏。响铃公主带着爱走来,她不是纳兰情怀里的青梅,似梨花洁白纯真,如一枝含苞待放的荷,娇羞盈人;她也不是意梅,似一朵俏梅傲然素静,她如牡丹娴静优雅。她有荷的洁净,莲的清新,牡丹的雍容华贵。她似荆莿鸟,有红火艳丽的颜色,炽烈燃烧的热情。一生执着的寻找一株最爱的荆刺,最后将娇小的身躯,扎进最长、最尖的荆刺中,流着鲜血和泪以身放歌,为爱殉情,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在爱情的路上,她是一株开花的树,迎着深爱的人,花开到深深的深红,历尽风雨几重,荼蘼在爱的世界中。轻轻捻起一朵朵碎瓣,入了心的柔软,痛了一段惆怅的过往。有些人,遇见倾心,倾其所有;有些情,一往情深,惊鸿如梦。

相爱的人,始终会让爱神垂怜,苍天怜悯。狩猎场上一个倩丽的身影,摇曳着悦耳的铃声,在奔腾的马背上不幸坠落下马,眼看公主就要落入虎口,张龙一支稳准的箭救下公主。二人终于得见,相视而笑,仿佛是隔世的暖,穿透了心的温柔……本是一对相爱的人,响铃公主的爱情花只为他独自盛开,张龙一方心田只为她开采。可惜十七岁的花期凋残得太早……

清规戒律,封建帝制像一道冷漠的高墙,硬生生地把两个相爱的人隔离。张龙被百般残害,用注了铅的刀鞘打死猛虎,脱离虎口却被暗箭射中身亡。公主悲愤之极,用射死张龙的箭把凶手杀死,自己割脉身亡,魂断岭上……

把爱当做信仰的两个人,就这样热烈的爱了,带着满心的苍凉,遗落在大清冰冷的岁月河流里,绚烂而寂静,悲凉而销魂。

响铃公主用十七岁的青春舞动爱的真诚,用一方执念握住彼此手心里的余温。可叹,一世情长生生不息,碎落满天,漫地的相思雨。魂梦相牵,痴情相守不离,为爱共赴黄泉,最终只能为爱化蝶成梦,双宿双飞,栖居在东北一处九凤朝阳的山岗上,取名叫:公主陵,后来改名为:公主岭。山下欢唱的小河水,含情脉脉,为爱弹奏一曲:地老天荒不负念,沧海桑田共相随,天涯海角相守万年长……

响铃公主如尘埃里开出的一朵花,系上爱恋,染上月华,缀上雪的晶莹,花的绚丽,三百年来,任风云变幻,岁月洗礼,仍安安静静的开在尘世的一角。期许下一个生命轮回的梦里,二人能牵紧彼此的手,依偎彼此温暖的体温,在那个花开如莲的荷塘边,牡丹醉人的清香中,看日升月落,吻春风秋荷,赏夏花冬雪,遥看华年飞逝如烟……

让我用断章残句串成美的遐想,用崇敬的心灵歌颂一段浪漫的传奇、一颗渴望真爱的心;醉了心的温柔在歌声中沉醉,这一刻请将我的心带走,连同我的温柔,一同抱走……

北京癫痫病医院手术治疗癫痫病延安有靠谱的癫痫医院吗沈阳哪看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