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打 柴 少 年(散文)

来源:六盘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诗句

打柴火是我的拿手戏。

我七八岁就会搂柴火,十来岁就拎刀割蒿子。如我一般大的崽,比我长几岁的崽,都没有我割的蒿子多。

天湛蓝湛蓝,风凉凉爽爽。我扛着筢子、背个大花篓,和前街的刘柱子,后院的张球子,还有老吴家四丫,来到挂满黄豆夹的地里,每人自动分片包干一段地。秋叶填满垄沟,把枯黄干爽的豆叶隔十几步搂成小堆,再一大堆一大堆地搂抱起装进花篓,不大一会儿就塞满了。四丫才多半篓,我和球子、柱儿三下五除二,又搂又抱干豆叶,把她的花篓塞得满满登登。

搂豆叶时,地里窜出一些会小老鼠,它背上一道黑杠杠,小耳朵儿,尖尖嘴儿,叽叽喳喳地叫着跑得贼拉快。我们用脚踩、举筢打,躲躲闪闪喊着叫着的是四丫。小老鼠东钻西窜,不出三个回合,逃生没了指望。

背柴回家了,空中南飞的大雁一队一队,一会儿一变队形儿。曲曲弯弯的一条小路上,我们背着豆叶的少年们,嘴里唱着小曲儿,一声比一声清脆。回到村里时,村里的小屋炊烟袅袅,小狗崽儿汪汪汪不住声地叫,一群麻鸭子扭扭搭搭进了院。

豆叶搂尽了,就到荒草甸子搂柴火。立冬一过,什么结实的草都脆硬易折,筢子所到之处,有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搂这样的柴火,把大堆的柴草拍成四四方方,放在双撇绳上,五六层捆好背在双肩。打捆是个艺术活,弄不好滚包了,路上还得重捆,手艺不精费事不说还被同伴笑话。

打柴火要随时令,不能割太早,早了雨水勤一时半会儿晒不干,容易烂掉;下手晚了,被人抢了先,割不到。开始割时专找大个的黄蒿柳蒿和芦苇,等到后来拿得上手的小蒿小草也不嫌弃将就用了。

有时放倒蒿草摆成一趟两趟,晾干再往家扛。有急功近利者,不打招呼捆走自家用了,白搭工的主人也不太当回事儿,再割就是。心气不好的,骂几句也就算了。我和球子、柱儿都是现打现背。镰刀别在单撇绳上,柴捆绳勒上右肩膀头,柴草紧贴后背,趟浪到地面,小路划出无数道道儿。

青蒿子水分大,死沉死沉,不能多背。离家远,要歇上几歇。坐在柴捆上,观赏毛毛道旁开着一簇簇蓝色马莲花,一种小白花儿谁也叫不出名字。球子揪一棵马莲花,将根插嘴里,随着他手一来二去动作,发出悦耳的哨音。一朵白花上的黄蝴蝶飞走了,又落一只小蜜蜂。四丫一手托下巴颏儿,瞧着树上一蹦一跳的两只鸟儿。柱子把装满小白伞的婆婆丁球儿贴近唇边,噘噘小嘴使劲一吹,小伞飞呀飞呀,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河汊里,芦苇迎风摆。戴着小红帽的仙鹤,白白的羽毛,细细的长腿,黑黑的尾巴梢。一只单腿立,打着瞌睡;一只张开翅膀,长嘴啄着腋下。见我们走近,一声鸣叫双双飞走。树林里叮叮叮,是千叨木(啄木鸟)在逮虫子。咕咕咕咕,姑姑鸟边叫边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

如今,屯里家家烧液化气,孩子们再也不用搂豆叶割黄蒿了。那一望无际的树林荒草甸子,早已不复存在。那黄豆瓣、青大头、车喝子、夜猫子、花喜鹊的歌唱,听不到了。那白兔银狐的倩影看不到了。我再也无法返回那美好的时光,只能小心翼翼地珍藏在记忆中了。

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权威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有效吗北京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贵阳治疗癫痫医院?