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路走来的记忆(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诗句

此文是我对往事的片段回忆,曾经最珍贵最难得的经历,使我咀嚼出生活的不同意义。

本文的主人公,电视剧《生死依托》的导演康宁。该文早该尘埃落定,由于手头杂事繁多又有些惰性,写写停停,搁浅至今。再次抒写《生死依托》的人和事,那些熟悉的影子又一次漫步眼前。

导演,那一年握别

我们没有再见

你的身影留在小占村那一座座灰褐色的山间

而脚步一直向前

从没有停歇

走向成巴尔虎草原

走向桂林山,漓江水边

走向山东的田野

走向山西洪洞县

走向长白山的延边……

导演

这一次我要牢牢地把你拽紧

用手中的笔将心中的美,一气呵成

写满山川

春夏秋冬

岁月已划过五年

我的心

依旧眷恋着昔日的情缘

——写在前面

穿越每一段历史都有一个结,而这个结是用一生回望的:在月下;在两眼布满血丝的清晨;在绿浪如茵的草原;在晚归的黄河湾渡轮上;在平日里的日日夜夜……怎样的抚摸往事,也不能在某个地方长久搁浅。我要用“心”在寂静的夜里,婵娟一席梦思,缓缓地抒写……

2010年8月27号,《生死依托》电视剧在鄂尔多斯杭锦旗草原上拉开了序幕。摄制组置景人员经过了紧张的准备后,我们终于看见了草原深处那两顶灰白色的蒙古包,在几株酸酸草和偶尔可见的野花中矗立着。虽然已是秋季,草原上依然烈日炎炎,地面气温很高,热浪一股股涌来。人们都穿着半截袖,唯有导演,里面是厚体恤,外面是厚布衣。因为他正在发着高烧……

没有哪家影视公司像蒙立奇一样,速度之快实为罕见。《生死依托》从开始买剧本到采景,选演员,置景,剧本二度创作,至开机,这一系列的工作仅仅用了50来天的时间,其中的每一项工作都离不开导演康宁。

记得在杭锦旗草原上,康宁导演为了赶写“导演阐述”几乎连续工作了48个小时,终于在开机前夜完成这项工作。导演阐述是完成了,而导演在写作时顾不了许多,空调一直吹着,当他关机后站起来扭动身体时,感觉到颈椎僵硬得回转不了,胸部不适,连续咳嗽不止。尽管这样,第二天即8月27日的开机,他不能缺席。于是康导在高烧39度时又带病坚持了两天。第三天夜里,他再也坚持不住了便躺倒了。

夜里11时,我与会计高香梅把康导送进了医院。诊断结果:由于高烧引起肺部感染。我这个外行的执行制片人一时间傻眼了,怎么办?心中有些许忐忑不安。康导看出了我的心思便说:“李姐,你放心吧,就是我病倒了,咱们的电视剧一定也会如期保证质量完成。”一句话给我吃了定心丸。接下来,我们一边治疗一边拍摄。每天晚上导演把摄影师陈军,执行导演毛微叫到他的宿舍,看回放,商讨第二天的拍摄内容。

胳膊上吊着液体瓶子还在看电视。他看的是一号主演杨梅演过的系列电视剧,为的是更好地把握主演的戏路。

有一场雨戏,是兰兰在找王天明返回途中,兰兰临产而引起肚子阵痛。拍摄这场戏时导演正在换药没能去现场。记得当时我坐在导演(执行导演毛微)身旁,通过监视器看现场拍摄镜头。我看见了兰兰挺着大肚子在雨中走路还蛮有劲的,怎么也与临产的产妇那种疼痛难忍的情景不相符,我的心里一直不能平静。因这场戏是杭锦旗草原上最后一场戏,第二天即将倒场到鄂尔多斯。回到住地后我找了导演并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导演听后没来得及吃午饭便一头钻进了剪辑机房看回放,我在机房外等待消息。看完回放后导演走出机房,他看见一直守候在机房外面的我便幽默地说:“谢谢你李姐,没想到一个外行看得还很准,他说,你提出得太及时了,不然倒场后再重拍的话,那损失就大了。”并告诉我重拍这场戏。我们推迟一天倒场,就在那天的下午重拍了那场雨戏。

杭锦旗草原上,那座寺庙前,那一天下午,老天似乎与我们作对似的,忽而狂风大作,黑云层层压顶,翻滚着从西边袭来。一会儿功夫这里雷雨交加,摄制组全体人员在紧锣密鼓地布置着场景。两辆消防车一前一后等待在兰兰经过的地方。康宁虚弱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于是,制片主任把导演监视器安置在车里,导演坐在车里看监视器。兰兰走在泥泞的风雨中,一次次地摔倒,爬起,再摔倒,直至倒在寺庙前的泥水中,如导演所愿——让她折腾了几个跟斗……

在拍摄这场雨戏中,我们剧组发生了一起让人胆颤心惊的事故。大约是八月30号,第一次拍摄这场雨戏时,我们调来装满了几十吨水位的消防车。消防车上有两支枪弹头洒水,其中一支的抢弹头由剧组厂务崔国平,灯光侯学波把守着。两支枪弹头一前一后向设置好的场景区洒水。由于给水过于猛,枪弹头压力太大,再加上剧组人员不熟悉枪弹头的用法,枪弹头带着它的凶猛冲力打中了侯学波的头部,刮伤了崔国平的脸,划破了制片主任王品的腿,同时也亲吻了我的脚踝,还赠送了一个大包……导演康宁得知其事时,不顾自己有病的身体赶往现场看望,并在以后的拍摄中给予这些工作人员们极大的关怀和照顾,一时在摄制组传为佳话。

拍摄进入冬季。为了赶进度我们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隆冬的风吹拂着,片片落叶堆积,大地裸露着灰色。我看见导演伴着风沙野地用餐时,过多的还是担心他的身体,于是我让他的助理请他到餐车用餐,导演却说:“不用了李姐,餐车离这里还有一点距离呢,我扒拉几口就行了,咱们得抓紧时间赶拍,谢谢李姐”。说句实在话,一个导演能这样平和,低调,我充满了感激。拍摄进入尾声,剧组所有人员都已经疲惫不堪了,我也一样。心里急得很,希望能够快点杀青,但这个命运掌握在导演手中,我希望他能够抓紧一切时间甚至昼夜赶拍。然而,看见导演已经不顾自己有病的身子甚至顾不上吃一口热饭,一直在赶进度,还能再说什么呢?

在小占村最后拍摄阶段,摄制组灯光组人员和村里外出做生意的一个小伙子闹了点矛盾。矛盾的主因是小伙子引起的。由于此事故的原因给拍摄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小伙子的母亲像一头母狮每天呆在剧组里,开始是拽住导演的腿,后来是阻挡陈军摄影师不让拍摄,再后来干脆挡住摄影机镜头……为了躲避老太太的纠缠,一早晨导演带着剧组人员爬上这座山,上图是导演为春来扮演者(李梦男)说戏。

躲是一时的,那老太太每天也是早起晚睡,导演走到哪里她跟在哪里,简直让人哭笑不得。导演怎么劝说也无济于事,而且越劝越变本加厉,老太太要的不是和颜悦色的相劝,她是要经过闹腾,讹诈一笔钱。这个事让导演确实为难,答应给钱吧太不合情理,不给钱吧她挡住摄影机不让拍摄。无奈之下导演拨通了我的电话说明了情况。我急忙赶到拍摄现场看到了这一切,导演告诉那家人“拿钱的人来了”,一时间那家老太太和小伙子的老婆还有两个亲戚统统扑向我,一个人扯着左胳膊,一个人拽着右胳膊,一个人抱着腿,我像一个木桩子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能动,听她们叽叽喳喳地嚎叫。导演又打电话说“李姐,委屈你了,我只能出此下策,不然我拍不成啊”……

初冬的准格尔大地,狂风是野蛮的。当它吹过田野时,平原大地霎时会卷起旋转的黄土。小占村里,狂风变成了没有遮拦的霸主到处跑。跑过荒寒无边的田野,当跑到没有遮挡物的空隙处时,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夹杂着它飞扬的尘土乱撞。11月下旬的一天,正是午饭时间,一股带着黄沙尘土的大风席卷了摄影基地。灯光组一个偌大的挡光板刮倒了,挡光板扎折了价值万元的录音筒。导演离开他的监视器仅两分钟,否则那块挡光板正扎在他的头顶上。人们都惊恐万分时,导演却诙谐地说“我这脑袋比何禹欣的录音筒既坚实又灵动,没事了,大家该干啥干啥吧”。

康宁导演豁达,所以每每乐观。豁达的人洒脱,坦荡,热情,开朗;豁达的人敢于直面困难和得失,敢于示弱;豁达的人,光明磊落,宽容大度,热爱别人也被别人热爱。

人生选择豁达,就像收获心灵的一方乐土。在与康宁导演朝夕相处两年多的时间里,他的豁达让我明白了,面对世事沉浮,想要“胜似闲庭信步”,就得有豁达的胸襟。追求豁达的人生态度其实就像一次旅行,沿途的风景会丰富你的阅历,会一次次地冲击你的心灵。把酒临风,那是一份豁达;乐观处事,那是一份潇洒。导演,我把这一份美好的祝语送给你!

经过84天紧张的拍摄,《生死依托》电视剧于2010年11月20号在准格尔马札乡杀青了。

当我再一次瞭望小占村被我们摄制组精心地置景后,山弯空旷而辽远,鸟雀在枝头飞来飞去,它们在啁啾着小占村的变化?还是小占村又要回归淡漠的寂静?山脚下黄河湾依旧诉说着古老的过往。近看小占村那一脉青山,令我留恋。于是我蹲在那一片棉花地里看那大山宁静地蜿蜒过去,朦胧地伸向淡远的云天。村子上空时不时升起一缕缕炊烟,挥拂着人们的视线,也在维护着大山深处的幽谧。

时间如白驹过隙,已是五个年头了,每当我想起那时的情景,仿佛又听到了枝叶间传来了鸟儿萧萧的低语。这树,这鸟儿,懂得人间情暖。什么样的文字排练组合成语言,也写不出我的那份深深的眷恋。

杀青后,2010年11月22号,康宁导演进入了后期制作。《生死依托》从选演员,拍摄,后期制作,可谓一波三折,让人身心憔悴。于是我发出了“影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感慨。

《生死依托》电视剧后期剪辑由35集——34集——32集——32集第二版——30集——31集。读者不难发现一个数字看似颠倒实则不然。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决定收购我们的生死依托。提出了几十条修改意见后定为30集。为此,导演按照央视的指示精神将第二版32集的《生死依托》剪辑成30集。正当初剪完成时我们接到中宣部的指示,将《生死依托》终定为31集。多一集多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收入,对于制片方来讲我是求之不得的事。

这样由少到多的剪辑实属不易。因为中宣部没有审核过或者审核过拿掉的镜头一律不可再用,哪怕是一句台词都不得使用。一集电视剧的内容加上黑场,字幕等大约需要47分钟的时间,加一集内容意味着要重新剪辑,否则会出现情节不连贯的现象。时间非常紧,我们接到通知到央视播出仅20天的时间,而且需要给六家央视影视机构送材料。还要制作5分,10分,20分长度不同的片花以及由中国文联组织的开播前的大型研讨会的资料。导演在争分夺秒地抢时间,有时一些情节需要找出一两分钟或者几十秒钟时,都很难找到相应的素材,不得已时往往摇一组空镜头。一位网友发信息问我“南竹姐,我看到电视剧有些地方衔接不畅是怎么回事”?我把这些情况告诉了他,他又说“有些事我们确实是无奈”。

《生死依托》电视剧的视频在车道沟,音频在北影院里,特技又在另一个地方。传递文件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这种情况下,我不由得不停地催促导演,尽管他在20多天的时间里每晚只能睡3,4个小时,眼睛里常常布满了血丝,胡须长得可与马克思一比长短了,但我还是狠着心夜夜守在他的机房,恐怕他熬不住了提前离开。其实导演看出了我的心思,风趣地说:“李姐,瞧你那眼睛红红的,明天起来你连字幕都看不清了,快把自己都熬倒了还在这里监督我。”说完他哈哈大笑继续说:“回去休息吧,我保证保质保量按期完成任务,不会耽误播出,这也是我的孩子,我很爱惜他。”

导演在如此紧张的时间里如期保质地完成了任务。2012年5月9号《生死依托》电视剧在央视综合频道黄金强档播出了,我如释重负一头栽倒酒店里睡了个天昏地暗。

写到这里,又把丝丝记忆再次勾起。导演,你清晰的容颜,深邃的双眸,豁达隐忍的情怀,刻画着未央的情浓,我该怎样的念你?激昂的文字流泻的这一刻,是艰辛和坎坷后的释放,我的心略略的安顿,将一抹微笑撒向你。李为民老师继续出演你《美丽乡村》的老村长,他常常给我传递着你的信息,长白山下天气渐凉,别忘了添衣。过去的时光里姐姐对你苛刻的地方,只能请求你的理解!

“巧诈不如拙诚”。韩非子认为,运用巧妙的方式来欺瞒他人,不如诚心诚意地来对待别人。康宁导演本着这样的艺术理念和创作宗旨,理性地看待和创作了《生死依托》。

2012年5月7号电视剧开播之前,康宁导演在中国文联组织的《生死依托》创作研讨会上谈自己的创作感受时这样说:“这是一部农村题材的电视剧,通过对这片贫瘠土地上辛勤劳作的农民,他们是如何对待生命这个主题,我没有刻意写意他们如何发展,如何提高富裕,而是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为背景,从另一个独特的视角对农民命运的关注,关怀和关心——那就是农民在摆脱了贫困落后的面貌后,不是有多少钱,而是健康和生命得到尊重没有。最终,我的创作理念是要告诉人们,人与人之间不论贵贱,在生命面前永远是平等的。那么,我是如何完成这个创作理念的,第一:从人物出发。该剧以一个生长在农村奋斗在农村的年轻女医生,山丹的心路历程去铺设几代人的命运和错综复杂的爱情,即兰兰和王天明的悲剧,揭露了农村缺医少药,也揭露了传统的道德观念和对爱情追求中的冲突,在强大的舆论面前兰兰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重庆治疗癫痫费用是多少?荆门哪家癫痫医院最好原发性癫痫是怎么引发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